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醉风月 > 【256】雪上加霜
  周四中午在食堂吃完饭,孙轶民回到办公室休息。
刚坐下没多久,手机铃声响起。打开一看是小蕙。
接起。电话里小蕙带着哭腔:“孙哥,我的命好苦。”
“怎么了?”孙惊问。心下猜度着这苦命的女子难倒又遭遇了什么不幸?
小蕙接下来的一句话,惊呆了孙轶民:“我女儿得了白血病!”
“啊!怎么会?”孙不知所措惊问,心下生出无限惶恐。
小蕙道:“上次在深圳的时候拜托你购买退烧药,服药后仍然不退烧。次日我不得已去了南山人民医院,医生诊断我女儿得了白血病。”
小蕙的女儿,就是那个在孙轶民眼中天真活泼的小女孩。
他无法接受这个小天使一般的孩子会得这种病。孙轶民很清楚,这种病极可能带来生命威胁。在一瞬间,他的心情跌入了冰点。
他随即问出了最为关切的问题:“严重吗?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发现的还不算晚,治愈还是有希望的。但是需要进行骨髓移植。”小蕙一句话,让孙轶民略为安心。
但是他也听说过,骨髓移植需要进行血型配对,寻找合适的移植来源。 一般来说是直系亲属的血型发生排异的概率低,配型成功率高。
想到这,便问:“那么血性配对有结果了吗?”
“有了。今天医生通知了我结果:我和孩子她爸爸的血型都不适配,只有孩子她奶奶合适。”
“啊!老人家年纪那么大?合适吗?最重要的是,她愿意吗?”孙轶民这样问的时候,自然的联想到了当初小蕙被骗婚的始作俑者正是孩子的爷爷奶奶。
“医生说了,老人家手术会有一定风险。但是奶奶自己愿意,态度很坚决。”小蕙这句好,让孙轶民心中略为感动。
此时他心中不禁感慨:可恨之人也有可怜可敬之处。
当初这两位老人为了给自己的痴呆儿子找老婆不惜骗婚大陆妹的行径着实可恶,但如今这老人家为了给孙女治病义无反顾,倒也值得赞同。
他心中对老人家的恨意,消减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感动以及同情:想来当下的遭遇,是这老人家之前做了坏事的一种报应吧。
或许老人家认识到了自己的错,所以才会奋不顾身救孩子,以求赎罪?
不管怎样,孩子的生命有希望得到挽救,孙轶民也是略为宽心,此时他问道:“那还好!什么时候进行手术?”
“医生安排下周五。”小蕙道。
孙安慰道:“好,你放心,你女儿是个小天使,一定会安然无恙的,你不要过度担心。”
“谢孙哥安慰。”
“我得空去看看她吧。在哪个医院?”孙问。
“不用了,谢谢孙哥。因为孩子是香-港户口,在香-港这边有医保,所以我们把它孩子转回香-港玛丽医院了。这是一家香-港知名的医院,对这类病的治疗最专业。”
“嗯,那就好。等她康复了,我再找时间去看望她。”孙道。
“谢谢孙哥。”小蕙说完这一句,似乎犹豫了一下,又道:“可是现在我面临重大的经济问题。主要是为了小孩子的医疗费用。”
“哦……香-港不是有全民医疗保障吗?”孙不解道。
“确实是这样子,但问题是,对于这种病,报销的比例不是很高。更重要的是,这个治疗费用的基数很大,导致我们自费的部分超过了我们的经济能力。”
“具体来说?”孙问。
“我咨询了医生,他告知我,我们自费部分大概需要150万左右,这么多钱,我们哪里出得起啊!”小蕙的倾诉带着绝望的语调。
听到这,孙轶民适才乐观的心情一扫而空。久久沉默之后,他问道:“那你们自己,包括你婆家这边能出多少钱?”
“我自己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没有积蓄,只有深圳有个小房子,即便卖了也不够钱,更何况不是想卖就能马上卖掉。毕竟孩子的病情刻不容缓,下周就要手术。
孩子爸爸抑郁症不上班没钱,孩子她爷爷奶奶那边只能拿出自己20万港币的积蓄。我亲妈给了我20万。剩下的,只能我自己想办法了。”
听到这,孙心中生出一阵焦虑。他很清楚以自己的能力没有办法帮到小蕙。
没做过多考虑,他回复小蕙:“我是有点积蓄,银行卡大概有10万,可以全部拿出来支持你。但问题是这也不够。”
“谢谢孙哥的好意。有总比没有好。”小蕙感恩戴德道。
“那剩下还需要那么多钱,你能找到更多的资助吗?比如说你可以多找找亲朋好友,还有让孩子爸爸那边找亲朋好友帮忙。”
“唉!世态炎凉,我认识的亲朋好友都问遍了,一听说到我这情况,都不愿意深处援手。至于孩子他爸爸那边,情况也是差不多。”
孙沉思良久回道:“其实呢,孩子爸爸和爷爷奶奶应该更加尽力去借钱。毕竟孩子是他们的亲骨肉,不是么?他们不想办法,孩子命就保不住,他们能承受这个后果?”
小蕙道:“其实孩子爷爷奶奶也已经尽力,能拿出这20万已经是极限了。他们不愿看着孙女死但也没办法。”
“唉……”
此时小蕙又道:“而且,我其实已经和孩子他爸离婚了,孩子跟我。”
孙听后一阵惊讶,问道:“那你现在住哪里?”
“目前暂时还居住在他们的房子里,但肯定和她爸爸分开。孩子爷爷奶奶愿意暂时照顾孩子,等我找到新的归宿才搬离。”
孙沉默良久,说道:“既然离婚了,还是彻底分开吧!”
“我现在是香-港公民,只能在香-港生活,因为香-港有各种公共福利。但是我租不起房,目前来说暂时只能这样了。除非找到一个有钱的人改嫁。”
“好吧。钱的事你先别急,这边我再问问身边的朋友,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孙道。
“谢谢孙哥。”小蕙带着哭腔感恩戴德,“自从我认识你,我就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虽然我们从游戏世界认识,但是你却愿意义无反顾的帮助我,我……我还能说什么呢?将来等我度过这个难关了,你要我做牛做马报答你,我都乐意。”小蕙越说越激动,到最后传来一阵阵抽泣。
这哭声,既是为孙轶民的善良感动,也是为她自己凄惨的命运所悲鸣吧。
只是小蕙最后一句做牛做马什么的,让孙轶民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他联想到了当初小蕙对他有这方面的暗示和示好,但是不管怎样,他对她的帮助是不带着任何不纯的目的。
想到这他说道:“报答什么的不需要。能帮的我尽量帮,你不用有心理负担,目前当务之急是筹到钱帮助孩子吗,我会尽力想办法。”
“嗯嗯,我知道。多谢孙哥,让你费心了。”
此时孙轶民有点好奇的问起:“她小小年纪,为什么会得这种病?”
“医生说了,这种病和环境污染有很大的关系。”小蕙道,“孙哥你记住,以后如果有了小孩,刚装修的房子,一定不能立即住进去。还有,千万不要买那种颜色花花绿绿的劣质家具,墙上不要贴墙纸,所有这些,都会产生超标甲醛,很容易让孩子换上白血病!……这些知识,是医生给我普及的。听了这些话,我才知道是我害了孩子!我真是悔青了肠子啊!”
小蕙声泪俱下的哭诉,让孙轶民突然想起了当初去帮她买退烧药的时候,曾经进入过她女儿的房间。
想起当初他曾看到的那花花绿绿的墙纸和散发着异味的劣质板材制造家具,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他感叹道:“谢谢你的提醒。但是如今木已成舟,也无需后悔,或这就是命吧!你要这样想:所幸她被诊断比较早而且病情不重,还有救,是吧!多想想以后的美好生活,当下不要过于自责。”
“嗯,谢谢孙哥安慰。这边还是拜托你帮我想想办法!”小蕙殷切的嘱托着。
“好的。我尽力。”孙道。
“那我先挂电话了,还得去照顾孩子。”
“嗯,你忙去吧!”孙放下电话,在沙发坐下,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他无法接受这天使一般的小女孩会被白血病被这种恶魔缠上。
虽然有救,但是如果没钱,医院是不会发善心免费治疗的。这也就意味着这小女孩还是会失去生命!
同时他也为小蕙悲惨的命运深深悲悯,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平,让受尽磨难的她雪上加霜?
小蕙女儿的医疗费用还差很多,她很明确自己没有办法筹集,看来也靠孙轶民帮她想想办法了。
只是找谁呢?他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柳荣华。
下班后到家,向柳荣华提出了这个请求,并将事情原委向柳荣华讲述了一遍。
柳荣华听后,苦口婆心的劝导:“你还是收起你那泛滥的爱心吧。这世上有多少苦难的孩子,你都救得了吗?你以为你是观音菩萨?”
“话不能这么说,小蕙也算是我朋友,她的女儿跟我也很熟。世上即便有很多苦难,无法一一照顾,但至少眼前的需要去帮助吧!”
“那你去救吧!”柳荣华道,“这钱明摆着有去无回,我是不会借的。”
“你放心,以我的名义借,以我的稳定工资保证归还。算利息。”孙恳求道。
柳荣华摇了摇头:“兄弟,在这座城市,你需要找老婆,买房买车孩子,你以为你那点工资很多么?我劝你还是省省。”
“我管不了这么多,总之这忙我一定要帮,否则我就是畜生。而这钱我保证会还你。至于我自己的生活,不需要你操心。实在不行我去傍个富婆。”
柳荣华笑:“既然这样,你可以直接找个富婆。我相信以你的条件,你很快能找到。”
“我说的是无奈之举,下下策才找富婆。当下不是还没到那地步么?我是希望你能帮忙!”
“我不帮。”柳荣华态度坚决,头也不回的继续操作着游戏。
孙轶民呆坐沙发,失魂落魄,手足无措。无奈之下抽出一根烟点燃喷云吐雾起来。
一个人沉默良久,他想起来一件事。
对柳荣华说道:“这小蕙,我见过,而且我记得上次跟你讲过我见过她的。她长得很漂亮,如果你愿意帮忙,我会转告她你的恩德,她或许也会报答你的。”
“你少来,上次你都跟我说过她是有夫之妇,这种女人我不碰的。”柳荣华冷笑道。
“她离婚了。”孙道。
“少来编故事。”柳荣华不屑道。
“真不是编故事。”孙急道。接着,他将小蕙的悲惨遭遇包括离婚一事,从头到尾对柳荣华说了一遍。
柳荣华听完,放下了鼠标,沉默了良久,吐出两个字:“照片。”
“照片?”孙轶民问出这一句,随即领会过来,给小蕙发了一条短信。
小蕙也没问来由,直接回过来一条彩信。里面是她一张经过艺术处理的照片。
照片中的她明眸皓齿,巧笑嫣然,看起来风华正茂,青春洋溢。最吸引人的,是她面孔中散发的经典东方女子的风韵。
柳荣华接过手机看着屏幕,整个人仿佛在瞬间冻结,眼神中隐隐散发一种少有的光彩。惊问:“你确定这是小蕙?”
“如假包换。”孙道。
得到孙轶民的肯定,柳荣华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五分钟后,他抬起头对孙轶民说道:“我跟她不熟,要借,我只借给你。”
孙轶民面露喜色:“当然,我用工资分期还你。”
柳荣华点了点头,又道:“我只借50万。”
孙心中一沉,不解道:“为什么?好人做到底,一百万不行吗?”
“毕竟我和她不熟,我必须留一份余地。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柳荣华道。
“我上哪儿想办法?下周孩子就需要做手术了,你就帮帮忙!”孙哀求。
“我不帮,这是我的原则。一般来说除非父母以及亲兄弟姐妹,我从来不借钱给人。对你我已经是破例了。”柳荣华的语气不容置疑,
孙无奈,但想着时间还有,便暂时不逼迫柳荣华了。想到问题解决了一大半,心情也好转了一些。
掐掉烟头回到房间床上躺下,开始想更多办法。顺手启动了电脑登录游戏。
上线没多久,看到依依主动向她打招呼。
看着依依熟悉的身影,他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小蕙的困难,看看能不能向向依依寻求帮助。
他心里揣度:按照依依对自己热情的态度,这个忙她应该会帮。
虽然这是利用了她对自己的好,但毕竟不是占便宜。他会以自己的名义借钱并且分期还清。
想到这,便向依依提出了请求:“可否帮我一个忙。”
“能帮一定帮,你说。”依依秒回。
“借我50万,按照社会利-息我分期返还给你。”
“钱不是问题,但是我想问问你一下子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投资?”依依好奇问。
“一个好友的孩子病重,需要高额的医疗费用。”
“他们家的经济条件怎样?”依依问。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以自己的名义向你借,并且用我的稳定收入保证还本付息。”
“我不是这个意思。”依依道,“我在想,如果你这个朋友没有还款的能力,或者很长时间内还不上,你自己会遭受损失。”依依的劝解与柳荣华如出一辙。
“你的好意我明白。但对方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能见死不救。没办法。”
“男女?”
“女。”
依依一阵沉默。孙轶民在忧虑中焦急等待着。
两分钟后依依回复:“借给你自然没问题,这点钱对我来说没什么。只是,我凭什么要借你?我有什么好处?”后面附带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要什么好处你尽管说,我能做到就尽量。”孙郑重道。
“开玩笑的啦!”依依笑道,“这个忙我自然会帮,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再说了我也不能让你眼睁睁看着好友的孩子被病魔夺取生命见死不救。”
“嗯,这算我欠你的一个人情。钱和利息,以及人情,我都会还上。”孙郑重承诺道。
“行了,不用这么严肃,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不就50万嘛,刚好明天下班后我去深圳,到时候转给你。来得及吧!”
“来得及。到时候我请你吃饭,谢恩。”
“哈,那我可就不客气啦。”
“应该的。”
……
难题终于解决,小蕙女儿的生命有了保障,孙轶民的心情此时好了很多。
躺在床上,他想着:虽然柳荣华和依依都算好友,但是这一百万的债务可是亲兄弟明算账,真要连本带利还起来,对于自己这个小小程序员,还真有不小的压力。
此刻他只恨自己没本事,他只是个普通的程序员,只有基本的工资收入。
要是他有着几百万以上的身价,那么完全不用求助于人,他可以很轻松的出手帮助这个命运悲惨的女子。
看来在这座城市里,自己还需要继续努力,使自己具有更大的财务能力。
他没有经商做老板的天赋。对于他这个技术人员而言,升职加薪,是到达这个目标唯一合适的途径。
他迫切希望自己能在事业平步青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