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8、就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傻逼
  
这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西秀秀。
陈三久没有要跟对方寒暄的意思,直接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下就转身走人。
西秀秀当然也不想跟这个昨天坏了自己形象的女生搭话。
两人擦肩而过。
她把饭放在桌上,问王启恩:“启恩哥,刚刚那个女生是来报案的吗?”
王启恩嗯了一声,看着面前长相越来越出水芙蓉般温柔苗条的女生,他嘴角终于勾起了一抹温柔的弧度。
“怎么会突然过来。”
“还不是王阿姨,她说你这几天一直在加班,怕你不好好吃饭,就托我把饭顺道送过来,刚刚那个女生,她报的什么案子。”
按理说,陈三久应该不会吸引西秀秀的注意。
可她就是直觉,就刚刚那一会儿的功夫,自己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所以才忍不住追问,她刚刚应该早点过来的。
王启恩说:“也就一个失踪案,辛苦你了,把饭送过来。”
“这是我该做的,之前我上学,爸妈不在的时候,启恩哥你也很照顾我啊,哎对了,这上面是刚刚那女生的号码吗?她留号码给你干嘛?”
西秀秀自顾自地把陈三久留下的号码拿起,刚想故作调侃,没想到下一秒就被王启恩给快速夺过。
他面色有些僵硬,又有些歉意,说道:“抱歉秀秀,这是我的一些私事,不能让你知道。”
直接让西秀秀愣在原地。
脑海里更是响起系统的声音【警告!警告!结实副局何政的任务进度过慢,任务失败,将遭到毁容三天,扣除100点积分惩罚!】
要知道西秀秀获得系统也不过三个月,不算上她用掉的积分,她也才攒了230点积分,失败就扣除100点积分。
这等于把她大半个月的心血都撒水里,能兑换多少好东西!她怎么能允许?!
而陈三久也没想到,自己都把王启恩这条路给西秀秀堵死了,她竟然还能找到别人身上,先自己一步联系到何政的身上去给他儿子驱邪。
不过结局不理想,没有男主角白一忱的帮助,等第二天陈三久去的时候,西秀秀已经被人从何东的屋里头抬出来了。
让正巧赶来的王启恩直呼:“秀秀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再一看旁边急的满头是汗,脸色发白的关青杨,陈三久立马明白过来,这小说世界里,主角们就是挨在一块的,他不可能不知道西秀秀的特殊,肯定是西秀秀拜托他,他才会带她过来,就是没想到鬼没弄走,还把自己打成了重伤。
“何叔叔,这...对不起,我先带秀秀去医院。”
何政见状,面上带着一丝麻木,显然见惯这种无功而返的场面,不过还是客气地说了句:“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何东的病,怕是没治了,我已经找了那么多人都是一样的结果,没想到我何政这辈子就做过一件错事,没想到最后报应到了自己儿子头上,造孽啊!”
“老政,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是命,这就是命啊。”
何政的爱妻直接一把抱住何政痛哭起来。
看着这悲痛的场面。
关青杨的视线却放在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身上。
“陈三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和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一样。”
陈三久直接睨了一眼躺关青杨怀里的西秀秀,对何政淡道:“你儿子的病不是看不好,只不过你先前找来的人都是些会说不会做的,没有一个是比里面那个东西强的,看什么,我说错了吗?不入流就是不入流,还被鬼给打晕了,没点真本事就别过来添乱了成吗?”
陈三久不是个话少的人,有时候她只是懒得说话。
但是西秀秀的行为,确实让她反感到想怼。
自己几斤几两没点AB数吗?
错开了白一忱过来的时间,以为光靠自己就能把里面那小怪物给弄死,做梦呢吧,一个筑基期的小鬼头跟个恶鬼斗,真当自己24小时天道庇佑?神仙护体?
“你这话,刚刚那小姑娘也这么说过,可结果你也看到了,我想你还是离开吧,现在我儿子到底是人是鬼我们自己也摸不清楚,也不想再让别人受伤。”
何政看着面前毫无特色且穿着普通的陈三久。
简直比西秀秀还不像是个大师,心里十分失望,同时对王启恩感到不满,自家的事情竟什么都往外头说,带的人也不靠谱。
关青杨张了张嘴还想补充点什么,陈三久便嗤道:“不怕你怀里那个待会儿断气,你就继续待着。”
王启恩闻言,立马瞪向关青杨,无缘无故把自己小妹妹带过来干嘛!这不是害她吗!不过就是个普通人把她带到这里他是何居心!?
“我跟你一起去医院,陈三久你就— —”
王启恩放心不下西秀秀。
见他欲言又止,陈三久道:“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办到,我还是那句话,尽快把我的事加急处理了。”
然后二话不说,面色淡然地走进了何东的屋子里。
“不知死活。”
关青杨见状暗暗骂了一句,王启恩听见下意识蹙眉,刚要回嘴,就看到西秀秀的嘴角渗出血。
他心下一惊,连忙道:“回头找你算账!”一把抢过西秀秀两人向屋外奔去。
没有注意与一辆BMW擦肩而过。
车上白一忱从上面走了下来。
这次他是被长辈的一个朋友委托过来解决鬼附身的事情。
看着别墅上方那一圈黑气笼罩,就知道所述不假。
他走进去,任由田爷爷跟何政介绍自己的身份。
耳朵不小心钻入陈三久的名字,原本深色的眸子立马亮了一下。
他道:“您是说,陈三久在里面?”
何政怔了一下,点头,面带苦恼:“是啊,就一看是个学生,哪里有什么本事,我看是江湖骗子还差不多,我都说了让她不要进去不要进去,她就是不听人劝,先前一个小姑娘就被我儿子给打昏过去,现在这个怕是又要— —本来想等着田老的人过来解决,没想到一个个都赶着送死,这可让我怎么办啊。”
“何先生大可不必担心,此人修为在我之上,在门外等着即可。”
屋外,几人都在说陈三久的事情。
而她本人则在进屋后,便看到那个趴在桌上不停往嘴里塞东西的“何东。”
肚子都撑的像个怀孕六月的孕妇,却好像不知道饱一样的还在吃。
听到动静,一双泛着红光的眼睛直接瞪了过来,头发倒立的样子不像个鬼,反倒像个疯子。
他道:“又来个送死的。”
陈三久掏了掏耳朵,“这话我倒是挺想对你说的,想杀我的人和鬼多了去了,也没见到哪个能碰到我一根汗毛的。”起码苏念念就是个例子。
不过面前这个,修为可比苏念念要高多了,一看就知道死的时间挺长了。
何东发出难听的咔咔一笑,说:“是吗?那这次看来你得栽在我手里了。”
陈三久恩了一声,对他说:“行啊,放马过来。”
然后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床上,一双翠色的眸子直勾勾盯着他。
又听“何东”道:“不过你比刚刚那个,修为高多了。”
“那你怕不怕啊,识趣的话自己滚蛋,省的我动手。”
他大笑:“笑话,就算是元婴期的老道过来我都不怕,你一个看起来顶多金丹期的,我能怕你?”
直接手里食物一丢,龇着牙朝陈三久气势汹汹走来,指尖的指甲尖锐无比对准她的脸抓过去。
陈三久则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脸上未见惊惧之色,吟唱都不需要,一个冰冻术甩了过去限制了何东的行动。
屋内温度骤降,忽如其来的寒霜将他里外冻了个遍,好像稍稍不住就要破碎。
这让“何东”立马大呼:“你不是金丹期的!”
陈三久挑眉:“好像我没说过自己是金丹修士吧。”
毕竟金丹期的修士,哪能做到不吟唱就直接施法的。
“何东”明显感觉自己灵魂也被束缚在体内,根本没法逃脱。
这完全跟之前的那些三脚猫不是一个等级!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陈三久来到自己面前,一个巴掌把他打得眼冒金星。
“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她悠然地补了一句。
耳边是何东恼羞成怒的声音:“你敢动我,信不信我让这臭小子给我陪葬!”
刚刚陈三久的一巴掌,直接已经让何东半张俊脸肿的老高,灵魂也像是被刀割过一般疼痛。
他是丁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就好像,“就好像这冰在吸取我的力量,你心里是不是这样想的,我告诉你,你没想错,我的冰冻术是介于三个高级术法结合独创出来的,世间仅有我会,且不单单用于束缚身体和灵魂,吸取被控者力量也是我这冰冻术的功效之一,所以我才说,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强不强的,都是空话,有那些吹NB的功夫去找所谓的捷径,不如多花些心思提高一下自己。”
陈三久一语道破“何东”的心思。
她一把揪住对方的耳朵,见他疼得嗷嗷直叫,面上冷漠:“不过刚刚我给过你滚蛋的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走的,既然这样,你就去死吧。”
且不等对方反应,她手里散发出翠色光芒瞬间笼罩住的身体。
那是比王启恩的阳气还更让恶鬼精怪惧怕的纯粹灵气,不过三秒,何东的嘴里就吐出一大口污秽物在地上,眼里的红光淡下,冰霜融化,他身上的衣服被浸湿。
“何东”却突然发出一声声剧烈的惨叫。
“爸!妈!救我!救我!!!”
屋外顿时响起一阵敲门声。
何政道:“陈三久,你再对我儿子做了什么!开门!快开门!”
“儿子不要怕,妈妈来救你!不要担心!”
咚咚咚— —咚咚咚— —
陈三久像是听不见,看“何东”一副近乎透明的脸色,说:“还挺能装。”
他却忽然顶着肿起的脸露出诡异一笑:“装?呵呵,女娃娃这你就不懂了,其实没有了我,何东也是九死一生,你还以为自己摊了个好差事,把我弄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其实何东这小子的瘴气早就深入骨髓,想救他,你做梦!我就算死,也会拉个垫背的!”
随后话音刚落,本该消散差不多的黑气,忽然鱼死网破般凝聚成一个黑团冲进了何东的胸口。
陈三久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制止,就见何东吐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而这时,何政从外面已经撞门闯了进来。
看到这幅场景,他直接脸色苍白地推开了陈三久,抱着何东大喊:“儿子!儿子!儿子你别吓我啊!你就是这么救人的!把人都给救没了?!”
他伸手在何东的鼻息间探了探,没有气息的流动,当即瘫坐在了地上。
陈三久还要说什么,何政却突然吩咐手底下的人让人把她抓起来,双眸赤红,他道:“如果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别想好好活着走出何家!”
显然,事情到了这发生了变动。
陈三久被人关进了黑屋里,连白一忱都不禁愕然,她怎么会连个恶鬼都收拾不了,还把人整的就剩一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