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替身结束后他后悔了 > 还在当替身吗?
景予举着罐子,回过头,“李导!”

他的眼睛是亮的,声音轻快,好像很高兴。

李泯的目光在景予的脸上掠过,冷冷淡淡地坐到会议桌的那头,只轻轻“嗯”了声,拿起桌上的剧本看了起来。

韦妮被冻到了,她一个激灵,斜过目光,对景予夸张地挑了挑眉,小声用英文问“虽然他很英俊……但是他一直这样冷漠吗?”

“不是的啦,冷静只是他的工作态度,其实李导很热情的。”景予试图让她不要对李泯有所抗拒,他想了想,张开双手努力地比了一个超大的圆,“有这——么热情。”

韦妮顿时一副被逗笑了的表情,拍了下他的肩膀说,“你真的是个可爱的小伙子。”

“cute”的音节落下很久之后,剧本才被轻轻放到了桌上。

李泯将两份剧本分别推向他们,依旧没有表情,言简意赅“修改版。”

修改版的意思是,台词被替换成了全英文。

韦妮拿起来就迅速地往后翻,试图找到自己的校园清纯女神戏份在哪儿,但看着看着却不知不觉地陷入了剧情里,表情越来越夸张,细长的眉挑成了拱形。翻到最后一页之后,她惊叹地“o”了声。

“难以想象,不可置信,精妙绝伦——”她绞尽脑汁一连用了好几个形容词,最后盯着景予道,“你这样可爱的男孩真的能胜任这个变态的角色吗?”

她兴奋地对李泯道“李导演!或许你接受反串吗?”

景予“………???”

刚刚还喝了他的旺仔!现在就要抢他的角色!成年人之间的友情怎么那么经不起考验!?

李泯波澜不兴地望了她一眼。

韦妮脑子一打结,舌头立刻拐弯——“呃我觉得,其实女主的角色也不错,我挺满意的。”

“那就好。”李泯低头,在剧本上打了一个标记,“三小时后试造型,八小时后主创团队集合,飞南半球取景。”

“……”韦妮难以置信,即便是她合作过的最心急的导演,也不可能刚和演员见完面就开拍的,这中间跳的步骤是有点太多了吧?

剧本会的内容不该是提意见、等待编剧再修改出最终版吗?为了保密,直到今天才给她看完整剧本就算了,居然连修改也省了,原来著名的李泯导演的剧本会指的就是“把剧本给你们看看”会吗!

韦妮忍不了了,拍桌而起!

她愤怒地看向景予,试图唤醒他同仇敌忾的精神,“五个小时试造型怎么够!哪有安排得这么紧的,我可以向演员工会申诉吗!”

景予一点也没有被她唤醒血性,非常自然且老练地请她坐下,“淡定韦妮姐,李导一直是这么快的,习惯就好。”

在经历了一天签三次合同之后,景予已经成长了,不再是会为李导的速度大惊小怪的人了。

就算是李导说他要十天拍完整部电影,他也丝毫不会露出意外的表情了。

别的导演十年磨一剑,挠秃了头发愁大了肚腩才拍出一部看得过去的作品来,而在李泯手里,那些艰难痛苦的产出过程仿佛不存在,他好像有一个“脑洞成真器”一样的外挂,脑子里设想的东西很快就能成为镜头。

什么拍摄手法、画面构图、场面调度、演员选拔……通通称不上困难。至少景予从没有见他犹豫过、动摇过。

也没有见他停止过,休息过。

就好像一个完美无瑕的机器人。

要是他追的那些文的作者也能有这种buff,他就不至于每天痛苦追更了。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不可能所有人都是李泯那样的天才。

他追的作者能日更他就很开心了。

李泯抬起了头。

瞬间,韦妮又自动消音。

她欲言又止半天,才扭捏地道“……也不是不行,但是李导演您能不能多留一天时间收拾行李?我行李超多的!”

李泯一动不动。

韦妮“……半天?”

李泯还是没有应声,韦妮的底气弱了下去,试图再砍价一次“……要不三个小时?”

“一天。”李泯打断了她,“你的戏份后推一天,尽快赶来。”

韦妮猝不及防,摸不着头脑。

李泯的目光往她身侧一掠,顿了顿,“景予先跟我走。”

他转而问景予“要推迟吗?”

景予连连摇头,“不不不我可以!我随时可以出发!订我的机票吧!”

李泯微顿,说,“不用。”

什么不用?

这下景予也摸不着头脑。

直到八个小时后,他战兢兢地系好安全带,双手放在膝盖,乖巧端庄且紧张地坐在座位上时,才知道李导的意思是——不用订机票。

因为他们坐的是定制航线。

也就是俗称的,包机。

………

怪不得要统一出发呢,包一班可比给全剧组订机票费事多了。

不过剧组其他人都有这么多东西要收拾吗?整班飞机上只有他和李泯在,还顺带捎上一个一上飞机就睡得开始打呼噜的王哲。

难道李导还要再包另外一班?

景予费解。

飞机平稳飞行后,李泯解开安全带,在与他隔着一个走廊的地方打开了桌板。

景予赶紧也掏出了自备的小餐具,紧张地问他“要吃饭了吗要吃饭了吗?”

李泯的目光在他的哆啦a梦小铁勺上停滞了足足五秒。

然后无言地把手上用来工作的平板电脑轻轻放了回去,双手缓缓放回桌面上,平静道“嗯,吃饭了。”

景予眉开眼笑。

小餐具是他在幸福大超市买的,买一副送个保温盒。虽然便宜,但是质量很好,切起大排骨来毫不费劲。

定制航线都是为富豪准备的,机上的机餐也很贵。如果是谢知安包的机,他一定敞开了小肚皮吃个够本,但是鉴于是李导出资,他决定守护一下李导的钱包。

——为了给他解约,李导已经花了很多了!

于是他吭哧吭哧地吃完了两人倍的份量。

像发觉了他的意犹未尽似的,李泯对机组人员道“再来两份。”

景予的一口薯条噎在嘴里。

内心开始疯狂抓墙。

啊啊啊其实他没有那么能吃的啦!!他是很有职业素养的好演员!!!真的有严格在控制身材的!!

他只是肚子里有亿点点空虚罢了!!!

景予绝望地看着空乘小姐又上了两份餐,一份放到了他桌上,一份放到了李泯桌上。

看吧,人家机组人员都不相信他一个人要吃四份!

李导你为什么觉得那么自然!

他扯动嘴角艰难地笑了一下,又迅速收回这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面无表情地盯着桌上的菜,破罐子破摔地开始干饭。

吃完之后,李泯又把那一份推了过来。

“不用了——嗝,”景予整个人被这个嗝带得耸了一下,迅速地捂住嘴,小声说“我很饱很饱了。”

李泯推动餐盘的手停了下来。

“好。”他说。

接着他才按动呼叫铃,让机组人员过来收餐盘。

景予这才发现李泯一直没有收拾他的桌子,一直等到自己吃完了三份饭才一并清空,像是……怕他一个人吃尴尬似的。

……李导真是。

绅士的人啊。

景予谢绝了空乘小姐的帮助,去清洗餐具时,抬眼看见镜子里雾蒙蒙的自己。

二十二岁了,他已经。

离家里破产已经过去三年了。

如果他没有辍学,下个月就该大学毕业了。

小时候他也是个挑食的小少爷,从十九岁那年之后,他的胃口就变得异于常人的大。

看过多少医生也没有办法,诊断结果只有一个应激性暴食,建议他去看看心理科。

好在他并没有出现健康问题,除了吃得多,没有影响到生活。

只是难免会面对一些异样的打量。

其实他不在意的。

他放下小餐具,捧起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手指推着嘴角往上扬,露出几颗整齐的牙齿,眼睛跟着弯起来。

回到座位上时,李泯在专注地工作。

景予开了一罐旺仔牛奶,心不在焉地背剧本。

王哲依然响亮地打着呼噜,还在放倒的椅子上翻了个身,吧了吧唧嘴。

空气里静得令人心悸。

舷窗外的机翼上开始反射着日光的时候,李泯终于做完了工作,放下电脑,想要闭目养神。

闭眼假寐的景予听见声音,睁开一只眼睛偷瞄他,见李泯依旧冷静沉着、有条不紊,他忍不住出声。

“李导,”他干巴巴地说,“我有个问题可以问一下您吗?”

“什么?”

景予扯了扯小被子,努力把自己盖得更严实了一点,才感觉这个问题没有那么的社会性死亡——

“您觉不觉得我吃得太多了?”

李泯动作慢了一拍,才有些不解般的道“为什么?”

他瞥了景予一眼,收回目光,“你还在长身体。”

景予一呆,赶紧又从小被子里挣扎着露出头来,急促道“我已经二十二了!不长了!”

“还小。”

李泯推上了桌板,扣着双手放在腹前,靠在椅背上。

虽然这话没什么内涵但是从李泯口中说出来就是莫名的令人不好意思是怎么回事?

景予又把小被子扯上来,盖得只露出眼睛,脸有点发热。

好半天他才小声说“您真是个好人。”

“做您的粉丝太开心啦。”

这句话勾起了李泯心中的疑惑。他有一个问题,困惑很久了,他微微偏头,问景予

“我是你的偶像?”

景予露在被子外的眼睛盯着他,点点头。

“一般人会有很多个偶像吗?”

李泯又问。

为什么他是景予的偶像,韦妮也是景予的偶像。景予还有多少个偶像?是只有他这样,还是所有人都这样?

李泯不解。

景予被他问懵了。

他想了想,不确定地说“应该……是吧?很多人都喜欢爬墙来着。嗯……爬墙的意思就是喜欢着一个偶像同时又爱上了另一个偶像的意思,但不是不喜欢本命的偶像了,只是心分成了很多瓣送给了不同的人。”

李泯在自己的词汇库里找到了一个近义词。

表情微微凝重了起来。

……是红杏出墙的意思吗?

李泯无言地顿了顿,瞬息后点头,表示明白了。

原来偶像不是只可以有一个的。

他好像误会了。

李泯不太知道如何形容当下的感受,从过往的人生里截取一段类似的经历出来的话,大约就像是曾经有一段时间,奶奶病了,不能养猫,就把院子里那只白猫送到他的家里来。

那猫脾气不好,好在安静。没人逗弄它的时候,就趴在窗台上晒太阳。

李泯有许多事情要做,老爷子从不对他放松一刻,他自己也并不喜欢休息。

只有偶尔有空闲,去给它添一次猫粮。

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交集。

可当奶奶病愈,把白猫接回去了之后,他经过傍晚的餐厅,下意识地掠了一眼窗台上,那里只有斑驳的夕阳,没有猫。

那时的感觉就和当下相似。

他其实感觉胸腔上部的地方有点闷,但那里是肺和气管,他特地去做了检查,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为什么会不舒服?

从小到大他的所有老师都没有讲过会有这种情况。

这个疑问就成了陈年的谜。

老爷子说一个疑问不能遇到两次,第二次还没有解出答案是效率低下的表现,别人可以这样,李泯不可以。

但他垂眼看着地面,有些困惑,又隐隐有些预感——只怕他第二次还是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

他索性闭上眼,用休息强制戒断对这个问题的在意。

景予则陷入了沉思。

……等等!

他联系了前后语境,心里出现了不妙的预感。

李导,这不是说他……渣的意思吧??

景予想了想,有点着急起来,他干脆冒出被子,就差跳起来了,声音很大,还有点焦急

“但是你是最重要的,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你看你看!”他用力地坐起来,让李泯看见自己,用手臂在头上歪着比了一个夸张的心,“我没对别的偶像比过心啊!李导你是第一个!”

他的手举得高高的,小毯子一晃一晃的,有点限制了他的动作,显得有一点点笨拙,他不顾把滑下来的被子撩上去,着急地大声道,“你是我的本命!”

景予猝不及防地被李泯伸手挡住嘴。

李泯动作比他还快,甚至称得上有点急促了,景予一愣,迅速地眨了几下眼睛,目光一转,看见李泯的耳廓怎么好像有点红。

他的手掌静止了几秒,才收回去,闭眼,镇静道“知道了。”

予予迷茫jg。

他怎么感觉李导又理解错误了什么词义?

“那个……你们说完了吗?”

王哲弱弱道,“醒了半天了,我就想借道去上个厕所……”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22003:46:25~2021022121:36: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茄茄24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二三5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老子真的可爱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山寻双2个;cathere、一二三、海棠书屋、今天更新了吗?、茄茄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毛毛虫41瓶;纸中月、子琅10瓶;257864907瓶;鑫仔2瓶;云上、lor咯、一弦一柱思华年、阿加,阿蓝、哦吼1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