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替身结束后他后悔了 > 第45章 番外一
杨编剧觉得自己的接受能力已经很强了。

毕竟当初李泯把钥匙交给景予时, 她也只是震惊了半小时,就恢复如常。

后来景予说要为李泯拍电影时,她也只是热泪盈眶半晌, 并未失态。

就连景予说手表是对象送的,她喷完水也竭力忍住,没有陷入疯狂。

但这两个人就是屡屡野出她的底线, 野得她措手不及。

……他们俩宣布要结婚了。

杨编剧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活着从景予家里走出来的。

她真的只是去庆个功而已。

她以为,李导大概回家去了, 家里还有许多要处理的事待完成, 能来参加一个首映已经是挤出的时间, 还是因为这部电影是景予拍的。

而当她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看见卧室门开了。

……

衣衫不整的李导站在那里。

用衣衫不整都是文雅了, 他根本就没穿上衣。

杨编剧扶了扶额。

她至今记得,那天小刘是如何闪到了下巴,还去医院正骨, 痛得嗷嗷叫的。

小刘受的刺激可比她大多了, 毕竟他对这两人暗中的发展一无所知, 只当他们互相欣赏,互为知己。

甚至就在前一刻, 还在起哄让景予把对象带来一起吃饭。

这下可好, 对象真的出来了。

就是不知道他要花多久来消化这件事。

工作室这几天都陷入了癫狂的虚空状态, 她走在走廊里,时不时就会撞上一个两眼呆滞放空的同事,手里端着的咖啡已经洒得见底了, 看见她才恍然回神:“刘编剧,你怎么在这里?”

她决定不纠结自己姓杨这件事。

新岭路8号的这层楼风格干净,光线很明亮, 当初买下来时改装花了大价钱,是李导自己设计的。

她坐在自己桌前打开电脑,在屏幕上敲了几个字,关于下一场采访的问答提要,突然来了封邮件。

杨编剧点开看了看,是当初在南半球拍戏时订过的酒店,说这个季度可以欣赏到独特景观,询问她是否有需求再去一次。

她正准备关掉,却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

她第一次发现景予和李泯关系不同寻常,好像就是那次。

李泯把现场指挥权交给了景予。

明明那个时候,他们才只是刚认识而已。难道那么早就已经背着他们好上了?

可是她实在是想不出李导春心乍动的样子……

“李导和小景予来了!”一个人突然跑进来,喊了一嗓子,整个办公区里所有人顿时心跳停了几拍,短暂的寂静后,各自在桌前坐好,迅速回魂,好像一点也没在意。

杨编剧也是一凛,挺直了腰板,仿佛全神贯注地投入进了文档里,实际上打了一行乱码,视线一直止不住地瞥向门口。

那两个人终于进来了,景予一身白色连帽卫衣,看起来清清爽爽的,

格外脸嫩。

李泯依旧是低调的装束,遮得严严实实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回想起那天李导的样子。

那身材……

他们看向景予的目光非常复杂。

李导一定很厉害吧。

景予手里抱了一个大纸袋子,李泯手里也提了一袋。景予走进来之后,把纸袋放到桌上,左右看了看。

“大家今天都很忙吗?”

他这次还是延续以往的风格,除了例行的见面会之外不接受过多的曝光,演员如果在公众视野里以本身的形象出现的时间太多,进入新角色时,观众的代入感就会降低。

所以《造神计划》之后,应该是没有太多工作的。

办公区里的打字声猛然大了起来,小刘收回目光,咳了咳,“哈哈,是啊,处理一些合作邀请。”

景予了然地点了点头,“辛苦大家了,我们今天来是来给大家送个东西。”

小刘听到他用“我们”这个词,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牙酸。

绝对不是因为他没有对象。

此时,一直没吭声的李泯,拿着袋子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小刘顿感惊恐,怎么了!难道李导知道他那天起哄让小景予带对象,要清理门户了吗?!

然后,他就看见李泯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轻轻放在了他面前。

小刘愕然中,他们俩已经把小盒子分发了下去。

……什么情况?

小刘还在发愣,清空了袋子的景予就说了声再见大家,和李导一起离开了。

他眼尖,透过磨砂玻璃墙,还能看见他们一出门手就碰到了一起。

小刘:“……”好过分。

他正想把这个单身狗慰问礼物找个地方保存起来,周围就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卧槽。

一个已经拆开了盒子的同事呆滞地看着手上的东西。

最上面是一枚订制的胸针,然后是一卷胶卷,下面压着一张机票。

她呆了半天,小心翼翼地把机票拿出来看了看,是从海城飞往南半球。

要去南半球?去那么远干嘛?

她顿了顿,放下机票,再将保护良好的胶卷慢慢地展开来。

她的眼睛越瞪越大。

随着影像的出现,许多不为人知或是早已被人遗忘的画面,一帧帧地再现在经过洗印的负片上。

第一张胶片上是一片花圃,视角很小心。一只猫趴在其中一个光秃秃的花盆前,被周围盛放的花几乎埋住。

第二张是密密麻麻的书籍和影碟。

第三张是李泯第一次掌机时,垂眼调试器材的模样。

那天天气很不错,一个摄影师鬼使神差拍下了这张照片,私下递给了李泯。当时李导没什么表情,他们以为他不喜欢。可没想到,他竟然保存到现在。

第四张是十一年前,李泯第一部电影上映时,贴在谈笑的观众们身后的海报。

还有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

一部又一部电影从他的人生中走过。

光景快得像幻梦一样。

身边的人来了又走,新旧面孔频繁交替,唯有他不曾变过。

到了第十年的时候,变成了整个工作室的杀青大合照。

有个眉开眼笑的人在其中分外显眼。

再下一张,他走到了李泯的身旁。

他们在一个游乐园里合照。身边的人举着高高的v字手,李泯黑衣挺括,挺拔地站着,好像依旧什么也没变。

可在所有照片里,那是李泯第一次露出很浅很浅的笑容。

然后是他们在景予的家里、在海边、在厨房拍的合照。生活气息浓郁的背景,总是哈哈笑的男孩与看着他笑的人。

他们戴着同款手表的手腕靠在一起。

拨动表盘,就合成一个平平无奇的小桃心。

不知道这么老土的创意,他们怎么能凑在一起看得那么开心。

女同事怔了很久,发现这张后面就没有照片了,只有空白的、还未使用过的胶卷。

很长很长的一卷,像是还能记录下无数个瞬间的故事。

他们的未来,未完待续。

小刘不知道怎么自己也眼睛酸了。

他往窗外看出去,他们的车早已离开,没见到人影。

但他好像还能看见景予第一次走进来的样子。

那个时候,谁都没想过会有今天。

-

“林芳,我们这是去哪里?”

老大爷在飞机离地之前颤颤巍巍地问。

周林芳女士相较之下就淡然得多了,扣上安全带躺在座椅上,还顺手招呼机组人员给自己倒了杯茶。

“看样子反正不是绑架。”

老大爷一阵无语,哪个绑匪闲得没事用私人飞机绑架俩老头老太太啊!

窗外,地平线逐渐变成弧形,林立的高楼缩小成点,机身穿过云海,灿烂的阳光直条条地照了下来。

老大爷坐立难安地煎熬了十几个小时,虽然私人飞机上待遇很好,椅子放下去就是舒服的单人床,还有手艺很好的厨师时刻准备着服务,但他这心还是放不下来。

到即将抵达时,老大爷在黑暗中两眼一睁,炯炯有神,突然想通了。

“林芳,不会是你在珠穆朗玛峰那个前夫想拆散我们吧?”

周女士:“……”

她前夫离婚几十年了,早不知道上哪投胎去了,这老头子还没忘记珠峰姐弟恋呢。

她翻了个白眼,制止了他继续发散,“是我外孙子接我去玩!”

……哦!外孙子。

老大爷终于想起了他们一起去看过的电影里那个外孙子。

看起来,还挺有出息的啊。

他们在南半球一个国家停下来,机组人员提醒他们天气转凉,记得添衣。

套上厚衣服下飞机后,就有车来接他们。

在路上,他发现还有不少一个款式的车辆在路上跑着,跟他们去往同一个方向。

原来外国流行这种车……

老大爷嘀咕道。

等他们到了酒店后,李大爷又结结实实地震惊了一下。

大!实在是太大了!

平坦的土地上,坐落着许多个半球型的建筑,外墙是玻璃和金属,缀杂着蓬勃生长的蔓草和野花。

每一座建筑门前都用路牌写好号码,不同的客人被带往不同的区域。

乖乖……这不会一座建筑就是一个房间吧?

李大爷呆呆地跟在淡然的周女士身边,被带进了他们的房间。

玻璃是单向的。在里面看外面一览无余,外面看里面却一无所知。

给他们引路的人示意了一下,按下墙上的按钮,建筑正上方的幕墙缓缓移开,大片湛蓝天空涌了进来。

他们这一栋是视野最好的,夜里可以看到瀑布一般飞泻的银河。

李大爷傻眼。

“周女士,李先生,这是二位的请柬。”

侍者示范完各种配套设施的用法,把一个包装得很谨慎的小盒子递上来。周林芳打开看了看,随手把里面胸针递了一枚给李老头。

“看见没,这是入场券。”

她撞了撞李老头的胳膊,“你得要戴着这个才进得去。”

“进哪去?”李大爷依旧茫然。

周林芳望着远处一片忙碌但有序的景象,若有所思道:“应该是那种仪式吧。”

“啥仪式?”

“估计你没有的仪式。”

“……”

-

景予已经过了最紧张的时候,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他好像紧张,又好像不紧张。

窗外的天空蓝得过分,是近日以来最好的天气。好到他不敢相信,竟然真的又回到了这里。

他趴在窗边看着远处布置好的场地。

“我亲爱的景予……”韦妮终于到了,一脸我快要没了的虚弱样子,夸张地靠在墙上,“你就告诉我策划这场仪式到底花了多少钱,我一路上都被金钱的味道熏晕了……”

景予回过神来,对她笑道:“大家都到了吗?”

“到了到了,都在房间里拍视频发tiktok。”韦妮说着也从兜里拿出手机,开始拍这里的布景。

景予:“……”

“景予,我这段什么时候能发网上装逼一下?”韦妮的镜头从大吊灯上转下来,对着他道。

“下个月吧。”本只是随意一问,没想到景予回答了,韦妮愣了愣,听见他道,“有个综艺节目邀请,李导接下来了。”

韦妮:!!!

就是说要在节目里?公开?!

她一个激灵,正欲探听更多具体消息,

门就在身后推开。

进来后,李泯明显怔了怔,向她颔首,道:“打扰。”

看他好像要退出去,韦妮赶紧清醒过来,抢在他之前冲出了门。

“不不不不是我打扰了,你们忙,你们继续忙。”

韦妮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景予望着他笑。

四下无人之后,李泯终于微微地松懈下来。

他知道自己不太会出现纰漏,但还是为了那一点微末的可能而紧张着。

景予以为他还会像之前那样一板一眼地汇报哪里安排成了什么样,一切都毫无差池,准备就绪。

没想到李泯抱了上来。

把头埋在他的颈边,像受了委屈的大狗狗。

景予愣了一下,拍拍他,“累了吗?”

李泯在他肩上摇头,蹭了蹭。

半晌后很轻声地说:“没见到你。”

一整天没有见到你,不开心。

景予顿了一下,一整天的紧张都迅速消散无踪了。

有什么好紧张的。

有李泯陪着他呢。

李泯越来越喜欢抱着他,不管什么场合,不管什么时候,看见他就想抱着他。景予什么也做不成,就这样被他抱着。

他也不想跑。

李泯的怀里太舒服了。他可是唯一一个能体验到的。

“李导,”景予侧头对他说,“仪式结束之后想做什么?”

李泯半晌没吭声,隔了很久声音才闷闷地传出说:“去你喜欢的地方。”

“可是我比较喜欢家里。”景予道,“我想和你一起呆在家里。”

他们从前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家。

现在终于有了,真真正正的家。

李泯好像很短促地笑了一下,景予仅仅是感受到了来自他身体的轻微颤动,接着听见他低声说:“好。”

仪式在黄昏时举行。

韦妮早已激动难耐,对着空气打了一下午拳,宾客们终于可以进入场地了,她简直泪目。

其实来参加的也没多少人,除了工作室的熟人,怪人剧组的演员,景予的经纪人王哲,就是一对饭后遛弯一般自在的老人。

韦妮不敢小觑,连忙上去嘘寒问暖。

“您是景予的家人吗?”

老太太点点头:“我算是他姥姥。”

韦妮懵了下,算是是怎么个是?

她又问老大爷:“您是景予的姥爷吗?”

老太太面不改色:“他是我保安。”

老大爷:“……”

韦妮摸不着头脑,赶紧跟着进去。

仪式的流程很简单,没有一般新人那些繁琐的宣誓和交换戒指的程序,好像就是大家一起吃顿饭。

韦妮在餐台前翘首以待,左看右看看不见那俩人。

突然周围的烛盏里灯火燃了起来,与此同时,夕阳坠向海面,被吞没大半,好像炽热燃烧的光与火分散降临到了人间。

她猛一回头,景予和李泯走了进来。

穿着很古典的正装。

跃动的光线中,脸庞明净而美好。

韦妮搜肠刮肚,也只能想到一个词——交相辉映。

他们美得互相匹配,不分你我。

他们也没有进行多余的流程,一切尽在不言中。在场的人也都明白,这一顿饭象征着什么意义。

到最后,李泯终于把重磅炸弹抛了出来。

“我和景予在国外领取了结婚证。”他垂着眼,倒了一杯饮料给景予,“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正啃着大龙虾的李大爷顿了一下。

他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茫然地看向周女士。

周女士一点也没有给他解惑的打算,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刻,甚至还在众人的起哄之后,趁着众人不注意,塞给了他一个什么东西。

李大爷依旧迷茫:“林芳,他说他和谁领证了?”

“我孙子。”

“你孙子???!”

周女士翻了个白眼:“不是我孙子难道是你孙子?”

李大爷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他环顾在场,好像其他人都早知道此事,只有他一个人还在一无所知中震撼着。

李大爷委屈地快要哭了出来。

——早知道她孙子结婚,他好歹也包个红包啊!

气死他了!

而他不知道,李泯已经收到周林芳的红包了。

他一直将那个小红包揣回了国,才打开。

里面是一些捏得皱皱的老照片,都是景予小时候的,从穿着尿不湿喝奶到拿着暴力拆卸掉的玩具坐在地上哭,以及在各个景点的v字手傻笑游客照,还有第一次上学时抱着妈妈不松手。

最后一张是他的成人礼。

景予一手端着蛋糕,一手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嘴角咧得大大的。

后面便再没有照片了。

他的少年时期结束了。

李泯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才终于把照片都收起来。

景予洗完澡,倒在床上,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他翻了个身,问李泯:“李导,在看什么呀?”

李泯摇摇头:“没什么。”

外婆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景予知道他的黑历史曝光了。

景予点点头,没有追问,说:“我们来看电影吧。”

“好。”

墙壁上一整面都是投影仪,关了灯之后视觉效果极好。景予挑了一部意大利的爱情片,剧情不太新颖,但胜在情感充沛,结局还是be,他看得眼泪汪汪,连抽了几张纸擤鼻子。

好像一直在走神的李泯突然翻身,抓住了他的衣袖。

十分郑重地喊:“景予。”

景予愣了愣:“怎么啦?”

“……以后,我给你拍照片。”

景予很高兴地答应了:“好呀。”

李泯那双拍摄出无数影史名场面的手给他拍照,谁听了都开心得不行。

他不知道这开心的模样让李泯有多伤心。

很快,他被李泯扣着手,拽进了被子里,整个被蒙住。

景予愣愣地看着他。

光线隔着被子透进来,有些暗,但还隐隐能看清楚。

李泯捂上他的眼。

电影临近尾声,悠扬的插曲里,景予察觉他轻轻地吻了上来。

……

“你想要的最坚定的誓言是怎样的?”男主人公问道。

“永远对我保持诚实,永远对我坦白爱意,永不须我猜忌、生疑、嫉妒、试探,永不使我失落、等待、寂寞、悲伤。永远给我一切最好的情绪,永远做只沉沦在我这片海里的太阳。

可惜你无法实现。”

男主人公别过头去,启动引擎,说:“会有人实现的。”

女主人公沉默良久,笑了下,“是的,会有人实现的。”

不管在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一定会有人实现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上综艺~感谢在2021-09-01 00:00:00~2021-09-08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8073655、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歆崽、昱、18073655 2个;卡维利尔、顾长安、小柚栗、fumika、凌娉、52981650、姚京墨、清泫、19985060、璇玑、唐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 42瓶;弥安 32瓶;清泫、安泽之、掰个头 30瓶;枫糖 28瓶;☆ 25瓶;二水、之未之微 20瓶;月白风清 18瓶;d君、哟哟晴、甜文忠实爱好者、蓝鸦散、星杙、阿七 10瓶;泡沫半梦幻 9瓶;凌娉 6瓶;慕云、居居的依依 5瓶;\\\\(凸-凸)// 3瓶;沧泽、苏苏苏泠风 2瓶;炸阔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