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陆景琛顾晚 > 第十六章 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陆景琛,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不是不信我?”她执拗地抬眸,“因为不信我,所以不会再去怀疑那些所谓证据的虚假性;因为不信我,所以不会怀疑傅子珊,不会怀疑这一切全是她布下的一个局!”

“局?傅雅凝是傅子珊的姐姐!为了陷害你设计烧死她自己的姐姐么!”陆景琛烦躁地抽出一支烟来,点燃,“你现在所能做的,是祈祷,是赎罪,是乞求她们的原谅!”

“……”指甲掐进肉里的疼,想要拼命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还是泛滥,“我不管傅雅凝跟傅子珊是什么关系,也不需要祈祷赎罪乞求,不管陆总是怎样的大人物,没有做过的,我不会认。”

“是吗?到现在你还这样死鸭子嘴硬,你有没有去想过,傅雅凝接下来这辈子怎么过?就算你跟她有仇,你犯得着这样下三滥么?”

顾晚张了张嘴,想要辩驳,男人已经迈步往前走去。

下三滥?是不是就是因为不爱,他才可以这样给她胡乱扣上罪名?是不是就是因为不爱,她就可以变得这样歹毒失去人性?若是曾经有过一丝一毫的了解,他怎么会去相信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是她主导的?

她笑,最终却还是流下泪来。

***

连续三天的雨,终于放晴。

朝霞满天,晨间的空气总是清新怡然。顾晚推开窗户,看着远处的黛色,低头可见训练有素的保镖清一色地站着。

接连三天,她在房间寸步未出,所谓的证据她反反复复看了无数次。不得不说,傅子珊是个有脑子的女人,或者她,她蓄谋已久。别墅的监控可以显示她离开,起火源上可以有她的指纹,所有的时间都是吻合的。而她的手机记录上,除了拨打傅雅凝的电话之外,跟她的交流已经被抹得干干净净。

而傅雅凝这个时候,有完全的不在场证明。证明人就是陆景琛。是啊,他们在一起。她只是不明白,既然他那么喜欢她,为什么要让她那么不放心?既然他把所有的信任都给了她,娶她做什么?

只是为了陷害她,她就这样把自己的姐姐推入险境么?为了让这样的事情更具真实性,所以,她就这样利用了傅雅凝。

人心歹毒,怎么可以至此?

觉得心头发寒,顾晚抱紧了胳膊,房门却是打开了。

“顾晚,三天过去了,你想好怎么给姐姐赎罪了么?”

清亮低柔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转身,傅子珊正缓步朝着她走过来。三天未见,她的脸色依然苍白,眼睛红肿,显然这些日子哭得不少。顾晚看着看着就笑了,她伸手撩过被风吹乱的鬓发,柔声道:“傅子珊,你究竟是有多怕我?”

傅子珊愣住,顾晚轻轻袅袅地微笑开口:“设了那么大一个局让我跳,不惜赔上自己姐姐的一辈子,和自己的一辈子,你是想要得到什么?陆景琛么?”

傅子珊在顾晚面前站定,看着女人镇定的脸。她这辈子,最痛恨的人就是顾晚,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女的姿态,即便顾家败落,即便到了如今这样的境地,她还是能如此云淡风轻!

她痛恨她这样的姿态,任何时候都聚焦了所有的目光,骄傲得就像是一只孔雀。她哪怕再努力,得到的也不过她的百分之一。到现在,陆景琛这样的男人,还能为她保留陆太太的位置。

他不是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么?他不是对她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脸么?他为什么还能娶了她,要了她,跟她有了孩子?

对,孩子!

若不是顾晚是在她父亲的医院晕倒,她也不会得知她有孩子的事。她绝不可能让顾晚有这个机会,原本也没那么急,因为这个孩子,所有酝酿的计划都提前了!

现在这样,多好!她了解陆景琛,他对顾晚再好,也不可能没有原则。更何况,那个人是傅雅凝,对他而言,是恩人。

“到现在你还能笑得出来,顾晚,你是不是傻?”傅子珊双手环胸,眸光冰冷地看着眼前神色淡然的女人,“等着你的是牢狱之灾,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罪,可以在牢里待上几年?”

“到现在,你不会还天真到以为陆大哥能救你吧?你不是一直心里都好奇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么?那我就告诉你。”傅子珊勾起嘴角,看起来纯真无害,“其实陆大哥对我好呢,主要是因为姐姐。姐姐曾经救过他,所以他一直心存感恩,爱屋及乌,对我也是一直倍加关照。真是可惜呀……你亲手伤害的,是他最想要感激,千方百计想要报答的人。你说,他会怎么对你?”

“所以,你就选了她做牺牲品。傅子珊,我真是小看了你,小看了你的心狠手辣。”顾晚攥紧了垂在一侧的手,“那可是你的姐姐,你的亲姐姐!为了一个男人,你的良知都不要了吗!”

“你在跟我说良知?”傅子珊的嘴角勾得更大,“顾晚,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在你做着你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我在孤儿院。原本那个公主应该是我,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现在要夺回来,有什么不对么?”

“傅雅凝不姓顾。”

“是啊,她不姓顾。”傅子珊悠悠地叹了口气,“所以,我也心疼。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们顾家,让我们失散太久,以至于我也忘了什么叫做姐妹亲情。”

顾晚看着傅子珊,眸光涌动。说起来,她们也算得上从小一起长大,这个女孩子一直以来那么乖巧,就算她从来都不喜欢她,也没有想到她会狠毒到这种地步。

傅子珊又是朝前走近了一步,在她耳边低声道:“忘了告诉你,其实呢,她跟我也算不上什么姐妹,同父异母那种,而且,我妈的死跟她妈妈也脱不了关系。所以,顾晚,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

她看着她,忽然往后退了几步,顾晚心底忽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