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捉灵日记 > 第一百零四章 印章与逝去而又归来之人
  “王君,白石老师,你们怎么了吗?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

  中野平乃收起手机,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两张脸色发青的苦脸。

  “没什么,突然想上个厕所,请问……”

  “出门左转,到底就是了。”

  “谢谢。”

  王哲和白石玄同时起身,脚步匆匆地走出了房门,只留下中野平乃一人坐在原地,表情怪异。

  人有三急,可以理解。

  可这俩同时急成这样……是个什么情况?

  …….

  厕所内。

  白石玄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正想拿一支出来,却又无奈地收了回去。

  学校内禁烟,即便是在厕所里也是不能抽的。

  在他身旁,王哲眉头紧皱,正凝视着窗外的风景。

  操场上,身着体操服的女生们正围成一团,相互按压着韧带,不时就会传来一声令人浮想联翩的怪叫。

  但此时的王哲,已经没有脑容量去想东想西了。

  虽然之前两人刚刚确立了“先搜集,再思考推理”的行动方针,但突然遇上这么大的变故,实在是叫人想不去想都难。

  原本已经确定了的小野寺死亡时间,直接被推翻。

  谁能想到,一阵搜索下来,不仅没能解决问题,反倒还把问题给增多了。

  “王君……”

  白石玄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之前他还在王哲面前摆出一副“我已经进行过调查了”的样子,结果今天一来,啪啪打脸。

  “白石老师,那边中野同学还在等着,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呆太久,所以还是尽快确定一个思想吧。”

  甩了甩头,王哲已经做出了决定。

  “思想?”

  “嗯,没错,我的意见是,从零开始,之前已经确定的全部推翻,因为仔细想想,那个剧本未必就没有被动过手脚,而且,既然时间已经发现对不上了,那我们也有理由怀疑,那个小野寺的名字是否真实。”

  揉着眉心,王哲突然想到,系统任务里的那些问题一定不是随便提出来的,其中既然问了小野寺的死亡地点、时间以及如何死去,那么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必然不会轻易地得出,至少……不会光凭一个剧本、一部影片就能解决。

  对于王哲的说法,白石玄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只是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这些天来,他内心的那份莫名的急迫感丝毫没有消退,反倒是越发强烈,弄得他半夜都睡不着觉,结果现在越调查、越迷茫,即便是耐心再好的人,也难免心慌。

  似乎是觉察到了白石玄的不对劲,王哲拍了拍他的肩膀,出言安慰:“没事的白石老师,其实早点推翻也是好的,这样造成的影响也会更小,只要继续搜集,一定会由量变转向质变的。”

  …….

  就在中野平乃开始怀疑王哲和白石玄是不是在厕所里做些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与离去时的面色铁青不同,此时的王哲已经恢复了正常,而白石玄虽然还有些低落,但从外表看来,倒也看不出什么了。

  “不好意思,中野同学,我们继续吧,之前你似乎说同学们在那宫崎同学的墓前道歉后,事件虽然告一段落,但只是暂时安定是吧?那么后面又发生了些什么呢?”

  王君继续作为双方沟通的桥梁,而白石玄则在一旁,在争得了中野平乃的允许后,对以往社刊里一些关键的内容进行拍照。

  “嗯……是的,安定了大半年后,在新的学年,这一事件就再次开始了。”

  点了点头,中野平乃又拿出了两本社刊递给王哲,分别是昭和61年和昭和62年的,主题也都是围绕这个“逝去而又归来之人”展开的。

  册子里写道,事件复发的第一年,也就是昭和61年,学生们虽然也效仿着之前的方法,在第一位身亡者死后就立即前去墓前祭拜,但却并没有起作用。

  这一次的首位死者是三年级的学生,而且在跳楼前还特地留下了遗书,但其中却只写了一行字。

  “我恨你。”

  没人知道那个“你”是谁,所以也有人说,这一年的事件并没有因集体道歉而结束,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你”并没有前去,甚至校内还因此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混乱之中,因为学生们互相猜疑、试图找出让这位女学生自杀的罪魁祸首。

  “同样,这一年事件也是在当年的社刊发售后不久告一段落的,传言是遗书里的那位看到了这期社刊,良心发现,偷偷前去道歉了。”

  中野平乃很好地履行了自己讲解员的“职务”。

  “嗯……”

  点了点头,王哲又翻开了下一本社刊,其中发生的故事几乎和前两年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第一位死者”并似乎没有什么自杀的理由——学习优秀、性格开朗、家庭美满……

  “这一年的事件也是文化祭后结束的,没人知道理由。”

  王哲抬起头,发现中野平乃不知何时已经跪在了椅子上,双手撑住桌子,扎着马尾的小脑袋就在他的脸前。

  不过只是个女高中生而已,王哲也没太在意。

  “又是文化祭……这么看来似乎事件都是以文化祭为结尾,然后在新的学年再度开始?”

  王哲合上小册子。

  “接下来两年呢?事件的彻底结束应该是搬校舍,也就是平成元年吧?”

  “是的,不过接下来两年都没有举办文化祭,应该是因为这个搬校舍的缘故。”

  “嗯……了解了。”

  隐隐的,王哲总感觉,每一年的事件都在文化祭结束……应该不是个巧合。

  而是有什么意义在里面。

  联想到剧本上标注的时间——10月10日,既然它不是拍摄的真实时间,那是否有可能有着什么别的意义?

  他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写下了“10.10”,然后有些夸张地打了几个圆圈,表示这个日期的重要性。

  “对了,中野同学,你一开始说准备以旧校园七大不可思议为主题制作校刊,关于这件事,可以和我们稍微说说吗?”

  这次搭话的是白石玄。

  “嗯……其实这也是我刚刚跟着你们的理由,相信王君和白石大叔应该也知道吧?旧校园七大不可思议只有六个。”

  “大……叔……”白石玄的眼皮子抽搐了几下,但并没有发作,“好吧,是的,我们知道。”

  为了获得情报,这位剧组人眼里的暴脾气编剧选择了忍让。

  “所以说,我规划的这期社刊就是要解开这第七大校园不可思议的谜团,而且现在也已经有思路了。”

  中野平乃很是得意。

  “什么思路?”

  听到和系统任务有关的问题,王哲瞬间竖起了耳朵。

  “哼哼,先说好啊,这可是商业机密,不能说出去的哦!”

  待看见两人点头,中野平乃才压低了声音,小嘴几乎都要凑到王哲耳朵上面了:“很简单,我认为,这第七大校园不可思议,其实就是这个‘逝去而又归来的人’,倒不如说,这种导致学校搬校舍的灵异事件,要是不被列入七大不可思议,岂不是完全不合理的事情?”

  从逻辑上来说,中野平乃的这一推断倒是挺有道理的,但时间明显对不上啊。

  “中野同学,可这个事件毕竟是在旧校舍的最后几年才开始的,在那之前,校园七大不可思议就已经成形了吧?你这说法显然不合理。”

  白石玄皱着眉头,开口反驳。

  “不不不。”

  食指翘起,左右摇摆,中野平乃摇头晃脑的,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

  在纸箱里又翻找了一阵,一本破破烂烂的社刊被她翻了出来,而社刊上的时间,是昭和45年。

  那会儿的长藤高中,也才建校没几年。

  那一年的《怪异》社刊的主题,是“校园怪谈”。

  “你们看这一篇。”

  中野平乃熟练地将小册子一翻,直接跳到了后半段的位置,上面记述了这样一个校园怪谈。

  “在这所学院之中,有一枚来自彼岸的印章,当被选中的校内之人不幸身亡,印章便会在他的身上刻下烙印,让他重新归来。”

  “所以,此刻走在你身旁的同学,或许就是那个归来之人……”

  简短、精炼。

  甚至不能被称作为一个故事。

  但却在王哲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没错,就是它,就是这个印章!

  强忍住心头的激动,王哲猛地抬起头来。

  “你知道这个印章是从哪里来的吗?”

  “嗯……这个……里面说是来自彼岸……具体我也不清楚。”

  中野平乃摇了摇头。

  “好的,我了解了。”

  用力地点了点头,王哲心底一阵激动。

  终于,终于算是有些有用的线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