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捉灵日记 > 第六十章 伊藤月(上)
  “嘶——”

  看着眼前僵住的灵体,王哲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额,我说我是不小心的,您……信吗?”

  快速地将手术刀拔了出来,有了之前的经验,他可不相信这一刀就能真的对眼前的灵体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毕竟按照挡枪侠的说法,这灵体脑袋被抡下来了都能接回去,更何况只是被捅了一刀而已。

  小伤,小伤。

  小……

  正当他一边后退,一边思索着该如何应对变态灵体的报复性袭击的时候,那倒吊的身影忽然扭曲了起来,化作了一团混沌的白影,朝着手术刀在他眉心留下的伤口处涌去。

  很快,白影消逝,化作一抹猩红的血色,冲入了那把手术刀之中,一股刺骨的寒冷瞬间从握刀的手间袭来,一直延伸至王哲的大脑。

  视线瞬间变得模糊起来,他只感觉脑中涌入了大量的信息,一股难以名状的胀痛感从大脑中传出,恍惚间,他感觉到有人在自己的旁边喊着些什么,那是女人的声音。

  “月,月!”

  微怒的声音将他从混乱中拉了出来,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已身处暖阳之下,莫名的违和感不断从身体里传出,转过头,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子正坐在自己旁边,脸上带着一丝不满。

  “月!你又在我讲话的时候发呆了!”

  女子嘟着嘴,插着腰,好似在生气,但又好像是在撒娇。

  “和子……”

  陌生的男声从王哲的喉间发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出这个名字,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

  看见他的这副模样,那女子脸上的怒意瞬间消散,化作了淡淡的担心,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他的额头,细腻的触感让他的精神不禁为之一荡。

  “你没事吧?月?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

  “月?什么月?我明明……”

  皱了皱眉头,“王哲”正想说些什么,但却是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接下来的话语了。

  脑海中的混乱的记忆似乎在逐渐变得清晰,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哦,对,我是,我是月,伊藤月。”

  缓缓地伸出手,握住眼前女子放在自己额头上的纤手,一股温馨感从心底升腾而起,将先前的违和感给洗刷殆尽。

  看着伊藤月的神情逐渐变得柔和起来,和子也是稍稍放下心来,展颜一笑,如同一朵美丽的樱花。

  “月,你真的就要继承这家医院了吗?可你还这么年轻啊。”

  将头靠在身边男子的肩膀上,和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忧虑。

  “嗯,这也是父亲的意思,不过大部分的事还是得他来决定,我只是名义上的院长而已,毕竟对于管理医院,我还没什么经验。”

  抚摸着和子柔顺的头发,伊藤月有些愣愣地看着前方的医院楼,他今年才26岁,但已经即将成为这家医院名义上的院长了。

  春日的阳光照在这对年轻男女的身上,春意盎然的庭院中,身着病患服的患者在他们眼前来来往往,不时也会路过几个身着白衣的小护士或者医生,看见二人,也只是尊敬地微微欠身,没有一个人出声来打破他们之间的宁静气氛。

  “月。”

  枕在伊藤月肩膀上的和子突然皱了皱小鼻子,如同在梦呓一般。

  “嗯?”

  伊藤月偏了偏脑袋,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和子的头顶。

  “要是你继承了医院,还会有时间这样陪着我吗?”

  “嗯,肯定会的。”

  “真的?”

  “真的。”

  “真的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我保证。”

  刮了刮和子的鼻子,嗅着发丝间传来的清香,伊藤月不禁有些痴了。

  “月。”

  “嗯?又怎么了?”

  “在医院里种棵樱花树吧,我喜欢樱花。”

  “嗯。”

  青草绿树的芬芳荡漾在温暖的空气中,一片翠绿的庭院中,唯独少了斑斓的鲜花点缀。

  ……

  “伊藤院长?伊藤院长!”

  “嗯?”

  从睡梦中惊醒,伊藤月看着眼前身着工作装的秘书,有些诧异的问道。

  “院长,刚刚妇产科那边来通知了!太太要生了!”

  “什么?”

  原本还有些迷糊的伊藤月猛地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就要朝着办公室的房门冲去,但抬起的腿又缓缓地放了下去。

  “嗯,我知道了。”

  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他望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日程表,叹了一口气。

  “和石上大臣预约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

  重新站起身,伊藤月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可是……”

  “别说了,这次会谈关乎着医院的未来。”

  深深地望了一旁的助理一眼,伊藤月走出了办公室的房门。

  “至少去看太太一眼也好啊……”

  叹了一口气,助理提上公文包,追了上去。

  ……

  “和……和子……”

  肃穆的灵堂前,伊藤月呆呆地望着白花间的黑白遗像,和子像以往一样笑着,如同樱花一般,失去了色彩的樱花。

  “听说和子难产死的时候,伊藤院长还在外面和大臣把酒言欢呢……”

  “是啊,老婆生孩子,他却在外面乱搞,真是苦了和子了。”

  “我还听说,他和自己的秘书还有一腿呢!那天去陪大臣,不也是秘书跟着他的吗?喝得醉醺醺的,你没看当时他赶到医院的那个样子,衣冠不整的,还被秘书给架着,贴的那叫一个紧啊,啧啧啧。”

  “和子似乎身体一直都不好,唉,40多岁了,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没想到孩子倒是生下来了……母亲却……”

  “闭嘴!”

  跪在一旁的伊藤月猛地转过身来,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朝着身后大声吼道。

  然而,后面根本就没有人。

  葬礼已经结束了,偌大的灵堂之中,就只剩下了他和照片里的和子。

  “对不起……对不起!”

  眼泪,顺着面颊流下,那一夜,伊藤月哭得撕心裂肺,他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和子生前的笑容,还有那春日里的谈话。

  “不!不能就这么完了!还没有结束!和子,你不能死,你不会死,我是医生!我是院长!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捧着和子的骨灰盒,他浑身不断地颤抖着,血红的双眼里迸发出坚定的神色。

  “还没结束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