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21、孙子兵法没学过?
  
之后陈三久因无人应战,斩获千魂鼎。
其余人有心存不满的也不敢吱声,只能看着那被红布盖着的宝贝落在她手里。
外表看来,它小的出奇,两只手就能捧得过来,上面雕刻这繁杂的龙纹,紫铜色的漆面和隐隐散发出的气息,让人目光不由放在上面露出几分谗言之色。
胡洛意作为家主之子,宣布比试结束。
人群散去,陈三久却迟迟未动。
白一忱看了她一眼,跟着大部队离开。
胡洛意问:“陈小姐还有什么事吗?比赛已经结束了,宝贝你也拿到了。”
陈三久低着眉,有几分秀气的脸庞看不出情绪。
她说:“你们其他的丹炉鼎,可否借我一看。”
不为别的,就凭她刚刚用灵力往这鼎里试探,寻到了一丝幡龙令的气息,很微弱,但绝不会错。
幡龙令果然就在这胡家手里。
她眼里微亮,见胡洛意不说话,她把千魂鼎又往对方面前递去:“我其实也不想要这个,可以的话,最好换一个。”
胡老三当即呵斥:“陈小姐未免太不懂事了一些,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得不到的宝贝,你竟然还— —”
话没说完,胡洛意就抬手打断:“那你想换什么?胡家的宝贝确实不少,可千魂鼎的资质绝对上乘。”
陈三久不喜欢拐弯抹角,直言:“幡龙令。”
不单单是胡老三,在场还要整理场地的其余的胡氏弟子都纷纷瞳孔紧缩了一下,猛地将视线落在了陈三久身上。
胡洛意亦是轻微一怔,而后立马恢复正常,他笑:“不知道陈小姐说的这宝贝,我们没有见过。”
但陈三久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闪烁着翠光的眸子在这四处打量。
她道:“不用装,你们能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我自己的东西要能认错,我也不会开这个口,而且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既然说出来了,今天我定然是要带走的。”
随即她掂了掂手里的千魂鼎:“你们不会真以为拿这种不入流的法器放我面前,我就会跟那些修士一样将它视如珍宝吧,且不说邪性太重,没元婴修为,很容易被它炼出来的丹药反噬,说是法器,倒不如说是控人的子器。”
陈三久脸色蓦然一厉,透出冰冷:“幡龙令可不是你们这些不入流的邪修用来练害人法器的宝贝,在我没发火前,赶紧把东西交出来。”
她的灵力暴涨,仿佛空气都被剥夺走,令在场无一例外产生了无法呼吸的压抑。
胡洛意更是额头流了几滴冷汗,随即在口袋里捏碎一纸白符,破了这威压。
似鹰隼般锐利的眼,不再掩饰那隐约透出的贪婪与阴霾。
他死死盯着陈三久,俊逸的脸露出一丝疯狂。
“也不知道陈小姐到底是从谁嘴里听说的幡龙令,你说是你的,可知这宝贝在我胡家手里已有五百多年?还从没有人敢直面问我们索要这传宗法器,你可知这话代表的是什么?”
“而且...胡某还真不知道陈小姐既然这么聪明,能知晓千魂鼎不过是件子器,不如你也别让我们费神费心,直接作为药引入了这丹炉,便于我们修炼,不然......”
陈三久嘴角一勾,“不然怎样?”
比先前在场修士数量更多的邪修从暗处跳了出来。
各个都在金丹期修为,穿着统一的灰白色长袍。
冷如毒蛇般看着陈三久,眼里迸发着贪婪之色。
“化神期以上的修士,入了丹炉融成了丹药,那可是大补!”
“正好我的修为被这人打退,吃了她的内丹,兴许能很快恢复,洛意哥哥,她内丹能留给我吗?!”
本该晕厥的胡蝶被人推着轮椅出现。
身旁站着她的父亲胡岩,都目光阴恻恻地盯着陈三久,仿佛她已是待宰羔羊。
胡洛意对着胡蝶温柔一笑,“你是族里的掌上明珠,你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
陈三久抬手哎了一声:“你们还真是想的挺美好啊。”
还真是到了邪修的老巢,一个个都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真觉得自己厉害的没人敢动了?
她眸色渐暗,虽早有怀疑,可没想到这胡家的人竟然真都是一群走捷径提升修为的邪修。
靠将其他修士练成丹药,吃到自己肚子里提升修为。
就好比往塑料杯里倒一百多度的滚烫开水,修士一般承受不了这种压力,会非常痛苦,而后...修为是会提升很多没错。
可随之而来的是他们的身体会有所空缺,就像夹心饼干没有夹心一样,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只有表面上修为变强,招式变厉害,但暗地里修炼的速度会大幅度减慢。
这就是天道的法则,在你企图走捷径的那一刻,就会被夺走你本该富有的天赋。
这群人他们一定知道,却还要做这种事,手里的人命肯定......
难怪一开始胡氏弟子对自己要动手的时候胡洛意会阻拦,原来主意打在她身上。
五百年,陈三久眸色愈发深沉,幡龙令竟然落在这些人手里足有五百年,比自己早到这个世界那么长时间,这到底中间发生了什么?难道她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巧合?
想到这里,陈三久更加坚定了拿到幡龙令的心思,或许拿回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是谁给你们的勇气,觉得今天死在这的不是你们?”
陈三久眼里没有半点畏惧,背地里已经开始调用灵力默默捏诀,“胡洛意,你是不是认为我先前跟你说的话是开玩笑?”
“当然不是,在下当然是知道三久小姐有些本事,不然也不可能连飞机会出事都能算到,且修为还在我之上,但不妨碍我们将你视为威胁,胡家从不允许不可预料的对象存在,所以只能委屈你,成为我们成仙问道的肥料。”
“邪修就邪修,偏要说得这么道貌岸然,真是人模狗样以为自己是根蒜。”
陈三久轻嗤了一声,见对方被自己说的脸色一变。
她嘴里又念起:“烟烟绕绕,如梦如醉,八卦生死盘,封!”
没等一群人来得及反抗,他们只见自己脚底升起一片闪烁白光的八卦大阵,站的位置各印不同字符。
“这是什么!?”
“八卦阵啊,没听过?你们不都修士吗。”
陈三久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从没见过这种怪异的八卦阵!这不是诸葛家才会的招式吗!你怎么也会!”
胡洛意见陈三久没动,跟自己一直说话,还当她是嘴皮子想要求饶,哪知道不单单骂自己,还暗算他们!
“你!卑鄙!”
一群人发现自己突然都动不了了,连灵力都调用不起来,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束缚。
一个个怒目圆瞪陈三久。
后者嗤笑:“彼此彼此,跟你们这种丧尽天良的比,我还差远了,你不会真以为我要等你们动手才还手吧,那是电视剧里的剧情,想要百战百胜,就得先发制人。”
陈三久走到了胡洛意的面前,轻拍了拍对方的脸。
见他因为没法动,又被羞辱,气红的脸。
她说:“孙子兵法,没学过?”
“那个叫什么,胡蝶的对吧,你想吃我内丹?你猜如果你内丹碎了,吃别人内丹还有用吗?”
“你要干什么!你离我远一点!”
胡蝶大叫,看陈三久朝她走来,满脸激动与慌张。
偏偏她只能坐在轮椅上,推她的父亲又没办法,只能附和:“如果你动她,你就等同于惹了整个胡家!整个修真界!我们与你陈三久将势不两立!”
一个瞬身,陈三久离两人只有两步之距。
对方几乎能感受到陈三久那骇人的气势,压得人快要喘不过气。
她眼里略带挑衅,语气十分欠揍:“你觉得我怕吗?我既然敢做,那就说明你们胡家在我眼里连个...恩,屁都不是?我还能让你们安然无恙的离开,再换个说法,我就算放了你们,你们这种不把人命当命看,还满腹算计的邪修,能到后面拍拍屁股当什么事没发生,想什么呢?”
“动不了的滋味很难受吧,没关系,碎内丹而已,你看之前那几个不是一点感觉都没吗,也就稍微比断了骨头疼点罢了,反正你们胡家养一个残疾普通人的家底应该是有的,我说的.....没错吧。”
“啊啊啊啊!!!!”
陈三久的手化作了虚无,融进了胡蝶的丹田,无视耳边痛苦狰狞的惨叫,她微笑着当着所有修士弟子的面,生生捏碎那枚本就有裂痕的金色内丹。
“不!我的内丹!不!!!!”
胡蝶晕了过去,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
胡岩更是赤红了眼,大喊:“老夫绝不放过你个狗东西!绝不!!!”
陈三久依然神情淡漠。
她说道:“知道为什么这个八卦阵跟你们平日里看到的不一样,又为何叫八卦生死盘吗?”
胡洛意心里下意识升起一股不好预感。
“因为啊,它的每一寸之地,都有不同幻境遍布,你可能会碰到心魔,可能会碰到迷宫,可能碰到怪兽,可能,哎呀......看来这位岩长老已经入了幻境呢。”
手指落在胡岩的胸口上轻轻点了点,见他眼睛失去光彩,陷入空洞。
陈三久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且胡洛意渐渐看到身侧的管家也失去了意识。
他瞪大双眼,努力维持清醒。
可陈三久却不给他这个机会,走到了他的身侧,在他耳畔轻声如鬼魅:“作为胡家的少爷,我给你的幻境是特别的,希望你能活着走出来,至于幡龙令,我收下了,看在你们保管了那么长时间的份上,幻境的时间我只设定了三天,祝你们好运。”
手在他眼前虚虚一晃,见对方的眼失去了神采。
陈三久向其中一处明显有暗格的大门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