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陆景琛顾晚 > 第十八章 嘴里却喊着顾小姐的名字
“陆,陆大哥。对不起,我……”她抽噎了几下,眼泪便簌簌地落下来,“对不起陆大哥,你如果跳下去那是必死无疑,我……对不起……我已经让人去找小晚了,我不知道她会做出那样过激的行为,我也不想她出事,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把她当成姐妹,我真不想她……”

她朝着男人怀里靠去,此刻,她跟陆景琛离得那么近,她能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虽然,他一直都是对她照顾有加的,可许是他待人惯来的态度,还是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甚至比他跟顾晚之间的,还要远很多。

男人始终都没有什么动静,傅子珊心里更是慌,她撑起身子,望向陆景琛墨黑的眼底。这么多年,她还是不够懂他,陆景琛这个男人,总是那般深不可测,她永远都没有办法看透他的心思。

“陆大哥,如果我知道小晚会……我不会……”

“跟你无关。”陆景琛淡淡打断她的话,他的眸光望过来,有着让人动容的暖意,“这段时间发生事情太多,我怕你会有心理阴影,过几天会安排一个心理医生对你进行疏导,你好好配合。”

“……”傅子珊咬了咬唇,心底的那一抹疑虑在男人温润的话语中消失殆尽,心开始扑通扑通狂跳起来。她就知道,顾晚在陆景琛心里算不上什么,毕竟,在陆景琛的认知中,她把傅雅凝害得那般惨。

陆景琛的底限,应该是傅雅凝。

从前的事她知道得不是很多,但是她知道,傅雅凝曾经跟他的大哥陆浩川有过一段恋情,有一次陆景琛被绑架,傅雅凝为了救他失去了贞洁,却被陆浩川嫌弃。所以这一件事,一直都是陆景琛心底最深的刺。无关乎爱情,却有一种负罪感。

让陆景琛有负罪感的人,自然提出什么要求他都是会答应的。或者潜意识里,她对傅雅凝也有着敌意,因为她清楚,陆景琛对她所有的关注都是源于这个女人。

所以,到此刻为止,所有的都结束了。等待她的,是全新的开始。陆景琛,陆景琛,一定会是她的男人。

***

十二月的天,已经有些冷意。秋去冬来,连续几天的降温,风吹到脸上都开始有了刀割的感觉。

“林妈,下次炖鸡汤的时候加点香料,味道太淡了。”傅子珊盖好保温壶,“或者,你想想,还有什么好吃又补身子的,老是鸡汤,都腻了。”

林妈咂了咂嘴,没有接话。事情发生几个月了,顾小姐生死未卜,她现在是越发来得勤了,说话做事都是女主人的姿态。

真当自己是陆太太了?

虽然她只是个下人,但也算是呆的久了,有的事情她也未必看不出来。

傅小姐想要当陆太太是真的,把自己当成陆太太是真的,只是少爷,一直想念顾小姐,也是真的。

自从顾小姐出事以后,他越来越冷,也越来越沉默,经常一个人加班整夜整夜地不回家,有时也把自己喝得烂醉如泥,嘴里,却是唤着顾小姐的名字。

***

陆氏。

傅子珊对着电梯的镜子理了理头发,几个月过去了,关于顾晚的一切,陆景琛都未提起。工作上,他花的心思更多,所以陆氏在他的带领下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陆家掌门人的位置,已经非陆景琛莫属。

她看上的男人,哪里会差的。

虽然这么多日子,他也从来没有跟她表白过什么,可是她知道,那个男人是陆景琛,他对她好,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那已经足够了。

傅雅凝经过经过一期植皮手术,已经好了很多。陆景琛对于傅雅凝的事情自然是上心的,请了最好的医疗团队在国外治疗,几期手术下来,虽然说不能百分之百复原,但是应该出门可以见人了吧?

虽然她承受了一些痛苦,但最后的结果换来顾晚消失,那不是一件太值得的事情?傅子珊想着,抿起嘴角,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她扬起笑脸,挺直腰杆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门竟是虚掩着,透过门缝的空隙,可以看见一个男人毕恭毕敬的背影,应该是陆景琛的特助言宴,看样子是在汇报工作。

傅子珊勾了勾嘴角,伸手理了理头发,正要敲门,却听得陆景琛的声音传来:

“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还没有找到人。”

找人?傅子珊心底咯噔一下,整个人不稳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捂住胸口,就听到言宴的声音继续传来:

“那日出现的大小船只已经一一排除,有五艘船救过人,但并不是顾小姐。还有一艘,还需要再过几天出结果。”

傅子珊一下子捂住了嘴巴,陆景琛竟然还在找她?顾晚没有死?可是,可是……不是已经有了尸体么?她看得真切,陆景琛也看得真切,对那具尸体他没有表示过任何怀疑,为什么还会在派人查她?

“继续查。楚晗的事查得怎么样?”

楚晗……傅子珊狠狠地咬住了手指,身子靠住了墙才能勉强站稳,脑袋缓慢轰炸开来。楚晗,楚晗……陆景琛竟然知道楚晗,这怎么可能!

傅子珊的身子颤抖起来,她努力稳住思绪,让自己冷静,一时半会却拼凑不出一点思路。

“小珊?”男人温润的嗓音让傅子珊猛然一惊,他什么时候出来了?她都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哪里不舒服?”陆景琛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言宴,去请医生。”

“不,不用了,陆大哥。我没什么事,可能是这天有点闷。陆大哥,我给你炖了鸡汤,你尝尝味道。”

傅子珊笑了笑,思绪渐渐回笼。陆景琛开始着手调查,就一定已经开始怀疑她了。那么,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证据?楚晗,楚晗……

不可以,不可以让陆景琛再知道些什么!当初那么多证据摆在面前的时候,她知道,最让陆景琛相信的证据,就是楚晗。

顾晚和楚晗的关系铁的程度,陆景琛都略知一二。莫不是因为他失了记忆,对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也不会去诬陷顾晚。正因为楚晗言之凿凿,陆景琛才会那样的深信不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