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替身结束后他后悔了 > 第39章 先来两更
出去时还穿着衬衫, 回来就披上了外套。

眼尖的小刘还看见了他袖口下露出来的一截手腕,哟了一声,“小景, 庆个功还抽空去买了块表庆祝?”

景予神情不变地坐上车,抬了抬目光, 很和善地说:“对象送的。”

虽然那脸色很平静, 语气也很平铺直叙, 但怎么听着都像在炫耀我有对象你没有。

小刘正在被扎心,还想着小景予什么时候有对象了,突然听见身边的杨编剧猛地把一口水喷了出来。

他纳闷地看着杨编剧:“杨姐,你都已婚了,怎么还这么激动?姐夫忘记给你送首映礼物了?”

杨编剧扶着墙剧烈咳嗽, 好不容易停下来,双眼呆滞地盯着带景予走的那辆商务车,心中连骂一百句卧槽。

外套……手表……

工作室的钥匙……

大概都是来自同一个人的……吧。

不会吧……不会是真的吧……

……

就好像听见身边两个朋友毫无预兆地宣布在一起了一样,作为共友的杨编剧陷入了巨大的震惊。

一边脑子震撼地想着“卧槽怎么可能呢根本就没有铺垫啊他们两个怎么变成对象了呢”, 一边脑子恍然大悟地想着“啊怪不得怪不得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是我眼拙看不出奸情……不是,爱情。”

她心情混乱又呆滞地望着景予离去的方向。

没想到, 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李导谈恋爱。

谈恋爱这三个字,怎么和李导这么不沾边呢。

……可是,如果想到另外一个人是景予。

她又觉得, 好像莫名地顺理成章了起来。

倘若是别人呢?

她又好像觉得不可以。

除了他之外,谁出现在李导身边都是不合适的。

杨编剧为自己的想法一怔。

景予自认为没有人知道外套和礼物来自于李导, 所以毫不心虚地炫耀了一下自己有人惦记。

却不知道, 这一句话给杨编剧带来了多大的刺激。

以至于整个庆功宴上,她都魂不守舍,一对上景予的视线, 就尴尬一笑匆忙转身。

她要用一生来消化今天。

他们工作室并非传统娱乐圈人士,对景予一个年纪轻轻的男演员有了对象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只是当做八卦一般津津乐道地谈了起来,羡慕嫉妒他爱□□业双丰收,不知道是哪个漂亮小姐姐摘下了景予这朵花。

“首场票房出来了吗?我这里只统计了预售。”

“还没有,至少得天亮,海报已经做好了,就差填个数字了。”

“你们觉得能有多少?”

“我不知道,不过看网上的动态肯定是差不了的。”

他们经历了不少大爆影片,看了一些反馈之后就知道有爆相,甚至已经开始谈笑风生,丝毫不见上映前的紧张。

努力干饭的景予这才想起去看看网上的反馈,把嘴里的泡芙咽下去,擦了擦手,开始冲浪。

为了防止手误,他登上了久违的那个电影评论博主的账号。

消息已经爆炸到卡顿了,景予干脆又拿了一块茶心芝士吧唧吧唧,慢慢等页面加载完。

【宇宙!!!你不会真的去中考了吧?求求你了,我高考都考完了,你还没更,你是复读了吗?】

【[/大喇叭]李导新电影上映啦!快滚去解说!三天之内看不到就鲨了你!】

看完这两条私信景予就知道剩下的内容都是什么了,正打算退出,却看见了下一条里的关键字。

景予把茶心芝士塞进嘴里,眼也不眨地点了进去。

【景予好帅啊呜呜呜呜我承认我被这张脸迷昏了头,半年前我不该骂他的,宇宙你才是全网第一个明白人tat】

紧接着她甩了一堆链接和照片。

景予点进一个链接,惊讶地看见这条来自他没几个人的超话,点赞居然已经超过了十万。

图片里是穿着白衬衫黑长裤的年轻男人在人潮散去的电影院里奔跑,臂弯里揽着外套,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转头时的侧脸十分模糊,但氛围感十足,漂亮得惊人。

文案:孤独巨星丨而今终于人人识我,而我逆着人潮奔向你。

……哇。

是今天在影院里遇到的观众吗?

照片发布于他离开电影院一个小时后,确保了不会有人去偶遇他。

博主在评论里说:【呜呜呜太激动了!!今天去看电影没想到刚看完就偶遇了景予!真人太好看了比屏幕里脸还小!身材巨好!而且超级温柔,发现我们认出他还有点惊讶,对我们比了一个小声的手势,还表示谢谢。我垂直入坑了qaq】

评论里比她更激动。

【啊啊啊景宝!可以转告他早点睡觉吗,好好休息!】

【好羡慕姐妹,我宣布这家电影院以后是我全家的指定电影院了!】

【他太好了他太好了,呜呜呜,孩子没见过这场面吧,以前不论到哪里都没有人认识他……是第一次被人认出来吧,所以才会惊讶tat】

【姐妹你一说我又想哭了,多亏遇见了李导啊!不然还要多久宝贝才能出头!你看他以前的资源都是什么东西……配得上他这么好的演技吗?】

景予有点看愣了。

甚至忘了咀嚼,腮帮子鼓起来一块。

过了会儿他才把芝士咽下去。明明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久,可是直到此刻却才有了一种虚晃的不真实感。

他茫然地对小刘说:“观众们好热情啊,他们都喊我宝贝。”

小刘愣了愣,也一脸茫然:“啊?……那是你的粉丝吧?”

景予点了点头,看表情依然是呆滞的,“哦,原来是粉丝啊。”

小刘:“……”

这是什么弱智对话,难道是一夜之间走红,小金鱼人傻了吗?

而景予正在呆滞地想着一个问题。

这么突然而然的,仅仅是一个夜晚,就可以出现如此多人,毫不遮掩、毫无保留地向他倾倒出爱意吗?

景予好像这才隐隐约约地感受到某种变化和娱乐圈的无常。

就在刚刚过去的那两个小时里,好像真的有人确切地被他打动。不止是他最大胆的那些的臆想里的欢呼,不止是屏幕上的字句,而是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

也是此刻,景予才真正恍然大悟地意识到,他的命运的的确确、真真实实地被改变了。

景予像棉花糖在机器里一圈圈膨胀似的,渐渐地开心起来。

积水填满河流需要很久很久,或许成百上千年。可它冲出河堤,却只需要一个瞬间。

他以往的成百上千个日夜都在渴求和肖想,所期盼的也就是这样一个在时间长河里无比普通的瞬间。

也许没有人注意到。

但这一刻,是他生命中祈求太久的高光段。

他很想很想和人分享此刻的感觉。

他的分享欲从未如此强烈。

他不知道能分享给谁。

景予环视了一周,周围的一切像被拉成了一道幕布,他有些眩晕,很难在里面寻找出准确的个体。

平静了一下之后,他决定打给外婆。

这会儿天快亮了,老人的睡眠少,这个时间早就起床了。

景予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悄悄拨通电话。

那边嘟声拖了很久,像是没打算接。电话都快要自动挂断了,外婆才按下了接听。

“你最好是有什么要紧事,不然我把你屁股都打肿。”

景予抢在她挂断之前说:“我主演的电影上映啦!”

外婆那边没挂电话,他呼出一口气,继续道,“有好多人说很好看,好多人说喜欢,景予。”

外婆沉默了一会儿,说:“傻子。景予就是你自己。”

好多人喜欢的不是“景予”这个名字象征的身份和角色,喜欢的就是你。

她太了解外孙子,轻而易举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周女士的教训欲上来了,难得地多说了几句话:“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怕别人喜欢的都是你的壳子?谁喜欢一个人不是认认真真精挑细选,发现各方面都喜欢才喜欢的?”

这死孩子从小就对爱缺乏信任。他倒是不吝啬对人好,只是不大肯相信一个无亲无故的人会真心实意地喜欢自己。

总是觉得这种喜欢容易消逝,如果他对待别人没有那么好了,或者一旦有什么地方不再合对方的心意了,喜欢就会凭空消失。

……偏偏他还真的遇上了很多这样的人。

因为景予的付出而喜欢他,因为他不再付出而憎恨他。

景予静了一会儿,像是确实被骂到了。

片刻后,他说:“我明白了外婆。”

现在已经有人不计得失、确切无疑地爱着他了。

他敢相信有些爱是不会因为变故而收回的。也敢去相信,有人并非只是喜欢自己身上的某一个特质,某一种表面展现出来的人格。

而是,将他的灵魂一并爱上。

爱是很强大的力量。

它的支撑力,胜过世界上一切钢筋水泥筑的墙。

景予的声音低下来,听似镇定,其实语调的尾端都忍不住上扬了起来,“这是我和他合作的第一部电影。”

在介绍页上,男主演的名字和导演挨得最近。

外婆好似有点无语,翻着白眼敷衍道:“嗯嗯嗯知道了!”

像怕来不及似的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她对坐在自己面前的隔壁老头说:“知道怎么买电影票不?”

“这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用?”

老大爷着急了,赶紧掏出手机,赌气似的道:“我让我儿子给我买!喂儿子,买两张电影票,那个叫什么?”

外婆大声喊:“就是主角叫景予的那个。”

“对对对,景予,给我买两张。”

“为什么两张,你管我!”

凌晨五点被喊醒的大爷儿子一脸懵逼,不知道亲爹怎么就突然有看电影的欲望了。

电影的首日票房最终停止在六亿。

景予刚做完了手里的事,接下来有一个见面会,媒体会采访关于怪人里的情节设置和主旨。

接受完采访之后,后续的活动就没有那么紧锣密鼓了,今天只怕是他最后一天睡在工作室。

工作室的人们都在娴熟地处理着工作,做着票房海报和海外上映的准备,没一个人闲下来,但肉眼可见的,情绪非常低落。

几乎已经到了工作室解散倒计时了。

他们凝结在一起作为集体存在了这么久,以后就注定要各奔东西。

看见景予从里面走出来,大家都跟他打招呼,甚至有人开玩笑喊他:“景导,早啊。”

这段时间他就像之前的李导一样,成为了他们的主心骨。

景予像往常一般路过办公区,很有派头地点头回应他们,把他们都逗笑了,心想小景予真是快乐源泉。

走到门口,景予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顿了顿,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放在门边最大的桌子上。

“我打算重启《造神计划》,不想跳槽的伙伴来报个名吧。”

他点了点桌面,和他们挥手再见。

景予离开后,起码有十分钟,整个办公区里都是一片寂静。

正在吃早餐的小刘手里的油条麻糍都掉在了地上,还傻傻地盯着门口。

他们没听错的话,景予说的是,他要重启这些年来李导唯一停滞的项目,因为担忧自己无法准确体验人物情感而被放下的电影策划。

他们工作室十年来最特殊的未完成作品。

——《造神计划》。

在终于反应过来的一片兴奋的哗然之中,杨编剧猝不及防地模糊了视线。

她经手过剧本,最知道这部电影对李泯来说象征着什么。

造神计划里的“神”,太像他自己。

她久久没能缓过来。

见面会其实是李泯电影上映后的惯例,过去的几年来一直是媒体的狂欢,可今年突然被告知,在见面会上接受采访的不是幕后主创团队,而是主演景予。

观众区的位置一下子变得供不应求。

为了避免有人炒高票价,景予换了更空旷的场地,人数不设限制,看热闹的行人也能在楼上搂一眼。

一个女孩看见身边排了个四五十岁的大叔,有点惊讶,“叔叔也起这么早来看见面会?”

虽然知道李泯电影的受众年龄层广,可是来排长队看见面会怎么也像是年轻人才会干的事。

她还以为大叔是李泯的忠实观众,没想到大叔侧了侧身,露出胳膊上快被撑破的应援臂环,金灿灿的底色,上面印着景予的q版头像和应援口号,甚至在太阳底下还会反光。

那是景予最早的一批应援物,元老才有的限定款。

女生大惊失色,顿时不敢小觑,“叔叔,您这是多久以前就入坑了?”

大叔和善一笑,说:“八个月前。”

八个月前,那时候景予还没有官宣参演电影吧?

她有点傻眼,随后就看见大叔掏出手机,娴熟地拍照带话题发帖:【大叔来见面会了!终于要再见小景予了,有点紧张。】

她再仔细一看,超话十二级。

女生懵了懵,猛然想起景予的粉丝里好像有个很出名的叔叔粉,但是没人当真过,都以为他在开玩笑。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原来……是真的?

女生一边震惊,一边狠狠羡慕起来,“以前见景宝,是不是很容易啊?”

大叔点点头,那可不确实容易么,他每天都能看见他下楼来拿外卖。

观众终于可以进场了,保安大叔没跟小姑娘们挤,找了个边边角角的地方。

在万众瞩目中,景予出现了。

不像任何见面会,没有拖沓一分钟,景予在所有人的期待中准时到了现场。

他出现的那一瞬间,保安大叔在尖叫欢呼声中,恍惚了一下。

人还是那个人,可是阔别已久,变化发生在许多不为人知的时刻里。一瞬间竟然有些陌生。

旁边的姑娘被现场的氛围感染得热泪盈眶:“景宝是大明星了。”

是啊,是大明星了,估计已经不记得他了。

保安大叔有种难言的酸涩,却还是举起手幅,用力地摇晃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觉得景予往他这个角落看了一眼。

可能是意外吧。

“景予,我们有注意到演职员表上,你也在编剧一栏,能不能问问参与创作了片中的哪个情节呢?”

第一个问题就把现场气氛点燃了起来。

景予也是编剧中的一员这个消息,从昨天就引爆了粉丝圈,本以为他只是演技炸裂,没想到还参与了故事创作。

但还是有不少人觉得,他只是个挂名编剧,那些被放在主创团队里实际上却没怎么参与创作的演员还少么?不过是为了炒热度罢了,李泯捧他的势头那么明显,根本想都不用想。

郭琬也在现场,她很紧张,很想听景予亲口说说他有没有参与主要情节创作,还是只是沽名钓誉。

她对景予的期待已经高到了自己都没想到的地步。

景予拿起话筒,温和地道:“剧本是编剧团队和李导的功劳,我没有做什么。”

台下静了静,一片遗憾的嘘声。

——“也只不过是补充了主角之间的感情线,添加了结尾妹妹的呼应镜头,顺便把主旨往更贴近人性的地方叩了叩而已。”杨编剧插了一句。

她赶在景予离开工作室后赶来,她直觉景予不会居功,这件事必须得她来说。

杨编剧不理会景予的目光,打开投影仪,一条一条地详细解读景予的构思。

台下越来越静,本来只是来看个热闹看看帅哥的粉丝都惊呆了,妈的,她们最大胆的设想也不过是景予丰富了自己本身的人设,更多的想都没敢想。

李泯工作室的专业人士那么多,都是在业内出名的资深幕后团队,他们景宝能插句嘴就不错了,谁想到过居然有这么多地方出自他的手笔。

解读到最后的立意时,全场鸦雀无声。

“全片中每一个角色都被另一个角色掌控着,从施暴者到欧文,欧文到安迪,再到妹妹,最后指向了一个终点——故事创作者。”

“所有掌控的源头来源于创作者,他是手持遥控器的人,想赋予故事什么样的发展,就是什么样的发展,故事中的人,永远无法脱身。”

“创作者才是那个怪人。”

……

一片落针可闻的安静中,郭琬愣愣地盯着台上。直到杨编剧坐下,景予无奈地打开话筒,才醒过神来。

一切和她的猜想不谋而合。

景予到底是怎么想到这样的主题的?

他是在暗示谁……吗?

他和李泯,谁才是那个怪人。

谁又是被牢牢掌控,无法脱身。

联想到这些年关于李泯的传闻,郭琬觉得暗处好像有些不可触碰的真相在疯狂地向光明处喷涌。

见面会顺利结束,而来参加的人却都魂不守舍,最敬业的站姐都忘了修图发微博,而是念念有词地和人讨论着这部电影里还有哪些小彩蛋。

而她们讨论得最多的却无疑是记者问出的最后一个问题——

“景先生,你见过李导吗?他是什么样的人?以后会露面吗?”

一直稳重地掌控着采访节奏的景予突然顿了顿,好像不明显,却能隐隐感受到他眼中都带了温柔的笑意。

“……我见过他的很多面。”

人前的一面,人后的一面,极其可靠的一面,脆弱不安的一面……不能被别人看见的一面。

“真正的他是无法定义的。”

他的好不能用三言两语说清楚,一万字、两万字、甚至用一辈子也写不够。

最后,他垂下眼,说。

“如果他愿意的话,会的。”

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临。

……

观众们带着震撼离场。

保安大叔和后援会的粉丝们走散了,没找到约定的集合地点,干脆在群里发了条消息,打算自己回去。

他的心情不能不说是有点失落。

也不是别的,是带着欣慰的失落,景予真的变得光芒万丈了,他也真正从看热闹的保安大爷变成了他的铁杆粉丝。

可这种失落谁都有,就好像一直珍藏的小宝藏被更多人发现了,一边为他骄傲,一边担忧自己看见他会越来越难,以后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摸摸光头,手里提着装应援物的纸袋,袋子上印着景予的萌萌卡通头像,和大叔的形象很不合。

保安大叔看了一眼门口的景予立牌,最终提步往外走。

没走几步,有人拦住了他。

“请问是柏溪庄园的李大叔吗?”一个男人问他。

保安大叔点点头,有点迷惑。

男人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说:“有人让我交给你的,大叔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男人离开后,保安大叔茫然地拉开包装袋的绳子看了看。

里面是一碗热腾腾的肥肠面。

他猛地回头看了看,人群已经看不见景予的身影。

可他站在人潮汹涌中,却像对上了暗号,眼睛发酸地笑了起来。

这小子。

还是喜欢吃肥肠面。

作者有话要说:  肥肠面见第一章。

晚上(还是阴间时间)还有更新,不用等,主要是李导在下一章等得太久了,急着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