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捉灵日记 > 第七十三章 对线祖安银仙
  “噗”

  一片恐怖的氛围中,王哲这一声笑声显得格外的明显。

  他本来是拥有着出色的憋笑功力的,但没办法,银仙这个“本大爷”的回答实在是太出戏了,特别是在已经烘托的相当到位的诡异气氛中,反倒是有些反差萌的感觉。

  单说银仙缠身,非常恐怖,单说黑道大哥对着你口吐芬芳,也挺吓人的,但两者结合在一起,就诞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喜感。

  但可惜的是,在场的众人中,似乎只有心态平和的王哲抓住了其中的笑点,正因如此,才使得他引起了全场的关注。

  其中,也包括那位银仙。

  “你小子在笑什么?想死吗?杂碎!”

  硬币飞速地在纸张上移动起来,拼成了一句完整的话语,不过这次显然是说给王哲听的。

  虽然只是假名拼凑出来的,但不知道怎的,王哲总感觉自己似乎能想象出这位暴躁银仙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是用了黑道弹舌音。

  毕竟日语里骂人的词汇还是太贫乏了,只能加入点弹舌来增加气势,这在设计小混混或者黑道的影视作品里尤为常见的。

  “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游戏,银仙大人。”

  摆了摆手,王哲强忍笑意,再联想到之前这银仙发出的那阵孩童的笑声,他突然就不是很怕这个不可见的银仙了,虽然门口的晴天娃娃还在摇个不停……

  然而那银仙似乎没有要放过王哲的意思,一股强悍的吸力从桌边传来,王哲的身体一瞬间就被“拉”到了那张铺着白纸的桌子旁,而瘫在椅子上的佐川悠一则直接被甩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之上,昏死了过去。

  下一秒,王哲只感觉四周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恍惚间,他似乎隐隐约约地看见,在那桌子的一边,漂浮着一个模糊的身影。

  周围的黑暗朝着眼前袭来,仿佛一条条毒蛇一般,即将钻进他的脑中,突然,一抹猩红在他的胸口处一闪而没,大脑如同被针扎了一下似的,一瞬的剧痛过后,眼前的黑暗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略显昏暗的物语屋。

  低头朝胸前看去,王哲这才想起,自己为了以防万一,一直都将慈急病院任务奖励的【血色樱花胸章】别在了胸口的位置,没想到这一次还真救了自己一命。

  “刚刚那一条条黑蛇要是钻进了脑子里的话,恐怕就得落得和佐川悠一先前同样的下场了吧……”

  想到这个背头中年男先前那双目无神的模样,王哲不禁打了个寒颤。

  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银仙游戏的纸面上,他这才发现,那枚硬币已经再次移动了起来,只是这次,并没有手指按在上面。

  “你小子居然可以防住本大爷的攻击?”

  银仙显然也很惊讶,一时并没有再次对王哲下手,似乎是在忌惮着什么。

  “额,运气好,运气好。”

  表面上说着客套话,王哲的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了一些别的事情——这个银仙的存在对于物语屋的发展肯定是不利的,首先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银仙游戏直接就不能玩了,其次它本身的实力看起来非常强劲,在店里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伤害到顾客。

  要是开家别的店还好,偏偏物语屋还是走灵异风的,简直就像是专门给银仙造了个家一样。

  所以,对王哲来说,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把银仙做掉,第二,把银仙赶走。

  两者的难度看上去都相当不大,但硬要说的话,第一条路根本就不是路,而是万丈深渊。

  当然,第二条路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是在深渊之上加了一道铁索而已。

  在这之前,王哲还从没有和陌生灵体进行过谈判交流,这次一来就是个著名的都市传说怪异,连是不是灵体都不得而知,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但没办法,新店铺还没开业呢,半年的租金也已经交了,也装修好了,绝不能被一只银仙影响了新店的营业。

  “哈——”

  长叹了口气,感受着面前不断传来的巨大压迫感,王哲缓缓地坐在了佐川悠一先前坐过的椅子上。

  “银仙大人,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并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这个……你是一直呆在这个店里的,还是从远方被召唤过来的?”

  这个问题相当的关键,要是银仙只是被银仙游戏召唤过来的,那王哲只需要把他打发走就行了,只要以后物语屋内的“银仙游戏”不走流程,再改个名字就行了,大家以后老死老活都不相往来。

  “想问大爷我问题就走流程啊,傻愣愣的干嘛?”

  硬币快速地移动起来,几乎看得王哲的眼睛都要瞎了,才终于勉强理解了银仙的意思。

  无力吐槽,他沉思了片刻,然后将一旁晕过去的佐川悠一拉了过来,抓着他的食指,按在了硬币之上,然后挪动着硬币,在纸面上上的假名间穿梭,拼出了一个问句:

  “银仙大人,这样可以了吧?”

  这银仙游戏明显是银仙的主场,王哲可不愿意贸然将手指按上去,到时候拔不下来了,哭都没地方去哭。

  更何况佐川悠一先前是走了完整流程的,而且在晕过去前并没有将银仙送走,所以理论上是可以继续游戏的,王哲虽然是钻了空子,但却也符合银仙游戏的规定,而面前这个黑道腔的银仙显然对这些规定是很看重的,要不也不会逼着王哲走流程了。

  一通分析猛如虎,但可不可行,还是得银仙说了算。

  纸面上的硬币停顿了一会儿,终于重新移动了起来,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好!”

  在心里暗暗地舒了口气,银仙的这一句肯定回复不仅让王哲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提问环境,而且还让他确定了一件事——银仙游戏的规则是需要严格遵守的,不仅是人,银仙似乎也是如此。

  有了规则为依托,危险系数就大大降低了。

  “银仙银仙,请问你是一直住在店里的,还是从远方被召唤过来的?”

  捏着佐川悠一的手,操控着硬币,王哲再一次提出了问题。

  “涩谷的这个片区,大爷我罩的,懂?”

  硬币很快就给出了答复。

  “我去……你确定这是银仙,不是黑道小混混吗?”

  嘴角抽了抽,王哲继续指挥着“被害者”佐川悠一提问:“银仙银仙,那其它地区要是有人玩银仙游戏,又由谁去负责呢?”

  其实有了银仙不是常驻店内的回答就已经足够了,但王哲突然对这个都市传说升起了浓厚的兴趣,身为一个捉灵师,多了解一些灵体怪异的信息总归是好的。

  “关你屁事!”

  可惜,对面的银仙相当的无情。

  “银仙银仙,请问你刚刚控制这个男人用的是什么办法?”

  “你这个杂碎这辈子也别想知道的方法。”

  “银仙银仙,请问你来自祖安吗?”

  “老子来自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个傻逼肯定来自臭虫的洞穴之中。”

  ……

  另一边,小林胜平好不容易才恢复了点力气,从地板上爬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王哲嘴角含笑,拿着佐川悠一的手在纸面上滑动着硬币,看上去就好像在玩什么游戏似的。

  刚刚王哲莫名其妙地冲到桌边的时候,小林胜平原本还以为王哲也中了银仙的邪,没想到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

  戴上只剩下一面镜片的眼镜,小林胜平靠着吧台,小心翼翼地朝着纸面上看去,好一会儿,才终于跟上了硬币移动的节奏。

  然后,他惊呆了。

  王哲明显问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什么“银仙的工作啊”、“银仙的收入啊”、“成为银仙的条件”之类的,而对面的银仙无论面对什么问题,都避而不答,还要口吐芬芳,将王哲骂上一句。

  重新看向王哲上扬的嘴角,小林胜平突然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要崩塌了。

  一个英文字母快速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M”

  “当真病得不轻啊,还特地去找鬼来骂自己......”

  默默地取下了眼镜,他闭上了眼睛,突然感觉与王哲相比,那银仙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银仙银仙,要不你来我店里打工吧?我给你开工资。”

  经过了不厌其烦的试探,王哲终于摸清了这个银仙的脾气——虽然嘴上很凶,但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否则早就对面前这个不断问无聊问题的王哲动手了。

  这样看来,这个银仙……貌似脾气其实还挺好?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之后,这位黑心老板终于展现出了真实的面目,对银仙发出了招揽。

  “哈?你是傻逼吧,就你这杂碎还想雇佣本大爷,爷能罩着你这家小破店都不错了,你还想当老子的老板。”

  “银仙银仙,那麻烦你罩着我这家餐馆吧,很简单的,到时候我会在店里摆个银仙游戏摊位,可能没那么多规矩束缚,你帮着应付一下?”

  一般说狠话不做狠事的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王哲将这条定理套入了银仙之中,现在看来,似乎效果还不错。

  为了弄来个强力打手,降低点身段也无妨,这才是优秀的奸商。

  “白痴,银仙游戏不是你小子想改规矩就改规矩的,懂吗?垃圾玩意儿。”

  “没事,到时候不叫银仙游戏就完了,改个名、一切从简,你随性回答就好,只需要保证游戏的安全性就行,别缠着别人。”

  王哲保持着笑容,对着银仙循循善诱,很明显,对面的这位暴躁银仙的态度已经略微改变了,至少他不是单纯地骂人了,而是骂人中夹带着回答问题。

  祖安式回答。

  “很不错的建议,但是老子拒绝。”

  “银仙银仙,我给你开工……不,我交保护费,这样行吗?”

  奸商王哲决定大出血。

  “很不错的建议,但是大爷我拒绝。”

  “每月10万日元,一天工作2小时”

  “垃圾,老子要说多少次?大爷我拒绝!”

  “10万零1000?很大的让步了!”

  ……

  一个小时之后。

  “银仙银仙,10万零8950?底线了,真的是底线了!”

  王哲抓着佐川悠一手臂的右手微微颤抖,连着一个小时的操控,实在是太累人了。

  而对面的银仙,此时也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妈的!混蛋!你是鼻涕虫?老子说了一万遍了!拒绝!拒绝!拒绝!这都多久了,别玩了,赶快把爷送走吧,大爷我今天累了!”

  “银仙银仙,那……我们下次再聊?”

  “约个屁!老子再也不来了!妈的,要不是你小子机灵,没自己参与到游戏里,还不受老子的精神攻击控制,大爷我今夜就送你入土!”

  “银仙银仙,真的再也不来了?”

  突然,王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再也不来了!爷再来,再来也是为了把你头给砍了!”

  “银仙银仙,一言为定?”

  “废话,你当大爷我想来啊?你就是个渣滓、神经病!”

  “好!”

  松开了佐川悠一的手,王哲甩了甩酸痛的手臂,但脸上却挂着满意的笑容。

  “再也不来好啊!你再也不来了我可是很可以接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