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23、老祖VS神棍
  
褚国洋脸色当即一沉,明显不喜别人讲他乌纱帽不保这种话。
嘴角勾起一抹阴阴的笑,他说:“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知道吗。”
“你tm还真是敢说啊,你知道我爸在这个位置待了多少年吗!就凭你两句话说没就没,你以为自己是神算子啊!”
褚正天仗势欺人,满脸傲慢。
随即注意到周遭有人拿手机对他们拍,没等对方反应,一个箭步上前就将人手机砸了个稀巴烂,手指着对方脑袋骂骂咧咧道:“拍nm拍!什么人你都敢随便拍!是不是不想在B市混了!要是今天的事谁敢说出去,回头就让你在B市待不下去!听到没有!”
在场的都是ACE酒吧的一些常客,都认识褚国洋这张经常上电视的面孔,更认识市长之子褚正天,一个嚣张跋扈,醉酒驾驶都能不到一小时被放出来的官家子弟。
他们识趣,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一时间因为这话,不自然的挪开了关注着的视线,当听不见。
褚国洋很满意他的做法,就要这样杀鸡儆猴,在气势上压别人一个头,才能让别人怕他们,不敢做什么。
嘴上却要说:“小天,做人要有礼貌。”
陈三久面色冷淡,“算命说不上,就是你身边跟着的女人倒是不少。”
“这还用你说!也就你旁边那个不长眼的何静,看到老子还装纯,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碰过了,笑死了,装什么贞洁烈女。”
何静刚气的要骂回去,陈三久抬手制止。
她笑:“我说的可不是这些装着打扮漂亮的女生,而是你身后一个个大着肚子,七窍流血,问你为什么要害死她们的女鬼。”
话音刚落,仿佛一股阴森的气息就爬上了褚正天的脖颈。
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地,他脸色下意识一白,又很快恢复正常,叫嚣:“你瞎说什么呢!”
“不仅如此,你爸也是,以为带个舍利子就能保平安?纸是包不住火的,褚市长。”
她语重心长的语气,让褚氏父子心里莫名升起一股不安。
可又说不上来是哪不对。
就心里有些慌张,面前的陈三久他们明明都没有见过,怎么觉得她知道很多事情?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你们同我儿子打架确实是事实,不然的话就好好道个歉,叔叔今天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原谅你们了。”
褚国洋下意识不想跟陈三久再有所接触。
那双直勾勾看着他们的眼睛,仿佛将自己看穿,十分令人不适。
楚屈说道:“明明是您儿子调戏我朋友在先,动手打人的也是您儿子,为什么是我们道歉!再怎么样也不能一点道理也不说吧!”
孙斌大喊:“这里都是人证,他们都看到了!”
哪知道褚正天邪笑一声,大喊:“谁看到了!谁看到了,给我站出来看看,我看是谁看到我打人了!”
“不承认没关系,酒吧门口还有监控摄像头。”何静看不惯褚正天牛逼嚣张成这样。
没曾想,酒吧那门口保安来了句:“这几天探头在维修。”言下之意什么都没拍下来。
也不知道是害怕惹事,还是真坏了。
让褚正天当即哈哈大笑起来,说:“看到没!看到没!还不快给老子道歉!”
闻言,三个人手默默捏成了拳头,满眼溢出不甘。
陈三久站出来说道:“那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因为在我看来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没做错,所以不道歉又怎样,你今天能让我坐牢吗?我不是B市本地人,你让我呆不下去我也无所谓。”
慵懒的语气,像极了一个老赖,然而遇到无赖,就得比无赖更无赖。
气的褚正天差点动手打了她。
何静举起手机说:“来!动手!你打!你敢打她我肯定立马发朋友圈,揭露你们的真面目!题目就叫:B市市长与他儿子仗势欺人的那些画面!怎么样,听起来这名字是不是稳上头条!”
“你!”
“小天,算了,我的儿子大人有大量,跟小市民不用计较那么多,道歉的话既然双方都有错,那就算了吧。”
仿佛恩赐般的语气,直接提醒了他们双方的身份差距。
让陈三久险些笑出声,这市长真的还挺自信。
不过不把自己话放在心上的,他不是第一个。
而且楚屈的肋骨都被打断了,待会儿肯定是要去医院的,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她也不是吃亏的人。
手伸出来,对上褚国洋略带疑惑的视线。
她说:“你们不计较是你们的事,可是我朋友受伤了总要做个检查吧,既然是检查,那查出毛病了还得住院休息,肯定都需要钱,麻烦你们把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支付一下再走,我这算是私了了,不然你们可以公了看看,到时候面上无光的还是你们。”
楚屈和孙斌看陈三久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崇拜与担忧。
卧槽,敢当那么多人的面下市长的面子,问他要钱,他怕是第一个吧。
而褚国洋也是不耐。
自己算是已经罢了这件事,没想到陈三久还蹬鼻子上眼问自己要钱。
呵呵,向来都是别人恨不得把他送给他花,还没见过主动问他要钱的,就算是外面养的那几个女人,哪个敢这么直面的要名牌?
眼镜下的眸子,快速略过一抹戾气。
褚正天闻言气急骂道:“老子这件衣服值多少钱你知道吗!老子还没找你赔呢!”
也不知道陈三久从哪里掏出来一沓子红钞票甩在了褚正天的脸上。
“一万够不够?不够我再去银行取,不好意思,我其实也没什么,就钱多。”
开玩笑,装逼而已,谁不会?
陈三久这钱,本来是放在衣服口袋里备用的,现在正好让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也享受一样被羞辱的感觉。
当然,这确实惹怒了褚国洋父子。
他们贵为B市的人上人,还从来没受过这种气。
“小姑娘,面子给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你知道你惹上了我会发生什么吗?”
褚国洋这会儿的语气已然没了先前的和善,脸色也是微沉。
陈三久丝毫不慌。
算起来自己年纪比他都大,能被这种小瘪三吓到?说出去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我不知道惹你会发生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惹我和我身边的人,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你既然不信自己的乌纱帽戴不久,那就用时间来证明好了,反正你手腕上的那个舍利子,保你的时间也够长了。”
这话让褚国洋心口下意识一紧。
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东西费了多少功夫才从别人那买过来的。
早前还不是市长的时候,他创业失败,像条狗似的被人使唤,也确实,他戴上这个舍利子后,官途一路顺风顺水,结实了一些ZF里的高官,将他扶上了如今的地位,给别人背地里擦屁股,摆平难处理的事也没少做。
现在忽然被人点破,他就觉得陈三久是有些不一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小姑娘,看来你懂得挺多。”
褚正天想要还嘴,被他爸一把拦着。
陈三久回道:“也就是懂一些风水而已,不过你不用装不知道,我话已至此,还麻烦你们赶紧把医药费交出来,免得闹进局子,市长大人你脸上无光。”
不是陈三久这次好心提醒他们。
而是人命天定,她哪怕不去动手让这两个人倒霉,作恶多端的人到最后也不会有好下场。
“黄口小儿!胡言乱语!褚市长你务必不要将这女娃子的话放心上,我已经替你卜上一卦,你日后只会一帆风顺,事业蒸蒸日上,这种装腔作势的不用多言!”
不知从哪窜出来一个大晚上还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两撇小胡子一看就是个机灵的。
说出来的话,让人一听就知道有点神棍的味道。
陈三久上下对人扫了一眼,筑基而已,有丁点本事,可是这种修为的人会卜卦。
“吹牛牙齿会掉的,四眼哥。”
“四!四眼哥!你竟然敢对我出言不逊!你可知我是谁!”
吕良被陈三久给气到了,指着她鼻子就道:“我可是吕家的亲传弟子,拂尘真人!这B市有头有脸的人见到我,都要喊声吕先生,你个黄毛小丫头从哪来的!”
这会儿陈三久要是在喝水,估摸都能一把吐出来。
跟自己是一个名号!?
谁给他的脸?
“吕先生稍安勿躁,小孩子不懂事,不用放心上,不过拿钱羞辱我儿子的事情,这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作罢,小李,给陈局长打个电话,问问这种事怎么处理。”
褚国洋听吕良说他日后一帆风顺。
心里本还悬着的心一下子安了下去。
而后自嘲,他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姑娘的话感到害怕。
对上陈三久那面色平淡的脸,神情隐约带有怒气,面上缺如笑面虎似的说道:“不善了就去警局解决吧,相信陈局长会给我们一个最满意的答复。”
一旁,何静等人慌了。
他们其实认个错也不会闹出那么多事。
不过陈三久不想让他们就这样低头道歉吃这个闷亏,现在要是闹到警局,官官相护,他们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褚正天就更不用说了,顶着散发着异味的头,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
“让你们这群傻逼惹我,这下你们一个也别想安然无恙从局子里出来,等着坐牢吧你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