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替身结束后他后悔了 > 还在当替身吗?
李泯并没有问问景予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打算。他并不了解景予的过去,可要是这种事情都要景予来跟他解释动机的话,他们还怎么一直合作下去。

反正那些针对景予的手腕,他一个个掰断就行了。

驶出恒星大楼,漆黑如墨的车身在道路右侧驰骋。

“住址?”

“……金泉花园。”

景予看了看表,2230,是他平时的装睡时间了。

——他在谢知安身边的时候,为了顺应霸总的老年作息,这个时候就该喝完牛奶,换上老年款格纹家居服,裹得厚厚实实地躺在床上了。等到谢知安入睡前,再满眼依恋地凑过去给他一个吻,说“晚安”。

——虽然有99的时间都是被谢知安嫌恶地挡回去的,因为林承不会这样做。

他现在可以有自己的作息了。

听从自己的感觉真不赖。

景予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回想着今天都做了哪些事。

大清早去试戏、签约、加入李导工作室,又去参加了晚宴,还去公司解了约,如果不算上中间睡的那一大觉的话,简直堪称紧锣密鼓,他们都从城东跑到城西了。

可是这样密集高完成度的行程,他也走得并不累,反而觉得他还可以再工作一下。

从前工作一天下来他就像脱了水的鱼,趴在岸边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

可和李导在一起却总是轻松、从容。好像是……因为他已经把最忙最累的部分都周到地完成了,把明亮华丽的舞台都仔细地搭好了,景予需要做的只有最后一步,登上舞台。

他从未体验过这种可以把全身心都托付出去的强大信赖感。

好像就没有李导做不成的事。

景予走神地胡思乱想着,一大片辉煌的灯火忽然掠过车窗,他一呆,惊呼着趴到窗边,鼻尖抵着玻璃望向窗外。

车子很快在路边停了下来。

李泯斜过目光望出去,看见了高大的一座摩天轮。

客厢外悬挂的霓虹灯牌,照亮了夜幕下璀璨热闹的城市角落。

“在看什么?”李泯问。

景予转过头来,亮晶晶的眼睛里倒映着那片灯火,光打亮了他的半张脸,忽明忽暗里有种让人过目难忘的童真。

“游乐场。”景予嘴角勾的弧度很大,笑得卧蚕更加明显,“是新建的游乐场。”

那是很好玩的地方吗?

李泯垂眼思索。

景予过够眼瘾了,坐回了原本的位置,呼出一口气,轻快说“咱们走吧李导。”

李泯顿了顿,静静地往前驶去。

“小祖宗!金鱼!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刚上楼,在门口蹲了老半天的王哲就弹了起来,拿起手机嚷嚷,“你这一天被人绑架还是劫持了,愣是一个电话都没接,一条消息也不回!我以为你跟李泯一挑一去了呢,医保都给你买好了!”

景予这才想起被自己静音了一整天的手机,赶紧掏出来一看,四十多个未接来电,密密麻麻的未读红点和弹窗,看得他头都大了。

“对不起啊王哥,李导带我办事去了,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记得看消息。”

景予歉意道,“但是为什么我要和李导一挑一?”

“……”王哲嘴唇嗫嚅了一下,“那不是,那不是看着他特别凶么。”

李导果然长了一张望而生畏的脸。

两人进门坐下,王哲照例掏出平板,兴奋地给他念行程安排——说实话,自从他和谢知安签订合约之后,他就没有接到过这么多工作过了。

“剧本会后天就开?李导不愧是人间快枪手,行走的高效率机器……”

“开完就试造型?啊这,这么快人都定好了吗?在国内试还是国外试?”

“……人物背景学习课?西方社会体系详解?英语口音模仿课?角色理解论文???”王哲呆住,“什么,不应该是访谈综艺买通稿吗,这都是什么工作?”

正在努力清除红点的景予茫然地抬起头。

“啊?”

他眨了眨眼,意识逐渐回笼,保持着学生时代遗留下来的警醒,谨慎而警惕地问了一句“……多少字?”

王哲“八千打底,上不封底。”

景予面无表情。

王哲见他淡然,也跟着松了口气,“哈哈,我就知道对你来说应该不是多大问题吧,不过区区八千——”

接着就见景予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虚弱地抬起手“快,我要吸氧……”

王哲“……”

在他投入热火朝天的学习的同时,谢知安心头也渐渐火起。

他觉得最近可能是水星逆行,以至于身边事事不顺。

林承对出演的一部青春剧很看重,对他提了两次。谢知安就追加了几笔投资,把原本的中小成本制作抬成了上亿投资的大项目,倒也不全是为了哄他高兴,而是谢知安相信,林承一向什么都能做好,这次也一样不会辜负他的投入。

但制作方原本就是为了拍一个中小成本青春剧而组出来的团队,几乎没人有担纲大制作的经验,拿着大笔的经费不知道怎么花,布景、演员、后期都还是原定的成本,多出来的钱对整部剧的提升几乎看不见——哦,或许提升在他们的食宿上。

片方天天聚餐组局,吃最好的喝最好的,美其名曰拉近合作关系,但连谢知安都在常去的酒店撞上过他们几次,一群人喝得醉醺醺地出来,胳膊搂着肩膀,头靠着胸膛,满脸红光,见了他还大声喊一句谢总好。

丢脸得他都不想在生意伙伴面前说认识这群人。

只是这样倒也罢了。

林承还不回家。

自打订婚以后,他就没怎么见过林承的面。

知道林承对他的事业无比热爱,也正处于上升期,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

但谢知安每当回到冷冰冰的家里,看见房子里只有一盏感应灯亮起来,照亮了玄关,而灯光隐映下的其他地方都一尘不染、毫无变化和生活气息。

他都感觉到一丝细微的冷清。

谢知安脱了鞋,没开灯,沉默地躺在沙发上。

智能管家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关心他,机械声问“主人,需要开灯吗?”

谢知安静了静,问它“你会说欢迎回家吗?”

“暂不支持该功能,小管家正在学习中,请尝试其他功能。”

“你会说\039你回来了\039吗?”

“暂不支持该功能,小管家正在学习中,请尝试其他功能。”

小机器人叉着腰,姿态很萌,屏幕上的表情是困惑,仿佛在奇怪这个人类为什么要为难它一个没有大脑的机器人。

程序飞速运转,它又弹出一条提醒“您是想和小管家对话吗?请尝试输入对话内容。”

谢知安盯着屏幕上的输入框,顿了很久。

他抬手,输入了“欢迎回家”。

小管家接受到了指令,机械声重复播报起来“欢迎回家!欢迎回家!欢迎回家!欢迎回……”

谢知安摁住它的脑袋,带着点怒意制止道“你没有点智商吗?一直说干什么?”

小管家无辜而欢快地回答“这个问题我知道,主人,我没有脑子!”

谢知安欲言又止的一句话咽了下去。

他是个人,为什么要和机器人争执这些。他是不是疯了。

他呼出一口气,只觉得更疲惫了,“开灯吧。”

调节好亮度的夜灯亮了起来,他脱下外套挂上,大步走往浴室,决定先泡个热水澡缓解一下倦意。

浴室的灯也亮着,一切干干净净的,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包括别人的剃须刀、歪斜的电动牙刷、小一号的杯子、乱七八糟的护肤品,还有早就放好的洗澡水。

谢知安自然而然解扣子的手就顿在了胸前。

他觉得不对劲。

心头蔓延开古怪而别扭的情绪,他抗拒这种别扭。

他居然,不适应现在的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路过游乐场,景予的目光在上面停留了一分四十秒。

他好像很喜欢。

如何建立一座游乐场?

——李导的小本本上又新添了一条内容。感谢在2021021603:27:47~2021021802:28: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哈哈哈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灯盏细辛2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