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月光Omega总想独占我 >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夜已深了, 没有了蝉鸣虫叫四周静悄悄的。

季潇在床上滚了两圈,喉咙里残存的苦涩让她有些睡不着。

手里的漫画书翻到了最后一页,季潇鬼使神差的拿过身侧的手机点开了校园论坛。

最近的论坛没有了上周的热闹, 不停冒出来的无聊新帖子将同样没有掀起多少水花的旧帖子压下。季潇瞧了首页一眼, 当时跟为自己有关的那几个帖子也已经不在了。

不过她没有什么兴趣寻找自己那个帖子,而是点进了消息栏。

空荡荡的消息列表里除了一个校园论坛app的自带广告,就只有兔子小姐一个粉嫩嫩的头像在那里。

季潇看了眼那个彩色的头像,敲去了四个字:【大佬,在吗?】

月光透过窗户落进魏轻语的房间, 少女正坐在飘窗上抱着那本厚重的黑封皮书安静的读着。

宽松的棉麻睡衣裙将她削瘦的身形整个罩住, 只露出一小截儿白皙的脚腕,匀称又漂亮, 足以引人遐想。

“嗡嗡……”

两声震动打破了这空间的宁静。

魏轻语抱着书从身下拿起了手机,在看到推送栏给自己推送的消息时,微微挑了下眉。

那个熟悉的头像跃然而出,毫不生分的喊自己“大佬”?

魏轻语有些好奇季潇找自己做什么,简单的敲了一个字回应她:【嗯。】

季潇看到手机这边几乎秒回的消息,不由得生出许多惊喜。

她噌的一下从床上坐直了, 道:【这么晚了,大佬还不睡吗?】

【没有, 你不也是吗?】魏轻语淡淡的回着,不由得抬头看了眼表。

已经快到十二点了,虽然明天是周六, 但是按照平常的习惯这家伙这个点应该要睡了。

魏轻语联想起季潇今天晚上突然找自己聊天,总觉得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便问又道:【这都快十二点了,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季潇在床上又滚了半圈, 举着手机像是诉苦一样给兔子小姐讲道:【就是刚才喝了口药,感觉好苦啊,睡不着了。】

说罢,魏轻语的聊天框里就多了一只哭泣的小企鹅。

她顿时就想起就在刚才这位少女拿起了自己床头这只还装着满满当当的中药的碗,大喝了一口。

眉间纵横起的山川写满了苦涩。

魏轻语轻轻敲击着屏幕,不动声色的问道:【为什么喝药?】

【我不是喝药,我是给人家试药。】季潇解释道。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嘛。】

魏轻语突然有些好奇季潇真实的心境,追问道:【为什么呢?】

房间里传来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季潇用尽量简略易懂的话给兔子小姐解释道:【大佬你也知道,我过去做的事情不是人事,尤其是对我给试药的那个人。她身体不好,我就让医生给开了药。我知道她不信任我,所以我就想用行动证明,我已经改过自新了,不会害她了。】

魏轻语看着季潇这一段话,心绪复杂。

给自己开药、试药从一开始就是季潇源自本心的善意举动。

原来,真的是自己当初多想了。

魏轻语看着房间门口那株绿植,心里突然多了些负罪感。

她目光晦涩的看着屏幕,试探的问道:【那你觉得她领你的情吗?】

季潇略想了一下,答道:【这不太好说。但我不知道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她对我比刚开始好多了。】

【这就很好了。】

她真的很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点弥补原主对魏轻语造成的伤害。

然后留着一颗完整的腺体熬到大结局在这个世界活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聊到了这个关键点上,季潇对着屏幕那边的兔子小姐又继续道:【其实,说出来也不知道你信不信,会不会觉得我在给自己找借口开脱。但是过去做的那些事情的确并非我意,我现在想想也很抓马。】

季潇说着就叹了一口气。

这个看似跟她原世界相差无几的地方,用生物给她割开了一长段需要花费很大力气才能艰难跨越的鸿沟。

“190245”这个数字对很多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串没有任何意义的随机数。

但是对于季潇来说是却她在这个陌生世界的一丝慰藉。

可能就是因为知道这位仗义执言的兔子小姐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也没有未来会见面的担心,所以季潇才更容易卸下一些心防,隐晦的跟对方说出憋在她心里最大的秘密。

【但毕竟是我这个人给人家造成的伤害,就一点点的去弥补吧。】

说罢,季潇就给兔子小姐发去了一个猫猫喝酒的表情包。

只是那毛茸茸的小猫配上啤酒本来应该是可爱,可是魏轻语看着却觉得如鲠在喉。

从小黑屋到刘美娜,再到手腕上的这个小桃篮,季潇的确如她所说的做了很多。

只是那个时候自己都在对她这些行为加以不善的揣测,一再不愿意去真的相信。

魏轻语轻轻敲击着键盘,对季潇道:【你不用沮丧,她看得到的。】

【但凡用心去做了,对方就一定会感受得到的。】

季潇不知道对面的兔子小姐就是魏轻语,只当她跟常人一样对露出丧气情绪的自己说着安慰的话。

但季潇还是会心一笑,觉得心口暖暖的:【嗯嗯,我可是打不死的季小强。】

即是说给兔子小姐听,也是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窗外溜进来一阵微风,浮动着魏轻语鬓边的长发,眉心微微蹙起。

她看着季潇发来的话,总觉得这文字中还透露着一股少女的低落。

魏轻语学着季潇她们的习惯,摸索着点开了输入法自带的表情包功能,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可爱的鼓励表情包,发了过去。

近乎同时的,季潇的屏幕里就跳出了一只灰白相间的兔子。

那图片没有祖传包浆,虽然失去了表情包的灵魂,但换来了小兔子一身灵动柔软的毛。

它高举着的手里握着只水灵灵的胡萝卜,表情严肃的头顶上还写着“加油”两个大字,看起来格外有干劲儿。

季潇看着不由的笑了出来。

不愧是兔子小姐。

房间里传来了楼下沉沉的座钟报时声,那座被季青云送来给季潇屋子撑场面的古董钟敲响了新一天的钟声。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十二点。

季潇担心再聊下去会耽误兔子小姐的休息时间,忙道道:【不早了,已经凌晨了,我不打扰你了,大佬快去休息吧。】

魏轻语却有些意犹未尽,看着季潇着类似于结语的话眼睛里闪了过一丝失落。

沉了一下,她抓着结束的小尾巴又问道:【现在嘴里还苦吗?】

季潇闻言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难得兔子小姐还记得自己刚开始说的话。

她轻轻砸了咂嘴,摇头道:【不苦啦,跟你聊了这么久,早就不苦了。】

魏轻语看着季潇发来的一行字,眼睛不自觉的微微弯了一下。

她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下来,回道:【那好,你早点睡吧。】

【嗯嗯,大佬也是哦!】

跟兔子小姐聊了一通,季潇心里一直深藏这的对这个世界的郁闷感减轻了很多。

她说着便抬手打灭了头顶控制房间灯光的开关,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坐在床边的魏轻语又一次见证了另一片草坪上消失的光亮。

她知道季潇这是准备睡了。

看来刚才跟自己聊了一会儿,的确疏解了些她心中的苦闷。

只是魏轻语有些不明白,什么叫做“并非她本意”?

少女回想着季潇方才说的那些话,眉头微微蹙起。

难道她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嗡嗡……”

魏轻语身旁的手机又传来了一声震动,打断了她的思绪。

手机屏幕中的消息框里弹出了一条消息:【xwx:晚安。】

月光淡淡的穿过窗棂落在少女的脸色,青绿色的眸子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

那玉节儿似的手指在屏幕上愉快的飞舞着。

房间暗暗,沾床就睡的季潇没有注意到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一下。

像是黑暗中幽幽浮动的安眠曲,流入少女沉沉的梦乡。

【用户190245:晚安。】

临近会考,季潇按着魏轻语给她规划的时间表进行着生物的复习,哪怕是体育课的自由活动阶段,她也坐到了操场旁的铁制镂空观众席上,在一个看起来不会被人打扰到的地方做题。

可是虽然论坛里对季潇的讨论减少了,但并不代表着在学校里对季潇倾慕的omega也少了。

季潇刚一下坐下,从不远处就走来了一个抱着一本数学习题册的小姑娘。

“季潇,我这个题不会,你能帮我讲讲吗?”小姑娘软软糯糯的,在季潇耳边说话的语调也分外轻柔。

季潇看着小姑娘递过来的习题册,一个红色的圈圈很明显的划在最后一道大题上。

她没有计较小姑娘打断了自己的解题思路,本着预备役数学老师的职业素养,点了点头:“可以啊。”

“谢谢你,季潇。”小姑娘闻言脸上满是欣喜,毫不客气的就挨着季潇坐了下来。

微风浮动吹拂过少女的裙边,远远地看着满是青春岁月的美好。

只是有的人在认真的讲解题目,有的人却在心猿意马。

小姑娘那双怯怯的眼睛时不时地就从习题册上偷偷溜到了季潇的侧脸。

黑色的签字笔在纸上写着流畅的公式,小姑娘的眼神就在一笔一笔的在心里描绘着季潇的轮廓。

饱满的头颅高梳着一只黑而浓密的马尾,挺翘的鼻梁如刀削。

几缕碎发垂在额头,随性又洒脱,简直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alpha。

“这下听明白了吧?”季潇放下笔,又问道。

小姑娘看着写的满满当当的一面纸,摇了摇头,“我还是有些太明白……”

季潇闻言皱起了眉头。

这是她讲的第二遍了,结果还是得到了这个小姑娘没有听懂的表情。

季潇看着已经写了两遍解题思路的草稿纸有些苦恼。

她不知道自己在原世界细致易懂的教学步骤哪里错了,一连讲了两遍这个小姑娘都没有听懂。

原本计划好的生物题也没有做,还给她的职业生涯画下了个颇具有危机感的惊叹号。

“就是这一步,我不知道是怎么推理出来的,你能不能再……”

小姑娘看着季潇好脾气的样子,得寸进尺的还欲麻烦她再给自己讲一遍。

只是话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我建议你去看一遍这些数学公式的推导方法。”

魏轻语站在稍矮一阶的台阶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季潇身边的这个小姑娘。

那青绿色的眼瞳中写满了冒着寒气的冷漠与凉薄,毫不客气的怼道。

“我……”小姑娘还欲对魏轻语反驳两句。

可是一对上她那s级omega的眼睛,就不可置否的拿起了自己放在季潇面前的习题册,匆匆撂下一句“我走了”就快速的走下了观众席。

魏轻语看着那个小姑娘落荒而逃的背影,径直绕到了季潇没有被人坐过的另一侧。

她一边放下自己怀里的书,一边道:“你过去不是很会怼人吗?怎么现在学会怜香惜玉了?”

少女的声音听不出半分情绪,季潇却有些心虚。

方才自己对那个小姑娘如此有耐心的样子,的确有些不符合任何。

季潇大脑飞速运转,强行解释道:“本小姐……这不是看在那个人是外人的面子上,要客气一点嘛。”

“那对你……还有亓琪、房一鸣就当然不需要这么客气啊!”

魏轻语听着季潇将自己跟她口中的“外人”区别开,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腔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

虽然后面她又陆续听到了“亓琪”、“房一鸣”的名字,但是那不正常的心跳始终没有彻底平复。

这是怎么了?

“行了,不要在这里聊天了,你已经浪费了十五分钟,今天的卷子要是做不完,周末你就不能看漫画了。”魏轻语说着径直打断了季潇还欲继续的话,也打断了自己心中那不正常的跳动。

没有了旁人的打扰,季潇坐在阶梯上按魏轻语给她布置的任务做着卷子,而身旁的那名少女也安静的翻看着英语报。

午后的阳光没有正午那么灼眼,和煦的穿过还没有修剪的枯树枝,洋洋洒洒的落在观众席上。

不远处传来纸牌社团排练节目的声音,其中掺杂着的还有签字笔划过纸张的沙沙声。

魏轻语没有想过自己跟季潇还能有这样坐一起学习的一天。

她还记得小时候爸爸拉着她们两个人练字,就算是有蛋白糖的诱惑,小季潇都只是坐了两分钟就跑出去追柯基的尾巴了。

桃子白兰地的味道随着风淡淡的掠过魏轻语的鼻尖,带来几分秋日的舒适。

魏轻语偷偷放下手里的英语报,鬼使神差的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季潇。

光影摇曳,少女专注的看着复杂难懂的题干,金橘色的眼瞳里写着耐心。

不知道是不是光影迷了她的眼睛,魏轻语突然有一种眼前这个认真学习的人像是季潇又不是季潇的感觉。

“同学!快低头!!”

一声粗犷又急促的高呼从不远处传来。

魏轻语还来不及抬头看清楚是什么情况,正在写题的季潇却比她反应还要迅速的直接将她护在了身下。

一时间,风起落叶簌簌。

签字笔从阶梯间的缝隙掉在了地上。

被人护在身下的魏轻语失去了视线的聚焦点。

只嗅得到那扑面而来的桃子白兰地的温热。

作者有话要说:  季怂怂:阿妈!我终于1了一回!!!

鸽子:放烟花!摆席!!奏乐!!!!

魏冷漠冷漠的路过。

跟大家讲一下更新节奏:日更是肯定,断更砍鸽头。然后周末一定双更或者二合一,周一到周五不定时双更。手速比较慢,每天双更不大行。

性感鸽子在线卖萌打滚儿求宽恕ow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