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替身结束后他后悔了 > 第25章 二更合一
李泯愣了一下。

去……景予家吗?

他还没意识到这个行为有什么意义, 景予又对他晃了晃手:“李导!外面太热啦,赶紧走吧。”

他们离得其实有一段距离,李泯却好像能看见景予脸上的神情。

像他刚摔在雪地里一样,睁大眼睛, 嘴角下撇, 盼着有人拉自己起来。

李泯初步分析, 这应该是茫然、无措、害怕的情绪, 景予果然还不太适应到处飞的生活,甚至也在害怕着一个人面对难以入眠的深夜。

……?

他好像还擦了擦眼泪?

李泯也无措起来,原来有那么害怕吗?

他是不是, 该早一点提出,送景予回家?

……

在景予的角度,他只看见李导萧萧索索独自站着,气场莫测乃至有些阴郁,像一只在雨中湿漉漉的、无家可归的大狗。

明明是他接出了李导,却要让他一个人离开, 李导会不会有被抛弃的感觉?

会不会觉得,他好像也没那么守信用。

景予开始严肃地谴责自己。

应该早点想到的,不该在这个时候才提出来, 让李导觉得他好像是看他可怜才无奈为之的。

景予小跑了回去,拽着他就跑。

“我早就想说了,但是怕李导不习惯住这么小的地方!”景予道, “……我家里还有很多奶酪饼干!”

李泯又一次被他拉着走。两人的角色好像跟在拍戏时的那次互换了似的, 那次是他带景予去他住的地方,这次是景予带他去自己家。

……

也算是,扯平了,对吧?

他盯着景予的背影, 几乎没生出拒绝的想法。

李泯从没在别人家留宿过。

哪怕是很小的时候,学校里的小朋友们流行去好朋友家过夜,这样的活动也没有人邀请他参与。

其实爷爷也是不准他参与的。

“除了李家之外,哪里都不是你的归宿。”老爷子那时在书案前垂着眼写一幅草书,语调冷淡极了,“向着家里人,才是你该做的。”

在外,应疏远、戒备、警惕、防御。

在内,该宽容、忍让、奉献。

李泯从小就学得很好。

他有时在车上会看见外面的小孩儿三五成群,手拉着手,胸腔中腾起无法捉摸的感觉,像一点点酸,还有一点点刺,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而当司机问他:“那里有小少爷认识的人吗?”

他便回过头,平淡地轻声说:“不认识。”

于是,墨色玻璃便徐徐上升,牢牢遮住了窗外的景象。

……

那种久违的酸漫过肺腑。

酸得他心脏搏动的速率也变得快了起来。

让身体反常的,是坏情绪。

可是——

李泯无措地想着。

此刻的情绪,好像不坏。

……

景予开了门,按亮灯。

靠谱的王哥给他安排了靠谱的钟点工,一个月过去,房子里依然的光洁如新的。

他入目就是自己花里胡哨的装饰品和毛茸茸的皮卡丘地毯,心跳忽然一滞。

……他这样,是不是,看起来特别幼稚。

他余光看见李导都傻了。

一动不动的,可能是不知道怎么落脚。

景予立马把地上的小地毯卷起来放在墙角,从鞋柜里艰难地挑出了一双普普通通的家居拖鞋给他,在他换鞋进屋之前,把桌上的小手办一并抱起来,塞回了自己房间。

李泯怔怔地,低头看了看景予给自己找的那双拖鞋。

鞋头还有两朵白瓣的雏菊。

景予原来喜欢这样的。

他又抬头,环顾房子里的环境。

明亮的暖橘色和浅浅的原木色是主基调,每个角落的色系高度一致,搭配协调。被压出人形的懒人沙发放在落地窗前,沙发上有太阳花型的抱枕,和耷了一半在地上的毛茸茸白色小毯子,桌上反叩着一本没看完的书。

看一眼,就让人温暖起来。

这里是,有个暖洋洋的人在生活的地方。

李泯想到自己住过的所有房子。

白色、黑色、简单的线条、原始的装饰。连阿姨来打扫时,都不知道打扫什么。

景予会不会……很讨厌那样的地方。

太冷了,把他周身的温度也拖累得低下来。

景予气喘吁吁地收完了东西,转头看见李泯还在门口站着,不禁茫然道:“李导……您进来呀?”

他犹豫地指了指沙发——“坐,坐那里?”

李泯中止反思,视线迅速下扫,闷不吭声地换了鞋,端正挺直地在沙发上坐下来。

太阳花抱枕就在他身边,像对着他笑似的。

李泯一动不动。

景予:“……您先洗个澡?”

李泯直直地盯着地毯,僵硬道:“……你先。”

“其实……”景予欲言又止,止言又与欲,“……有两个浴室。”

李泯突然站了起来。

景予给他指道:“那里就是……”

话音没落,他就直愣愣地走进了浴室,关上了门。

景予:……?

猫猫挠头jpg

他其实想说那里是他洗澡的地方,李泯用的在另外一边。

但是李导想用他也没意见,景予去衣帽间找了几套没拆封的衣服,准备给他放到浴室门口。

找着找着,他突然手一停顿。

……我透。

那个、那个、他……

他他他……他买的内裤的型号……李李李导穿得下吗?

他脑子里可不是废料!!

景予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打开手机搜索外送,他倒是找到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可是……

给别人买这种东西好奇怪啊!!!

景予闭着眼睛,盲目下单了各个型号的款。

下完单,景予扔开手机,终于沉住了气。

然后在地毯上来回打滚了无数次。

救命救命!!他今天都在干什么!!?啊啊啊啊!!

发泄完让自己脚指头能抠出一座梦幻城堡的尴尬之后,景予抓起手机,看了一眼送达时间,并轻手轻脚溜出去听了听,浴室还没有响起水声。

确定了李导和外卖都还有一阵子,他飞奔去另一间浴室,用此生未有过的速度飓风洗澡,随手吹了吹头发,炸着毛就跑了出去,等待外卖小哥到来。

李导那边依然没有声音。

景予仔细看了看,门下没有透出光来,里面连灯都没有开。

好家伙,李导是进去打了个坐吗?

还是,不知道怎么开?

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景予还是尽心尽力地小声提醒道:“李导,灯在右边,把防水板推上去就是了。”

过了两秒,浴室里终于亮起了灯。

……咦。

难道李导真的不知道?

景予立马再次提醒道:“浴缸放水是那个红色的按钮,花洒是橙色,柜子里的毛巾都是新的,左边有拖鞋和牙刷……”

像是接受到了语音指令的机器人似的,里面的人终于开始动了起来。

很快,水声就稀里哗啦响起。

景予松了口气。

正好外卖送到了,他等小哥走后,才打开门拿了进来。

并尽心尽力地放进专用小洗衣机里过水、烘干,放到浴室门口。

等把这些都做完,李导还没结束。

——原来李导也有做不快的事情啊。

而他折腾了半天也不困了,干脆躺在沙发上,看起了那本出门前没看完的书。

说来可能不好相信。

他看的是《红楼梦》。

一开始只是想多温习一些小时候没看懂的经典书目,积累些阅读量,没想到越看越上头。

他发现小时候看不懂果然是有理由的,比如贾宝玉刚入学那一回,香怜玉爱两个人的性别他一直没搞明白,同窗们为什么讲宝玉和秦钟的八卦他也不明白,明明大家都是男孩子啊。

现在他才看懂了,啧啧称叹。

同性相爱的故事,原来从古有之。

谁都不该被当成异类对待。

翻了好几个章回,浴室才传来了轻微的推门声。

吱嘎。

……

李泯一关上门,就直直地站在门后。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可他感觉自己是乱的,从头脑到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乱的。

他看着眼前的场景,却觉得自己好像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迟钝。

他给眼下的状态找了个形容词。

还有……

紧张。

肌肉紧张,浑身绷紧。

他无声地站了很久。

才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景予小声地说——“灯在右边。”

李泯像终于接收到了指示,赶紧开了灯。

灯亮之后,一切都无所遁形。

他怔怔的,看见洗漱台上有不同颜色的杯子、歪斜的电动牙刷、一堆不知名的护肤品。

架子上挂着毛巾,浴缸边放着香薰。

还有卡通图案的拖鞋。

直到又听到下一步指令,李泯才开始脱掉衣服,洗澡。

这次澡他洗得格外漫长。

好像不敢出去似的。

他甚至把鼻子以下的部位都没进水里,想把自己埋起来。

水变凉了都没察觉。

好久好久过去了,他才想到,是不是该出去了。

李泯缓缓地从水里站了起来,

等他裹上浴巾之后,动作又停滞了。

……

他该穿什么衣服?

景予的吗?

……

景予正要放下书,突然想起李导应该……

他默默地又把书举了起来,挡住视线。

门吱嘎开了。

看书,很显然不是那么的管用。

书页上方露出了李导沾着水珠的脑袋。

书页下方出现了浴巾的下半部分。

景予:“……”

他无声地,转了个方向,逼迫自己继续专心读书。

李泯垂着头,站在浴室门外的地毯上。

眼睫毛上挂着水珠,还有水滴从脸颊侧面流下来。

他凝重地看着面前放着的衣服,最上面是六七种不同尺码不同颜色的内裤。

他其实……只需要一个。

///

浴室门又重新关上。

景予屏住的那口气这才吐了出来。

太刺激了,这过分刺激了。

这是他该看到的画面吗?!

片刻之后,李泯才再次推门走了出来。

还好景予有段时间喜欢oversize,家里有一堆大号的衣服,才让李导能够衣衫完整地出来。

景予放下书,扯起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李导,喝点什么吗?”

李泯顿了顿,摇摇头。

明明是很正常的流程,可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

景予立马站起来,带他去客房,“今晚您睡这儿吧。”

李泯点点头,照着指令往前走。

等他进了房间,景予才放松下来,倒了一杯牛奶,一口闷掉。

他刷了牙,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准备入睡。

一分钟。

三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

他猛地睁开眼。

睡不着!!!

不止是时差没倒过来,他现在大脑根本就处于极度活跃状态,压根静不下来,脑海里循环播放着这些天的每一幕。

不是反复重播李导牵着他的手就是重播李导刚刚的样子。

低垂着眼,有些无措,静静地、乖顺地站在那里。

虽然个子那么高,肌肉线条结实流畅,看起来一拳能打三个李浪。

但他那一瞬间的神情,偏偏就是能用乖巧来形容。

好像不知所措,正在等着老师布置任务的小朋友。

…………

停不下来了。

越想,越遥远。

景予又回忆到他第一次看见李泯电影的那天。

他还在国外上学,和一群朋友出去看电影,影院里立着的无数海报里,出现了几张陌生的中国面孔。

他愣了愣,看见导演的位置上写着李泯。

他在想怎么会有人叫这样的名字。

叫敏也好,珉也罢,甚至同音的其他字,总归是寓意很好的,象征着父母对孩子的祝福与期盼。

可是泯的意思是,消除,丧失。

不仅看不见一点期望,甚至都能感觉到让人钝痛的恶意。

他好奇得很,丢下其他朋友,独自买了那场电影的票。

那是李泯的第一部院线电影,他终于脱出了小众影人的身份,让许多票仓国家的人都能看见他的作品。

看那部电影的时候,景予的眼睛一直亮晶晶的。

他第一次感受到,“才华”是可以具象化的,哪怕隔着万水千山,隔着屏幕、虚构与次元,也能有直击心灵的震撼。

他去网络上了解李泯,除了作品之外便再没有只言片语,连合作演员也对他知之甚少,在访谈里也就说一声“他很冷静”。

在许多年的资料累叠下,景予脑海里塑造起一个沉稳、冰冷、镇定,才华横溢又神秘莫测的形象。他甚至想过李泯是不是一个团队,如果他是一个人,怎么会有这样毫不出错、毫不情绪化的精密大脑。

直到真正认识了李泯。

他发现李泯就是李泯。

他有自己的长相、自己的思维方式、自己的行为轨迹,别人把他当机器,可他不是的。

他就是李泯。

他不是不会,不是不能懂。

他只是一个在最基本的家庭教育中,就被剥除了人格的……小可怜。

景予攥紧了被子,一个翻身坐起来,越想越气,恨不得再冲回远云庄园跟死老头子单挑。

在他的想象里,已经给死老头子一个左勾拳,上勾拳,右勾拳——

在他颅内斗殴到高潮的时候,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景予模拟勾拳的动作一滞。

然后立马收回手,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发现有撮毛实在没法压下来,干脆赶紧戴上了睡帽。

他爬下床拉开门,睡帽尖尖上的毛绒球耷拉了下来,垂在脸上。

景予眨了眨眼睛。

“李导?”他伸手开了灯,有些心虚,“您还没睡着?”

“……”李泯抿了抿唇,“听见你这边有动静。”像在打架。

景予余光瞥了眼被rua成一团的抱枕,再次心虚地往右挡了挡。

是这房子隔音太差了吗?还是他动静太大、李导耳朵太好使?

来都来了,他总不能把人赶回去。

看样子两个人都精神抖擞得很。

他侧身让出路来,“随便坐吧李导。”

于是他跟李泯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小沙发上,面面相觑。

“那个……”景予沉思片刻,终于找到了话题,“咱们下一个工作是什么?”

终于是自己能做的事了,李泯放松了一点,慢慢道:“宣传。”

“诶?有这个流程吗?”李泯以前的电影都是靠他自己的名气和后期口碑发酵,观众自发推荐的。在前期的宣传上还真是可以说几乎没有。

谁知道李泯一本正经认真地说:“宣传你。”

“……”

景予受到会心一击。

进入了工作状态,李泯便显得镇定多了,有条不紊地给他介绍着拍摄后期的工作,从他要怎么选镜头剪辑,到配乐,到给那些现场嘈杂的戏补配音,再到联系院线,直到上映……

景予上学的时候也学过这些,可是书本上的总是没有亲身的经验来得真实。

他听得异常认真,甚至还想做笔记,不过在他拿出本子的一刻李泯顿住了,略带困惑地问他:“怎么了?”

景予下笔飞快,“记下来多复习,以后肯定用得着。”

李泯唇角抿了抿。

他经常做这个动作,这象征着他的心情有了变化,虽然他自己可能不知道。

“你可以问我。”他说,“我都知道。”

景予心头跳了一下,支支吾吾道:“啊,这,可是,那个,您太忙了,不能总是去打扰您——”

“有时间。”李泯说。

“一直,有时间。”

……

他神情认真得,好像就差问,你为什么不问我。

景予记笔记的手微微颤抖。

记不下去了tvt

林承才知道谢知安最近在干什么。

他以为谢知安不联系自己,是在忙工作。可等他回了家,从王特助那里不经意了解到谢知安在联系李泯之后,心中的警铃就大作了起来。

在他心里,李泯现在已经和景予挂上了勾,谢知安联系李泯,就难免会碰上景予。

他忍了好几天,没跟谢知安提这回事。

直到今天,他知道谢知安已经联系到了李泯家里,提出改天去做客之后,林承终于忍不住了。

他没在家里吭声,而是出门去找了自己认识的几个朋友。

一顿推杯换盏之后,他不经意地提起了自己最近有个看不太顺眼的人。那个人跟他撞型了,还得罪了他,一顿暗示就是在表示你们快去收拾这个人替我出气。

几个狐朋狗友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包在他们身上,转手就联系了手下的媒体,搜集一点那个艺人的黑料。

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景予?

谁知道搜集了一遍之后,才发现这个人的履历简直干净得不得了,别说黑历史了,历史都不多。

他们匪夷所思地看着景予的演艺经历,深深怀疑林承怎么会对上这样的一糊咖。

虽然挖不到什么东西,可是都答应了林承,总不好当场食言。于是有个人立马安排手下营销号,截图景予这个艺人曾经发过的网抑云微博,说他作为公众人物散发负能量。

手下的人:???

当我打出问号不是我有问题而是我认为你有问题。

一个运营老手忍不住道:“老板,与其这么做不如写通稿吹他,把他捧高一些,又没有作品,肯定会引起路人反感骂他资源咖,这样黑他的人不就有了吗?”

老板一拍酒还没醒的脑袋,“啊对,对,就这么干。”

几个文案连夜赶稿,对着景予那单薄到可怜的经历狂编乱吹了一整夜,什么励志草根少年逆袭之路,虽非科班出身但演技爆表碾压同行,你看那个学院派的当红某某某就不如他远矣,实在是未来可期。

几个版本的通稿发出去,没多久就买上了热搜,蹭上了某个当红流量的tag,热搜话题是景予 xxx。

文案们累死累活终于完工,准备等着看路人和粉丝怎么骂这个谜一般的小透明。

而他们熬到天亮,就等着验收成果的时候,一个运营突然拍案而起,怒喊着握草冲进了老板办公室。

“老板你看微博!!!!你看李泯工作室微博!!!”

他的吼声震醒了整层楼的通宵打工人,“林承那孙子是要坑你啊老板!!!”

老板一个激灵,扶着脑袋迷迷糊糊地醒来,拿出手机刷新,“什,什么?”

……

瞬息之后。

所有人都刷出了那条消息。

……

整层楼里静默了片刻。

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

“林承!!你这龟孙子!!!我跟你没完!!!”

——微博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