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替身结束后他后悔了 > 还在当替身吗?
“我是一个替身。”

景予第365次在日记本上写下这句话。

天快亮了,霸总也快起床晨练了。他合上日记本,塞回床边的背包里,下床去做早餐。

两面微焦的全麦面包片,火候恰到好处的溏心蛋,还有一份严格按照比例毫无添加淡出鸟来的鸡胸肉蔬菜沙拉。

他把溏心蛋小心地摊进盘子里的时候,霸总正好擦着头发进来。

景予身前的流理台落下一片阴影,挡住了阳光。他抬头调动五官,露出惊喜而甜蜜的笑容——

“谢总,您起床啦?”

来人身形高大,梳着仔细打理的偏分头,穿着运动背心和短裤,肌肉线条明朗的手臂上滚动着汗水。

他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把毛巾搭在椅背上,低头戴上眼镜。

景予看样子就知道他是刚晨练过了,不禁低头看了看表。今天谢知安起得格外早,往常都是他去喊他才会醒的。

他觉得谢知安有什么心事。

但合格的替身最重要的修养就是,金主不说,他就不问。

反正他也没什么兴趣。

景予把早餐放到餐桌上,脱下围裙,在谢知安对面坐下来,熟能生巧地展现出仰慕且贪恋的眼神,犹如春水一般缠绕在霸总身上。

霸总的拿刀的动作僵硬了一瞬间,微皱的眉心透露出几不可察的排斥。

景予注意到了,没作声,撑着下巴,继续天真地微笑。

谢知安太好解读了,他这个人浑身上下就只剩下“规律”两个字,规律的起床时间,规律的运动,规律轮换的食谱,规律的上班路线,还有,规律地喜欢一个人。

因为喜欢那个人,所以他又多出了很多有规律的行为。

“中午有人接你去恒耀。”谢知安眉眼淡漠地吃完早餐,低着的头都没有抬起来,语调也没有一点起伏,好像刚才一瞬间的排斥是幻觉,“在那里等我。”

景予弯着笑眼,甜甜道“好!”

这是他的规律行为之一。

——去他旗下的恒耀商场吃午餐。

因为恒耀离林承的公司很近,近到林承一有需要,谢知安就能马上出现在他面前。

霸总当然没有收拾餐具的习惯,接下来他就该起身去衣帽间,穿戴得体之后出门上班。

但今天他脚步顿了顿,在去衣帽间之前加入了一个步骤。

“你每天,都不吃早餐?”他转头问景予。

景予一愣,然后喏喏地低头,双手无措地绞在一起,“我……我们管理身材需要,不能吃太多。”

谢知安看样子想脱口而出一句“那也不是不吃早饭,林承也不是这样的”,但他话到嘴边又停了停,最后咽了下去。

他知道景予爱他爱得过了头,可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听到“只想给你做早饭,自己随便应付就行”的答案,他也不想了解来自景予的半分深情。

谢知安绷紧嘴角,转头走了,没有答话。

景予独自在厨房里安静而温顺地洗着碗,在听见他开门、关门的声音之后,手里的帕子一摔。

然后噼里啪啦地把餐具全部塞进洗碗机里,摘下家务手套,脚尖把凳子踢回原位,做着扩胸运动扭动着颈椎回了卧室。

今天的谢知安怪磨叽的,为了在他面前保持人设,害他放着洗碗机不用,多洗了几个碗。

景予脱下严谨保守、符合霸总审美的老年格纹家居服,换上他最喜欢的史努比连体睡衣,把拉链拉到鼻子处,戴了副卡通墨镜,双手插兜,溜溜达达地下楼取外卖。

为了不被谢知安发现,他让外卖小哥放在了保安处的报废消防栓上。

保安大叔对这只史努比很眼熟,打招呼道“又背着家长吃外卖啊?”

景予羞赧地点头,说“对,老头子管得太严了。”

大叔手里端着碗小面,好奇道“吃的是什么?”

景予拎起袋子笑了笑,“螺蛳粉,肥肠面,芋泥厚乳热燕麦,山东大煎饼加双份肠儿。”

大叔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目瞪口呆,看起来那么瘦居然一顿吃这么多。

年轻人真是不可限量。

景予回到房子里,语音指挥智能家居拉开窗帘,打开投影仪,把空调降到18度。

一整面弧形的单向玻璃窗让明净的阳光洒了一地,他坐在地毯上,一边看着新出的灵异电影一边喝奶茶嗦粉。

——这才是年轻人的生活。

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吐槽。

“这男主演的什么,玻尿酸扩散到脑子里了?这表情狰狞的,观众被吓到不是见了鬼,是见了你吧?”

“这导演的运镜是从nba学的?唯恐观众不好意思为剧情呕吐,给大家找个吐的借口是吧?”

“求求编剧了,这么阴森、到处是血迹、怪声和人体断肢雕塑的房子,你们住了三天了,才突然灵光一闪发现这里不是正常人住的地方?那你们平时住的得是什么样的地方啊?”

“别别别,别瞪我,男主你干脆息影去鬼屋打工吧,为你尖叫的人一定比现在多。”

咬断一根酸笋,景予突然察觉了男主这股莫名的熟悉感来自哪里。

他嗦下嘴里的一口粉,调出详情页,演员表第一个赫然写着林承。

啧。

林承啊。

景予白皙手指按了按遥控器,继续播放这部烂到令人发指的灵异片。

画面中的人和他三分相似,只不过神情僵硬,嘴角仿佛被胶水糊住张不开,眼神犹如死鱼。

片里的人死死地瞪着片外的人,无神的眼珠竟透出几丝阴森。

景予捧住芋泥燕麦奶茶,面无表情地吸了一口。

林承和谢知安是发小,拿的是日久生情剧本,不过后来林家破产了,林承一朝跌落谷底,谢知安想帮他,就借机提出了追求。

但林少爷不能接受两人身份的变化,也不能忍受别人说自己出卖感情换资源,于是一边接受谢知安的帮助,一边严肃声明他是不会答应和谢知安在一起的。

多妙的解决方法啊。

“我不能答应你!”

投影仪里的男主抱着女主大声嘶吼,依旧无神的眼中流下大颗眼泪,把角色的痛彻心扉拿捏得入木三分。

“我这样的人,是不配有爱情的!”

景予意兴阑珊,他甚至可以猜到下一幕一定是男主推开女主,红着双眼转身离去,然后女主遇上了鬼。

果然,在林承好似摔跤一般用力地把女主推出去之后,景予就关了电影。

他盖上螺蛳粉盖子,推到一边,打开了肥肠面,同时打开了电脑。

景予叼着筷子,在界面上飞快地打着字,是《鬼宅惊魂夜》的影评。

不如说是吐槽更合适。

“今天博主去看了刚刚网播的《鬼宅惊魂夜》,看到一半,不禁对自己的职业前途产生了严肃的思考——要是恰这部电影的饭,要价一定很贵吧?金主爸爸什么时候来找我?……”

除了演员之外,景予还有另一个身份,电影评论人。

他并不是学表演出身的,而是学电影学的。

阅片量大、兴趣广泛、言辞毒辣犀利、深入行业内幕,都是让他在电影评论人里脱颖而出的优势。

就是很可惜,他的这份特长完全没有脸出众,也没有脸赚钱。别人都说,脸才是他最大的利器。

大学还没毕业,景予就背着父母留下的债务辍学签了出道合约,出道后因为被人压制,一直被抢夺机会,不温不火,利息越滚越高。

后来他遇上了谢知安。

谢霸总其实是一个很专业的金主。

只给钱、不谈爱,冷酷无情,不给丝毫希望。

景予也是一个很专业的替身。

只要钱、不要爱,温柔贤惠,无死角服务。

尤其是这个霸总还不需要他□□,顶多是同床共枕,偶尔把他当做另一个人发表肉麻情话,再偶尔发出一些冷酷的提醒,警告景予不要当真,他爱的不是他。

两人的合作就一直蛮愉快的。

只不过从谢知安今天的状态来看,愉快不了太久了。

要是他没记错,林承前不久的颁奖季痛失视帝,其他重要奖项又遇上强大对手,最后竟然一个有分量的奖都没拿下。

再加上他最近的作品频频爆冷,口碑走低,大粉脱粉,他估计该慌了。

慌了怎么办?

找谢知安呗。

景予敲下回车键,发布影评,正好吃得有点饱了,就放下电脑,去收拾行李运动运动。

谢知安是速战速决的人,对林承又毫无抵抗力可言,他估计自己会在三天内搬出去。

他在这里的行李并不多,几套简单换洗的便装、一些护肤品,还有就是谢知安送他的东西。

环顾四周,景予对自己的替身生涯再次感到了高度的满意。

定制了他名字的钻石手表——带走。

量着他的尺寸做的手工西装——带走。

意大利匠人耗费六年打造出来的情侣瓷娃娃——带走。

虽然没什么实用性,但转手一卖还是能卖个好价钱。

谢知安送给他的东西,留在这里林承看了也不爽,对吧?

景予特别的体贴周到。

把东西都扫进行李箱之后,他又有点儿饿了,回到电脑前,啃着加了双份肠儿的山东大煎饼浏览评论。

热评第一是叫“林承等我嫁给你”的用户,气势汹汹地骂他恰烂钱,黑林承已经成了你们这帮恶臭直男的政治正确了吗,有没有认真看过他的作品就开喷,我们林承真的没有背景自己打拼很努力,各位路人欢迎关注林承接下来的作品《xxx》《xx》和《xxxx》。

景予咬了一口脆肠,想起《xx》是前不久接触过他的一部电视剧,谈到签合同的时候制片方突然语焉不详,让他和经纪人在办公室里干坐了十几个小时,最后说抱歉你不适合我们的选角要求,我们另有打算。

他现在大概明白了,是被林承截胡的。

为什么让他准备好了前期工作推了档期准备签合同的时候才竹篮打水一场空,也很好解释。

林承认识他。

他知道他的身份。

他为此感到不满了。

他也想要试探,谢知安对景予,是不是认真的。

这也需要试探?跟谢知安关系那么好,直接问不就行了,肯定会得到你满意的答案的。

夺人钱财犹如取人性命,景予气鼓鼓地叼着煎饼,没有再去看后面一片“哈哈哈哈”“博主牛批”的评论,敲着键盘回复“林承等我嫁给你”。

电影宇宙我发现林承其实挺会演戏的,希望他以后好好演。[诚恳jg]

作者有话要说予予老阴阳人了。

开文啦!这篇是演技逆天美强惨乐观受x不懂感情美强惨冷漠攻

反正就,互相救赎v

渣攻追不到妻哈,攻是另外一个,保证超级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