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替身结束后他后悔了 > 第27章 1.5更
景予:“四五点吧……嗯???什么?”

他迷糊的脑瓜子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霍地醒悟过来,韦妮问的可不是他脑海里那个单纯的意思!

景予一瞬间被那些弹幕一般窜过的想象控住,耳朵尖都发烫了,下一刻潜力爆发地扭动着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力证自己衣着完整。

他掩饰般地揉了揉脸清醒一下, 小声道:“我们聊电影聊到凌晨的。”

韦妮:“……”

“你们就聊电影, 聊了一夜?”

“当然!”

“……”

不用去看屏幕, 景予也能想象到韦妮脸上的表情。

交杂着迷惑、茫然、震惊、不屑和恨铁不成钢。

“白费了我一番苦心……”韦妮喃喃自语着摇头,又拔高音量说,“聊聊别的, 你接下来的宣传手段是怎么样的呢?我刚来中国,不太了解,准备向你的团队学学。”

景予一讶,韦妮居然想向他学习?在剧组里一起呆了那么久,应该看得出他没有什么团队吧。

于是他只好摇头:“抱歉,我没有这方面的团队, 赵齐哥应该比较了解。”

“哦不不,小景予,你居然没有艺宣团队?那么今天这出闹剧是谁主导的呢?”韦妮愣了愣, 开始发挥cp粉的抠糖超能力,小心翼翼问,“是李导?”

……什么闹剧?

景予脑中有几个片段零星闪过, 突然翻身而起。

他把手机放在一边, 迅速打开电脑,登上微博。

“你这是在做什么……噢不会吧,小景予你还不知道?”

韦妮震惊,在那头眼睁睁地看着景予手指如飞地输入账号, 登录,打开后台消息——

景予这个账号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提醒。

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有点懵,有些不知真假的混乱猜测,还有些是不是就该如此的疑惑,以及隐隐的畏惧。

——发生了什么?是正常宣传吗?我点开之后,将会看到的是夸奖,是催促,是疑问还是骂声?

——我该不该镇定自若,习惯这样的消息攻势?这会不会是我以后面临的常态?

——其他人怎么想,他们有没有过这样无措的时刻?

几乎在一瞬间,景予就想起了李泯。

李导在哪?

……

他腾地起身,推开门,扫了一遍目之所及的地方。

又一个个敲响那些关着的门,没有李泯应声。

李导不在。

甚至连换洗的衣服都带走了,整个房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挺……空落落的。

“……”韦妮不敢说话了,她怎么觉得这个场景不是很对,好像有点“一夜荒唐醒来之后身边男人已经消失”的意思。

景予手握在门把上,定定地看着门口鞋柜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那双拖鞋。

鞋头缀着两朵小雏菊,此刻小雏菊正乖巧地并排在一起,连花瓣都是一瓣瓣对称的。

慢慢地呼了一口气出来,景予才松开把手,转身,回房间坐下。

“这……”韦妮恨不得没打过这通视频,都怪她那该死的好奇心,导致现在不得不尴尬道,“李导可能很忙……”

“我知道。”景予粲然一笑,不疾不徐地打开了评论区,心情平和得一比。

评论里果然没有什么好话,但他也没有那么紧张。

其实他做电影博主的时候,面对的恶评就已经够多了,可那到底是披着马甲,以一个虚拟的身份面对批评。

而现在是以自己本人的形象来接受挑剔和指点,被审视的不止是他的专业能力,还包含了外貌身材、过往历史、道德品性、以及人际关系。

更何况,那时孤军奋战,现在身后有人。

他更想要证明给相信自己的这些人看,景予不仅仅会演戏,景予还是一个优秀的艺人。

顶着韦妮担心又愧疚的目光,他道了声歉,退出了视频,就看见了一堆未读消息。

在他睡醒之前,就已经有很多人找过他了,只不过韦妮是他醒后第一个找来的。

王哲的消息最多,他看上去急得嘴角都要起泡了,却又透出一股诡异的兴奋——

【大帅哲:妈的,哪个龟儿子买的通稿不告诉我一声?整得我措手不及的。】

【大帅哲:不是啊,问了李泯工作室他们也没人买啊,怎么,还有田螺姑娘啊?】

【大帅哲:金鱼金鱼,你不会有对家吧?嘿奇了怪了,就我艺人之前这个热度,也能有对家买黑热搜?】

【大帅哲:不对劲,太不对劲,这个营销号没有十年脑血栓写不出这种东西,拉踩流量这傻子都知道是在给你招黑吧?嘿嘿,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哥闲置这么多年终于有用武之地了,让你看看哥的身手!】

【大帅哲:快起床!再不起我打电话吵醒你了啊!】

【大帅哲:算了你睡吧,能者多劳,谁让哥牛逼呢。】

……

最后一条是二十分钟前发的。

景予回了条谢谢哥,就淡定地回微博转发了李泯工作室,认领了男主身份。

——“工作人员辛苦了!我是欧文的扮演者,感谢大家的指教。”

只字未提自己的名字和拍摄时的困难,先感谢经营微博的工作人员,再肯定演员身份,最后礼貌道谢网友。

完全挑不出错的回答法,倒让很多本就没那么坚定的网友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他看起来还挺谦逊,也没有因为作为小透明拿到了李导的男主就骄傲自满目空一切的样子,暂时也很难看出背后有什么资本的痕迹。

很多人就是这样,虽然骂得凶,但其实讨厌感并没有那么强烈。

同时,如果在骂人的时候对方突然跟你道歉甚至是感谢,那自己反倒还会不好意思,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戾气太重、骂得太过了。

更何况,他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那又是一张没有攻击性的、干净明朗的脸,看起来就像在邻家的花园里挽起袖子蹲下浇花的哥哥,或者背着书包穿着校服握着公交车拉环的同学。

这类长相有一个共同点,干净、梦幻、不染世事。

长成这样还要挨骂,多少是有点亏待帅哥了。

于是这一条下面的评论稍稍平和了一点,有人开始发出“就我觉得这个弟弟还挺好看的吗?对他宽容一点不好吗”的言论。

当然也有人觉得他白莲,铺天盖地的通稿摆在那里还要装作我很无辜的样子,才刚刚官宣就这么爱找存在感,以后还得了?要是上映了还不得天天看见你又碾压谁谁谁的热搜。

景予没管这些,有的事情是只能用实证来说明的,电影上映之前,这样的评价当然无可避免,他有耐心。

王哲那边也手起刀落,利落地联系了那边的营销号,问到了价格,制订了一个营销长线的规划。在上映之前,随大流贬低景予,贬得多狠都无所谓,别的号怎么写通稿,他们的号就怎么发。

在这个时候买景予的正面营销,其实无异于黑他。

这些前期失去的路人缘和期待感,在电影上映之后,都会一举收回来的。

至于电影会不会扑,景予的表现能不能得到观众的满意——他们谁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大帅哲:小鱼,我这边多了好多邀约,我先给你过一遍,你再自己挑挑想合作的。本来他们态度还不是特别好,一听说你被。签在李导旗下立马热情得跟什么似的……对了,李导那边没有不准你接别的工作吧?】

王哲小心翼翼地问。

……

李导当然没有。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坐在他面前的地方,认真地说,接下来的工作是宣传他。

李泯从来没有宣传过。

现在,想要宣传他。

……

可是。

在这个手忙脚乱的时候,好像全世界都向他投来了关注的目光,只有李泯没有。

信箱、聊天框、通话记录,都没有他的消息。

景予忍不住笑容渐渐消失。

心脏攥了起来。

李导去哪儿了?

离开的时候,好像也没有留下消息。

景予停顿了又停顿。

盯着手机看了很久。

才小心地打开对话框,开始打字,打完又删,删完再打。

【小金鱼:李导,在吗?】

最后还是发了这么没意义的几个字。

发完他就迅速把手机扣下,放在一边,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似的,打开电脑邮箱看王哲发过来的工作邀约表。

上面从开价、时间、要求、好处到合作成功的先例都一条条列举了下来,他只需要拍个板。

景予看得好像很认真,但过了好半天还是没有往下划过一页。

手背还紧张得绷出一条青筋。

半晌,手机终于震了一下。

景予一震,迅速捧起手机,解锁一看。

……

是杨编剧的消息,问他想不想去看一下粗剪的预告片。

景予的一颗心又坠落下来,没听到回声。

半天才滞涩地问:“好呀,李导让我们过去的吗?”

“李导?”杨编剧诧异,“李导不在,一早上谁都联系不上他。”

景予握着手机,愣愣的,突然觉得空调温度有点低,回头找了半天没找到遥控器,才赶紧把被子给裹在身上,结结实实地把自己裹成一个面包卷。

他缩在凳子上发呆,突然想到。

那么在他睡着之后。

李导是不是也把这件事,对他做了一遍。

///

谢知安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下意识地要告诉王特助,准备上游艇。

一转眼才想起,游艇送给林承了。

他为了适应林承的生活,也已经打破自己的习惯很久了。

谢知安坐在车上,一言不发。

王特助开着车,一路上都分外的沉默,还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像有什么话要说,又忍住了。

如果谢知安心里没想着这回事的话,一定会注意到助理的反常,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该怎么和李泯说话。

他之前联系上了李家,趁着李老爷子寿辰,上他家去做客。

到时候在李老爷子面前,李泯再怎么冷漠也会和他好好谈一谈的。

他要怎么开口?

李泯会愿意帮他这个忙吗?

谢知安乱七八糟地想着,车子渐渐慢了下来,伏在车流里。

正是晚高峰时间,遇上了堵车。

他一只手撑在额头上,一边反思自己为什么会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花这么多时间精力,一边又想着,能借这个机会和李泯重新建立联系也是好的。

他觉得李泯大概是那种慢热的人。

只是大多数人都还不能走到他身边,就被冻得不敢往前了。

车子走走停停好半天,连他都有些不耐起来,微微蹙起了眉,问助理:“怎么回事?”

王特助道:“快端午节了,前面的游乐园搞活动,游客好像很多。”

谢知安偏过头,皱着眉看那些挤挤挨挨的车流,视线顺着长龙,走到了远处高大的跳楼机和摩天轮。

他不喜欢这种地方。

人多,效率低,吵闹,无规律。

可是他好像来过,是陪着林承来的。

林承就很喜欢这些地方,因为他们的身份都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下出现,还包了半天场。

当时特助说,这样的用心,谁能不感动,谁能不喜欢。

这世界上还有多少个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当时谢知安也是这么觉得的,可是林承那时还是拒绝了他。

他疲倦地回到家,不明白为什么。

那天是谁来着?是谁在他耳边又提起了这个游乐园,絮絮叨叨的,温温柔柔的,充满向往的,说,真想去呀,看起来太好玩啦。

哦……

是景予。

他当时怎么回答的来着?

“我去过了。”谢知安那时眉眼俱冷,没多给他一个眼神,“不会再去。”

他没看景予的表情,不知道他什么反应。

……

景予也会不甘心吗?

他也会,心痛吗?

会为自己不如另一个人,而生气,而自卑吗。

他从没考虑过景予的反应。

总觉得,他的一切情绪和冲动,都会被景予兜住底的。这个盛住他下限的口袋,永远不会破。

他真的做错了吗?

谢知安头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

端午节那天,正好是李老爷子寿辰。

李家一向低调,难得有一个上门联络感情的机会,相熟的每家都不肯放过。

谢知安一早就推了公司的事,准备了礼品前往远云庄园。

庄园内名流聚集,走两步就能看见一个熟人。

即便是平日里争得再头破血流的对手,今天在这场寿宴上都言笑晏晏,表情和蔼,互相吹捧,唯恐给李老爷子添了不痛快。

谢知安每次来远云庄园都会惊叹于李家的底蕴,这次来庄园里又添了不少新古董字画,但他一点都没心思钻研这些,一心想着,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想找的人。

本来以为不会那么早看见李泯的,可是没想到他一进门,就看见了站在角落的人。

一身铁灰色正装,板寸式的头发些微长长了一点,五官依旧是那副冷峻得没有表情的模样,因为身高而带给人些许压迫感。

他站在李老爷子身后,垂着眼睛,看不出情绪,老爷子走一步,他就形影不离地跟一步。

像个,被教养得很好,尽忠职守的护卫。

谢知安跟身边的人结束了寒暄,三两步跟上李泯。

“李爷爷,我是小安,来给您祝寿了。”谢知安把精心挑选的极品交到管家手里,迫不及待地打招呼,“好久没见泯哥,不知道泯哥最近怎么样?”

李老爷子笑容没变,对李泯道:“去跟你们小辈聊聊。”

李泯的脚步停下来。

一群人簇拥着李老爷子走远。

谢知安终于有了空间说这些话,如释重负一般,对李泯道:“谢谢泯哥。”

李泯没动静。

谢知安以为他不知道自己在谢什么,特意道:“谢谢泯哥帮了我的忙,把景予安排进了剧组,我知道您的演员竞争大,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该感谢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谢知安看见李泯的肩背线条倏然紧绷了。

李泯没转身。

垂着头,看着不远处地面上攒动的人影。

“景予……”他嗓音有些怪异的干涩,“你,为什么,要感谢我。”

谢知安愕了一下,“他没什么资历,实力也不太行,托您把他安排成男主,是我给他的分手礼物。”

忽然之间天地静了。

谢知安猛然就是有这种感觉。

好像一个瞬间,周围的嘈杂人声就被什么冻住了,屏蔽掉了似的,他一下子都听不到了,只觉得背上有汗慢慢地往下掉。

……

“他和你是,”李泯很久才想出一个词,没有转头,钝钝道,“……爱人?”

“算是吧,我包的他,他缺钱。”

谢知安没想到这随口说出的一句话会让整个气氛更加凝滞。

李泯有种冰封雪冻的感觉。

他不知道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景予和谢知安是爱人他就那么浑身难受,像运动过度,酸软乏力,连站起来都困难了。

是因为谢知安太讨厌吗?

他觉得谢知安好烦。

一直在这里说话,他不开心。

想把他轰出去,想赶他走。

想让他赶紧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他为什么觉得景予需要他的帮忙?

他为什么觉得景予成为男主角需要理由。

明明自己很早就注意到景予了。

明明景予一点也不需要谢知安。

……

“不是因为你。”

李泯哑声说。

“他应得的。”

谢知安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李泯就大步离开,步伐快得他跟都跟不上。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因为我?

景予成为男主角,不是因为我?

那还能因为谁?因为他自己的实力吗?

谢知安下意识想笑一下,可是他笑不出来,嘴角僵硬地咧着,胸膛无法发出共振,让他无法为李泯这个笑话而捧场地笑出声。

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因为他,是因为谁?

他痛得脸都僵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