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月光Omega总想独占我 > 第134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阳光照得屋子一室明亮, 昨晚的阴郁与颓靡荡然无存。

荼蘼花插在磨砂水晶花瓶中,放在下方的酒杯暗自发酵着桃香。

季潇坐在魏轻语家的沙发上,轻揽着她的腰肢。

她像是许久没有见到魏轻语, 眼眸深沉地望着她,感慨道:“你真的让我重新想起来了, 在我把一切都忘记之后。”

自然的光线落在两人之间,将现实披上了几分虚幻的轻纱。

季潇就这样瞧着靠在自己肩上的魏轻语, 手指轻柔的穿过她的长发, “想想真的好神奇啊,那本让我穿过去的书, 居然就是你写的。”

“你为什么会写这本书?”

魏轻语轻轻转动着自己的脑袋, 微微昂起侧脸看着身旁的少女,道:“为了和一个很重要的人重逢,为了重新找到你。”

季潇听着这跟魏轻语在咖啡店时同自己讲的一样的话, 不由得心中感慨。

她看着面前的女人, 又问道:“那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呢?”

“你离开后, 我没过多久也就过来了。”魏轻语轻轻的讲道。

那深邃的眼瞳平静的望着季潇, 纯黑色里窥不见一丝撒谎的紧张。

她就这样言简意赅的规避了在季潇离开她后的那些个浑噩的日子。

许是她们两个人实在是太熟悉彼此,亦或是季潇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离开后魏轻语会好好过活。

哪怕魏轻语回答的是这般天衣无缝,季潇的潜意识却依旧告诉她对面的人在撒谎。

季潇带着些不满瞧着魏轻语:“撒谎。”

魏轻语闻言浅笑着握住了季潇的手,轻描淡写的又补充道:“哪有骗你, 神可能嫌我天天叨扰他, 太烦了, 就把我丢过来了。”

阳光在魏轻语的视线里给季潇勾上了一层金边,那眼眉鼻尖还是当初她离开自己时的样子。

魏轻语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凝望过季潇了。

那纤细的手指轻轻抬起,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少女那熟悉柔软的脸颊,道:“神还是怜悯我的, 在看到我用了很多方法都不正确后,给了我提示。”

季潇听到魏轻语这句话,不由得感到疑惑:“你的意思是,其实你是早就来到这个世界了吗?怎么会……”

魏轻语用手指轻轻地抚平着季潇眉间的小丘,浅浅的笑了一下,“怎么不会,我现在比你大了五岁,你知道吗?”

“所以你比我早记起这一切五年是吗?”季潇问道。

时间看起来仿佛并没有长度,可五年落在一个人的身上又是这样的漫长而沉甸甸。

还不等魏轻语对自己点头,季潇就又接着问道:“魏轻语,这五年你过得好吗?”

那声音轻轻而缓,像是知道魏轻语这些年的孤寂,产生的心疼。

魏轻语听着心尖微微颤动,垂下几分视线,点了点头,“我很好。”

“有好好吃饭吗?”

“有。”

“有好好睡觉吗?”

“有。”

“有好好保重身体吗?”

“有。”

……

季潇一问一句,魏轻语答的都是“有”,可是那削瘦的身形却是骗不了人的。

头顶的灯光落在那放在季潇膝盖上的手腕,凸起的腕骨将冷白的肌肤挑起,纤细到令人看着心疼。

季潇瞧着不由得握了握同魏轻语交扣的手,道:“可你都瘦了。”

魏轻语却轻描淡写的摇了下头,“我本来就这样。”

“骗人。”季潇嗔道。

她看着视线中落在自己脸侧的葱白手指,带几分笑意的问道:“为什么一直在捏我的脸?是羡慕吗?”

魏轻语闻言又细细摩挲着季潇如凝脂般的脸颊,清冷的目光沉沉的装着的都是温柔。

她就这样望着面前的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是觉得不真实,害怕这只是我的一场梦。”

季潇听着不由得心尖一酸。

对于自己来说不过三个月,可对于魏轻语来说却是五年零三个月。

她到现在都不敢想象在没有自己的那五年里,魏轻语是怎么过来的。

就像是自己绝对不会放弃魏轻语那样,魏轻语也一定不会放弃自己。

希望与绝望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堆积在她的这削瘦的身子上,是神明给予她的馈赠,又是谴咎她的惩罚。

季潇将自己穿过魏轻语发间的手抽出,握住了那只放在自己脸上的手。

两颗小桃篮碰撞发出一声轻微的哒,季潇饱含歉意的对魏轻语讲道:“抱歉,我回来晚了。”

魏轻语却摇摇头,那被季潇握着的手始终放在她的脸上。

她在感受着她这些年日思夜想的少女,在眷恋着她曾经拥有过的温柔,缱绻深情的对就讲道:“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

薄荷的香气在两人之间发酵,季潇看着视线里魏轻语那张逐渐放大的面庞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魏轻语同季潇十指交扣在一起,纤细的腰肢倾身压下,紧身的毛衣带起脊柱骨骼流畅的曲线。

那温软的唇瓣再次覆在季潇的唇上,熟悉的薄荷香染在她的舌尖,一直流向心脏。

即使在这个世界没有了信息素这个东西,这味道依旧能够如火般肆虐过季潇的心野,而后带起一阵不可抑制的心脏加速。

什么是怦然心动,季潇觉得这就算是怦然心动。

无论过了多久,无论在哪个世界。

只要她跟魏轻语待在一起,还是会忍不住心动。

日光明亮,白日灼灼。

秋日的风变得躁动起来,吹动着阳台门两侧的白色窗帘,让人无法平静。

季潇就这样揽着魏轻语的腰,靠在沙发背上引导着她跨坐过来。

魏轻语也顺从着将自己的手臂搭在了季潇的脖子上,一下一下的轻挨着她的唇瓣。

贪得无厌,却也深情动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吻的都有些缺氧,这才依依不舍的停了下来。

魏轻语依旧坐在季潇的腿上,手指轻轻摩挲着她已经没有腺体存在的脖颈,蒙着一层雾气的眼眸中仿佛有什么东西闪过。

季潇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揽着魏轻语的腰倾身便又要继续。

只是这个才吻刚刚开始,魏轻语便将她的手臂偷偷垂了下去,不过一秒她的屁股就传来一阵拧疼。

“?!”

季潇整个人都颤了一下,差一点就咬到了魏轻语的唇瓣。

她分外不解的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却见魏轻语一脸坏笑,轻声在她耳边讲道:“我说了你要是敢忘了,我就会打你一顿。”

季潇听到魏轻语这样说,却耍起了赖。

即使在这个世界季潇不再是alpha了,跟魏轻语之间的体力还是占着上风。

她轻轻握住魏轻语的手,稍微一实力就同她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末伏已经过去,秋日变得分外凉爽。

季潇就这样同将魏轻语禁锢在手下,微微相贴的肌肤向彼此传递着温热,还有无法化解的缱绻暧昧。

那深邃的眼瞳带着几分迷离,季潇居高临下的看着魏轻语,道:“我可以申请延缓执行吗?”

魏轻语却不依,小力的尝试挣脱季潇的禁锢。

她的眼睛里带着罕见的委屈,水光潋滟的看着季潇:“不行,你得让我再打一下。你知不知道,你昨天真的让我好伤心,你怎么可以唔……”

只不等魏轻语将话说完,季潇便俯下身温柔的吻住了她的唇。

那原本就已经缴械投降的城池根本不用费一兵一卒便轻而易举的撬开了,柔软在其中扫荡。

风轻轻的掠过魏轻语的额头,季潇抽出一只手帮她拂过面前略带凌乱的长发,用最温柔的声音讲道:“我也是。”

“魏轻语,我发现,我的心眼,真的好小好小。”

再一次听到季潇说这句话,泪水不由得氤氲了魏轻语的视线。

总有一些不好的回忆,会被美好重新覆盖,披上温暖的外衣。

那鲸鲨馆冰冷的寒风被季潇手掌源源不断想魏轻语传递的暖流代替,那无力到充满悲伤的话语也变的缱绻而满是爱意。

魏轻语将被季潇松开的那只手抬起,回应似的勾住了季潇的脖颈。

少女那柔软的黑发再次穿过她的手指,挥发在空气中的酒精散发着淡淡的桃子白兰地的味道。

浅浅的一个吻结束,魏轻语就这样轻抚着季潇蒙着一层细汗的脖颈,眼眸深沉的讲道:“下次不要再让我等这么久了,好不好。”

“嗯。”季潇抚摸着魏轻语的脸颊,语气轻轻却也坚定,“我再也不会让你等我了。”

魏轻语听着,手腕压住季潇的脖颈,又一次吻了上去。

有些事情一旦撕破了一口子,就很难再收回去。

就像是在乌鲁木齐喝醉那晚魏轻语对季潇的思念,亦或是现在她们相拥在一起因为碍事被随手丢在地上的毛呢窄裙。

阳光毫无阻挡的落进这一室的颓靡,魏轻语枕着柔软的靠枕,一只手紧紧地扣着季潇的手指。

季潇的嗓音听起来有些喑哑,一边伏在魏轻语的耳旁吻着她的耳廓,一边轻声询问道:“可以吗?”

这话什么意思,魏轻语再清楚不过。

她轻轻的点了下头,无声的给予了季潇认可。

可季潇却突然坏心了起来。

她看着怀里的可人儿,明知故问的讲道:“你不说只点头,我不太懂。”

魏轻语带这些嗔意的看着季潇,被撕破的口子却源源不断的向她发来难以拒绝诱惑。

女人的眼角眉梢都被染得通红,声线发软的回答道:“……可以。”

耳朵被满足,在魏轻语还没有做好准备的瞬间,季潇便俯身吻住了她。

风起一阵吹动着窗帘乱舞,魏轻语的微微扬起她皙白的颈子,呼吸一下全都乱了。

作者有话要说:  鸽子:让我也拧一下ovo

魏冷漠(拧鸽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