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 第92章 猪食粮
  她早就听妹妹宋珍说过这个朱影,在外面就将楚少卿迷得七荤八素,如今又进宫来祸害她的圣上,那可不成!

  朱影并不知道这个淑妃就是宋珍的姐姐,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危险,见淑妃唤她跟去,就只好跟在了后面。

  “唉……雪晴!雪晴!”李研眼珠子一转,胡觉不对,赶紧跟了上去,“朕……朕今夜就想看你跳舞!”

  朱影不知道淑妃是什么人,他还能不知道么?

  他后宫这几个女人中,阿若深藏不露,少管宫里的闲事,李研偶尔去她的清宁宫,她也是不主动不拒绝。

  惠妃性格温婉贤淑,从不主动来找李研,自己去找她也是半推·半拒。

  淑妃主动强势,几日不见自己就要上紫宸殿里献殷勤,且妒忌心强,宫里的小宫娥们平日里都是被她撵着走。

  淑妃的长庆殿距离蓬莱殿有些距离,淑妃和李研坐在轿辇上,二人一路打情骂俏。

  朱影跟在后面走得极不情愿,时不时还往后看一眼,心想这个阿枝怎么还不来?

  长庆殿里灯火阑珊,一阵暧昧的香味袭来。

  味道虽然好闻,但朱影刚吃饱饭,觉得有些甜腻。

  “来给本宫把脉吧。”淑妃蜷缩在李研怀里,伸了只柔软的手搭在软榻的扶手上。

  “是。”

  眼前画面太辣眼睛,朱影扭扭捏捏地上前,扭头看向旁边,捉住了那支葱白的玉手。

  随意按了一下脉搏,便放下了,“淑妃娘娘的身体并无大碍。”

  “哦?”宋雪晴撑着身子,半坐起来,“该不会是你不耐烦替本宫医病,编出来的鬼话吧?”

  “雪晴,天色已晚,你放她出宫去,再跳舞给朕看好不好?”李研连忙又拉着淑妃躺下。

  淑妃未有回答,朱影以为她是默许了,退后两步,心下稍安。

  靠近殿门时翻了一个实质的白眼,却不巧被宋雪晴看了个清清楚楚。

  朱影正打算趁着睡榻上两人缠绵之际,不声不响地退出去,忽然一声呼喝响起。

  “你过来!谁让你退下了?”淑妃瞬间又坐起身,眸中有股火焰在烧。

  朱影只好又踩着小碎步,躬身往前去,“淑妃娘娘……”

  话音未落,忽然被人一脚踢在肩上,还顺势重重踩了一脚。

  “疼!”这一下钻心的疼,朱影忍不住大叫起来。

  “阿影!”

  李研也顾不得什么体面,赶紧下地来扶住她,又转头对着淑妃喝道,“雪晴,你干什么?”

  宋雪晴的功夫比起宋珍还要厉害,刚才那招又用了全力,简直要把人的肩胛骨都给踩断了。

  朱影左手扶着肩,跌落在地,抬头愤愤地瞪着面前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的二人。

  皇权了不起吗?

  “圣上,臣妾就是看不惯她这目中无人的样子,教训她一下而已。”淑妃嘴角冷笑,拨弄着头发,心里极为解气。

  之前听宋珍说起这个朱影时,还以为是个狠厉的角色,没想到离开了楚莫,连自保都做不到。

  朱影一把推开李研,忍住肩上的疼痛,左手上去就给了淑妃一拳。

  宋雪晴没料到她会反击,一时大意挨了一下,却也因此勃然大怒。

  在这大明宫里,连皇后娘娘都不敢将她怎么着呢!

  她冷笑一声,也不叫侍卫,决定亲自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华丽的长庆殿里暧昧的气氛顿时散尽,几道掌风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李研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女人大打出手,一时也惊得忘记了去喊人。

  他知道淑妃会功夫,却不知朱影也会拳脚,虽然她这拳脚打得十分狼狈,让人看着揪心得很。

  愣怔了片刻,忽听一阵刀剑的破风之音冲着朱影飞去。

  原来是淑妃抽出了原本挂在墙壁上辟邪的宝剑,向朱影的心口刺去。

  这剑是为辟邪用的,因此并未开锋,淑妃因此使得毫无顾忌。

  两人本是赤手空拳,还能过几招,随着宝剑加入战局,淑妃忽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朱影本来擅长近身攻击,见此情形急速后退,却还是被那剑逼退至墙角绝境,几乎能听到脚底在光滑地面上划过的声音。

  危急时一个身影挡在了她身前,是李研。

  此剑虽未开锋,但是淑妃使了全力,被剑尖刺一下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朱影和淑妃同时眼眸放大,眼看着剑尖就要刺破李研的胸口,这是要出大事了。

  “铿锵!”

  宝剑不知被什么击了一下,忽然偏离方向,刺入了一旁的白墙上。

  “圣上!”淑妃吓得抱住李研大哭起来,“您没事吧?”

  这弑君之罪,她可担不起。

  “姑娘!”黑暗中一个瘦高的身影向朱影奔过来,正是阿枝,手里还握着一枚星形暗器。

  “没事。”朱影死里逃生,仿佛见到救星一般,抱着阿枝委屈地抹了一把眼泪。

  “哎哟哟,怎么搞成这样?”

  角落的黑暗中,传来一个雌雄莫辨的声音。

  朱影循声看去,见是一个身姿瘦削,身着银灰锦袍的白发老太监。

  “朱公公,快来扶朕!”李研厌烦地推开淑妃,向那个老太监伸出手。

  “圣上!哎哟圣上,”白发老太监一见李研跌坐在地上,连忙奔过来,扶着他起身,又瞪了淑妃一眼。

  淑妃自知惹祸,此时也不敢做声。

  “淑妃!你说你……圣上不过宠幸一个医女,你就嫉妒成这样,要弑君不成?”朱公公一手搀着李研,一手指着淑妃骂了一句,“看太后知道了怎么罚你!”

  “臣妾知罪!圣上饶命,那剑并未开锋,臣妾只是想教训她一下……”淑妃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那剑未开锋,可是圣上并不知道,他想也没想就舍身为那女人挡下一剑,实在是令淑妃又恨又妒。

  李研起身,拉着朱公公,向朱影道,“阿影,这位是太后宫里的内务总管朱士良。”

  朱……猪食粮?这名字也……

  原来是太后跟前的大太监,怪不得敢斥责后宫嫔妃呢。

  朱影连忙作揖道,“多谢朱公公救命之恩。”

  “诶!不用谢老奴,是这位阿枝姑娘救了你。”朱士良冲她边眨眼睛,边慈祥地笑道,“何况你我是本家啊,同根同源,今后还要请朱姑娘多多关照老奴啊!”

  朱士良在宫中多年,惯会揣摩圣上的心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