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捉灵日记 > 第五十七章 黑皮书上写满了疯狂
  “嗯?外面怎么突然没声了?”

  仍在寻找着暗门的王哲眉头微皱,刚刚明明还越来越沉重的砸门声,不知道为什么就消失了,这样的变化让他心生警惕。

  虽然不断响起的砸门声很有压迫感,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它至少能够让王哲确定那变态灵体所在的位置,而现在声音突然消失,已知瞬间转向未知,这也影响了他对于下一步行动的计划。

  继续寻找暗门,然后进入墙后的密室?

  可是,万一那变态灵体在墙后等着自己怎么办?

  退回手术室?似乎也不妥……

  “刚才在砸门声消失前,似乎外面还有些什么别的声音,好像有人的叫喊声……”

  “难道是挡枪侠?不对,他现在应该已经被吓晕了,而且刚才那个声音明显带着愤怒,应该不会是他。”

  “那……难道是别的灵体吗?”

  “这个医院里还有别的灵体打手?”

  正在他陷入思索的时候,又是几声怒吼从外面传来,紧接着,敲击声、碰撞声接踵而来,声音之大,隔着两道门都能清晰地听见。

  “看来应该是有别的灵体醒过来了,而且从这阵仗上来看,应该还是个很暴躁的灵体老哥。”

  点了点头,听着外面“梆”“梆”“梆”的响声,王哲感觉自己猜对了。

  “我得趁着这段时间,赶快找到手术刀才行。”

  拿定了主意,他又重新行动了起来。

  由于之前已经将墙壁搜查了大半,因此没过多久,他就找到了隐藏在右面墙壁之上的机关。

  贴在墙壁上的右手稍一用力,手掌下方一块方形的区域猛地下凹,在墙壁的边缘位置露出了一道小型的石门。

  伸出铁棍,他小心翼翼地将门板推开,一个昏暗的房间随之映入眼帘。

  “这个房间……我见过…..”

  书架、红地毯、茶几、沙发、还有那落地窗边宽大的办公桌,虽然是晚上,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房间——那个变态灵体生前所在的办公室。

  整个房间要比记忆中的破败了不少,而且多出了许多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黑暗之中没办法看清那些容器里装了些什么。

  快速地移动到房间的正门处,王哲打开房门,看了一眼墙壁上贴着的门牌。

  “院长办公室……果然那变态就是院长。”

  回到房间中,他将房门轻轻掩上,这样一会儿那变态灵体无论从哪一道门进来,他都可以选择另一边作为逃生路线。

  然而,还没等他开始搜索房间,一声熟悉的惨叫声突然传来。

  “啊啊啊啊啊啊——”

  “挡枪侠?这货又遇到鬼了?”

  熟悉的破音、熟悉的惊慌,王哲一下子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从声音的大小来看,距离他似乎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不会是跑路的时候恰好遇上了暴躁灵体和变态灵体在打架吧?那也太倒霉了……”

  虽然心里充满了对这位无名勇士的敬意与同情,但王哲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冲下去救人大概率是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送,当务之急还是赶快找到那把染血的手术刀。

  “墨丸,变回肥猫的形状,帮我一起找!”

  随手将铁棍扔到地上,王哲发出一声指令,然后自顾自地朝着窗边的办公桌跑去,将桌边的抽屉一个一个地打开翻找,有些意外的是,明明这家医院都废弃这么久了,办公桌内的文件却依旧整齐地摆放着。

  “按理来说,像这种翻了下滔天大罪的医院,肯定会被警方进行彻底的搜查才对,特别是主谋院长的办公室,相关的文件应该早就被带走了,就算那变态灵体还在这里,但怎么会还留下了这么多的文件资料?”

  随手抄起一份装订精美的资料,封面上的文字都是英文,翻开来看,这似乎是一篇论文。

  “靠,这不是欺负我英文不好吗?”

  看着文件上密密麻麻的单词,王哲顿时感觉一阵头疼,大学被六级支配的恐惧到现在都还难以忘怀。

  看不懂文字,他只好简单地翻阅了一下其中的图片,这篇论文似乎是对于心脏的研究,其中的许多图片都是对于心脏的各种剖析图。

  “看不懂。”

  将资料向后一抛,他又翻找起了办公桌的其它位置,办公室的另一头,墨丸也是变回了猫形,爬上书架,将上面的藏书一本一本地刨到地上,看起来是在兢兢业业地寻找,但脸上却带着难以描述的笑容。

  “别拆家了!认真找!”

  找遍了整张办公桌都一无所获,王哲本就心里着急,一抬头又正好看见了那边逐渐玩耍起来了的墨水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就把墨丸给拎了起来。

  “搞清楚点,我们这是在探险呢!下面还有个变态灵体!能不能有点危机意识!”

  他的视线朝着书架的方向看去,原本整整齐齐摆放在书架上的书本已经被墨丸给弄地乱七八糟,但同时,也露出了后面满是灰尘的书架。

  “嗯?这书架好像有夹层?”

  盯着书本后面的书架木板上露出的四条缝隙,他将手里的肥猫随意地向后一扔,右手前伸,按在了缝隙组成的小长方形之上,手指带动着木板向右一滑,一个方形的凹槽随之出现,里面嵌着一本黑皮书。

  将黑皮书取了出来,翻开第一页,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贴在硬壳质的书封内侧,照片之中,身披白大褂的一男一女面带微笑地站在一起,在他们的身后,是一扇熟悉的铁门,铁门旁镶嵌着“慈急综合病院”。

  “医学只救得了生者,却拉不回死者,这是我毕生的遗憾。伊藤月。”

  这是整本书的序言,翻开正文部分,王哲这才发现,这并不是一本严格意义上的书,更像是一个记事本,每一页上都是草稿的复印件,杂乱无章、而且思维相当发散。

  由于不懂医学,里面的许多想法王哲都没办法理解,只能通过字面上的意思来加以揣测,即便如此,书里的内容还是让他脊背发凉。

  整本书似乎都是某人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而进行的思考与推演,但这个目的却过于的惊世骇俗——为了复活死人。

  不,或许这根本算不上是复活。

  而是组装,组装出一个活人来。

  “既然器官移植是可以实现的,那么只要操作得当,是不是就可以以此为基础,来复活死者了呢?”

  这是全文开篇就出现了的想法,接下来的内容,就是作者根据这一想法进行的详细计算,文字与图画之间处处透露着疯狂,而且随着内容的深入,王哲渐渐意识到,这本书的作者,绝不是在纸上谈兵那么简单。

  他真的这么做了,不止一次。

  那些复印的稿纸上不仅留下了图画与算式,还留下了他实验过程中的感受与情绪。

  “失败了,又失败,人类的身体实在是过于复杂了,要想在器官都保持活性的情况下完成组装,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或许我应该考虑在极低的温度下来进行……”

  “我今天突然想到,我怎么才能保证我组装出来的人,拥有着她的思维、她的意识呢?只要是她的意识就好!不管身体是男是女,只要是她就好!”

  ……

  即便是王哲也已经看出来了,这本书从某一个时刻开始,就不是在研究医学了,作者因为失去了重要的“她”而陷入了疯狂,这本书记叙的,是一个人向疯子的转变。

  “那个变态老者,就是这本书的作者吧,伊藤月……也就是说其实这家医院并没有贩卖器官……被夺走的器官都用来给他做试验了。”

  继续往下看,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位疯子医生似乎都在失败之中彷徨、挣扎,复印的稿纸上,墨迹越来越狰狞,足以看出他写下这些的时候,内心的崩溃。

  “我想到了!突然想到了!要怎么确保复活的人正确,要怎么才能完成对她的复活!我终于想到了......”

  这句话在一页纸的最后,而问题的答案就在下一页之上。

  整个办公室中,只剩下了王哲翻书的声音。

  “只需要用流淌着她血液的人作为材料就好了!”

  “用优衣!用我们共同的女儿!”

  “轰隆”

  王哲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大脑里炸开了一样,在樱花树下看见了那些画面之后,他本以为自己已经知晓了事情的真相。

  但现在看来,他知道的也不过是片面的而已。

  夺走器官的原因、对自己女儿下手的原因......

  那个变态灵体,也就是伊藤月,他确实是个疯子,但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的变态狂魔。

  “因为失去了爱人,在思念中逐渐走向了疯狂吗……”

  手指几乎是下意识地翻动着书页,王哲知道,接下来的内容,应该就是最为重要的线索了。

  首先出现的是一张详细的人体结构图,图片是手绘的,下方写着几行小字。

  “这是我感觉最好的一次!一定能成功!一定能成功!优衣,和你的母亲融为一体吧!”

  ……

  这一页之后,连着十几页都是一系列王哲看不懂的数据,待下一次文字出现,已经到了整本书的尾声。

  “失败了,失败了,今天我在樱花树下听见了优衣的声音,她恨我,她想杀了我,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理解呢?也罢,这至少证明了灵魂的存在,不仅如此,我还在树下捡到了一把奇怪的手术刀,上面的血迹怎么也洗不掉,这把刀会不会是上天赐予我的?这是专门为了我的手术而量身定制的刀具!”

  看着书本上出现的手绘手术刀,王哲知道,这恐怕就是他此次行动的目标了。

  “我思考了很久,用优衣为材料的手术应该是最接近完成的,可是还是失败了,看来一般的材料肯定是不行的,那还有谁呢?还有谁满足条件?我想了很久,才终于想到了!”

  “还有我啊!”

  整本书到这里就画上了句号,而在最后一页的书壳之中,嵌着一把带血的银色手术刀,在电筒的白光下,刀刃上猩红的血迹泛着淡淡的红光。

  “找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