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22、市长算个球
  
门上设有一个封印,没有施法者的灵力引导,暗格是打不开的。
然而对陈三久来说,所有的封印都源于入侵者不够强大才没办法破除,她显然是后者。
肥肥诺诺的手放在一块印有手掌图案的夹板上,她的灵力往里面灌输,一开始还会有电流向她传来抵触攻击,随即在她加大了灵力后,渐渐消退。
直到咯噔一声清脆,暗格石门被打开。
玉石台上的精致令牌倒映眼帘,与此同时还有数十个跟千魂鼎一模一样的铜炉放在里面,上面黑气缠绕,彰显令人感到不安的怨气。
她走了进去,一道没有实体的怨灵直接朝她飞扑过来,她连脚步都没停,仅是抬眸,惨叫声便响起。
陈三久缓道:“还不回来?”
“是认不出我了?”声音在屋内竟有几分缥缈,让人感到一丝安宁。
本是安静立在玉台半空中的幡龙令倏然发出了一阵颤动,仿佛略带几声的龙吟,好似抱怨不满。
这让陈三久脸上浮现一丝无奈。
“我知道,你等了我很久,他们还拿你做坏事,所以我这不是感应到你就来了吗,以后不用做你不想做的了。”
伸手,幡龙令像是有感应一般自己跃起,落于她掌心。
而后陈三久用灵力散去那些胡家人在它身上灌输的瘴气、怨气,见它终于露出属于原本的暗色金芒。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脖子道:“老地方。”
幡龙令嗡嗡轻响,一跃又化成一条紫红色玉坠挂了她的白皙的脖颈上。
一股熟悉的力量汹涌地往体内灌入。
甚至更比以前强力许多,她道:“这段时间没少吞魂吗,不过吞的太多消化不了,还放跑了一些。”
“嗡嗡嗡!!”幡龙令就跟不满似的,在她耳边轻吟。
“行行行,怪我还不成吗,我不在封印才松动,那这回儿我肯定寸步不离你,成吧。”
把自己先前得到的千魂鼎放在了原本幡龙令的位置。
陈三久直接是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门口早就空无一人。
月色还高高悬在头顶,银色长河洒下一片碎光落在陈三久那又消瘦了几分的背影。
她拿起手机,上面已经是十二点。
她跟何静等人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就说好,十一点多钟集合酒吧。
结果不小心晚了一点,上面都有二十一个未接电话了。
其中十八个是何静的,还有三个是楚屈跟孙斌他们打来的。
捏了捏脖间成色剔透泛着冰凉的玉坠子,陈三久给何静发了个“在哪”的消息。
见对方秒回一个“你是真墨迹”的表情包,又发了个位置,她嘴角勾了勾,给对方回了个520的转账,说了句:“处理了些事,10分钟到。”
虽然吕貂山地方偏,可架不住酒吧离这不远,多得是滴滴打车,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人过来接她。
看是陈三久一个小姑娘黑灯瞎火在这荒郊野外的站着,司机还多次以为对方是鬼,老是从后视镜看她,一路上话都不敢说一句。
ACE酒吧门口
停满了炫酷的豪车,也站了不少身材火辣的美女,看的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还没进去就能听见里面传来动感的音乐。
且陈三久刚一步要跨进去,却被人给拦住,是看门的保安,三十来岁的样子,有些居高临下又带着些许打量和轻蔑的眼神在她身上扫视了一番。
“有预定卡座吗,几号。”
陈三久:“我朋友在里面喊我来的。”
保安闻言嗤笑了一声,指了指旁边那些热辣女生。
“他们都是朋友喊来了,站那快一个钟头了。”
言下之意,如果是想进他们这种高级会所,就别耍滑头,他们见多了。
陈三久无奈,还没听说过有这种不能随便出入的酒吧,只能掏出手机给何静打电话,然而还没接通,电话就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这下好了,联系不上了。
也不知道待会儿他们会不会出来找自己。
陈三久跟保安面对面对视了几眼,见对方仍没有让自己进去的意思,她干脆去一边的小卖铺,看看能不能搞得充电宝什么的。
结果屁没有一个,她只能买点关东煮解解馋。
吃的正香,突然一阵吵杂声吸引了她的视线。
是几个人扭打在了一起,门口没有灯光,人又多,都挨在一块凑热闹,所以一时看不清主角们的长相。
只是一声:“CNM的何静!”
让她淡然的神情顿时一怔,把最后一块小肉丸塞嘴里,陈三久提着仅剩汤汁的塑料碗一把扣在了骂人的男子头上。
一股香喷喷的汤料混合着摩丝味真是一言难尽。
男人当场就给愣住了。
而被好几个人摁在地上打的楚屈则在见到陈三久,眼里发亮,连忙喊道:“三久姐!”
陈三久像什么事没做似的,走到了楚屈身侧,手里轻轻用力就把那几个染乱七八糟颜色头发的男人提着衣领扔到了一边,把人拽起来。
她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好端端打起来了。”
何静脸上还有个巴掌印,不过不影响她英姿飒爽的漂亮,一双狐狸眼满是倔强。
“小事,就碰到几条不懂事的野狗。”
“静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分明是他们不识好歹调戏你!三久姐,我发誓我们可不是先找事的那个!”
孙斌在一旁举手:“我替他们作证,静姐看你这么久没来,以为你出事了,就想来找你,结果刚到门口没一会儿功夫,这几人就找了上来。”
陈三久道:“B市也有你们摆平不了的人?你们不是小地头蛇嘛。”
亏得还说国庆七天给她安排一条龙服务,这倒好,第一天还被人打了。
话是这么说,她的眼神却冰冷了下落,看向了那个嘴里骂骂咧咧喊她臭娘们的男子。
一头时髦的银发,长相不说出色,可扮相非常加分,加上腰上挂着某豪车的钥匙,简直给他头上扣足了“富二代”的光环。
可别人看这些,陈三久看这些吗?
她不看,她看的是这个人身后跟着身穿白裙没了双眼的短发女孩,灰白色的双腿下还在不断滴血,一看就是流产死在了手术台。
“你他妈你谁啊,出来多管闲事!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B市的太子爷!你敢他妈往我身上泼关东煮!你信不信你们今天别想出B市!喊人都没用!”
没等陈三久说话,孙斌就被气的指着他鼻子骂:“褚正天,你不就仗着你老子吗!你没了你老子你什么都不是!”
“别以为我们怕你!跟你说!就算今天是你爸来了,我们照样打你!就你这— —”
“谁要打我儿子?”
人群里走出来一个身着正装西服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男子,眼里闪烁锐利精光,一看就是商人扮相,说话带着几分威压感,直接打断了楚屈的话。
而他们两个,包括何静在看到这人的时候,脸色皆是一白。
陈三久的注意力则放在这中年男子手腕上开过光的舍利子上,带着一丝微弱的圣光,直接照的褚正天旁边的女鬼都给驱散。
“爸!你看,就是他们几个找我麻烦!还有这个婊..这个丑女人,往我头上泼汤!简直是莫名其妙!”
仿佛才注意到楚屈和孙斌他们似的。
褚国洋居高临下地扫了他们一眼,说道:“原来是小楚和小孙的儿子,你们这样,是不是想让我找你们父亲谈谈话?”
陈三久微微一挑眉。
据她所知,这两人家境绝对也是数一数二的富二代,怎么到了这男人的嘴里,他们的父亲还成了小辈。
“.....褚叔叔好。”
“褚叔叔,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您儿子他欺负我们朋友,我们这才一时气急动了手。”
眼里尽管满是不甘与慌张,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低声下气。
他们捏紧了拳头,脸色白的难看,甚至额头流下来细汗。
褚国洋却说:“我的儿子我心里有数,肯定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倒是你们,打了我儿子不说还往头上泼了汤,这算是羞辱吧,要是立罪名的话,怎么说也得四五个月。”
没等蛋蛋后小弟替陈三久求情。
后者就站了出来,挡在他们身上说:“哦,是吗,我只是不小心撒的而已,这也要坐牢四五个月,请问这位大叔,你好大的官威?”
嘶— —
周围响起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陈三久的衣袖被人拽了拽,是何静,她脸色苍白让她别说话了。
“那是B市的市长!”
“市长怎么了?市长又不是天王老子,还能一手遮天不成?做错了事就不用道歉?”
陈三久还真不把这个比何坤官职还大的男人放在眼里。
毕竟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小小市长就猖狂到这种程度,当着人面往人头上乱扣帽子,别人能忍,她不行。
更何况何静他们也是因为找自己才惹上了麻烦。
褚国洋这才将视线一点点挪到了面前身高长相都并不是很起眼的女生身上。
见她不卑不亢,完全没有被自己身份吓到的模样,上下打量了一下。
没有一件名牌,除了脖子上那块看起来很是值钱的玉坠,并无特别。
她怎么敢跟自己这么说话的?
陈三久看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疑问,直言:“知道你这市长位子做不久了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