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店睡了一觉。
等陈三久醒了,天已经黑了。
手机上面显示着王冰发来的短信和何静的两个未接电话。
前者是问她玩的怎么样,钱够不够花。
后者也留了言,说楚屈和孙斌已经没什么事,出院回家了,她接到了家里人的电话提前回A市了。
给两人都回了消息。
陈三久去洗了澡,直奔医院找陈爱梅。
她可没睡一觉就忘了还有事情要做。
脑袋精神受创,就直接用神识把她填补好,大部分精神病患者,不能恢复正常,无非就是他们活在了自己的世界。
只要把人从那个虚拟世界给拉回来,人就能清醒。
这意味着,陈三久需要进入陈爱梅的大脑。
可陈三久握着陈爱梅的手,半天神识跟对方衔接不上。
她望着面前几乎没什么血色的脸,忽然陷入了一阵沉思。
“陈阿姨,您是装的吧。”
对方没动,像是真的在睡觉。
可她心里有数,自己的术法不会失败,问题只会出在目标身上。
她说:“没关系,我能理解,您装傻肯定有原因,所以我只跟您说几句话就走,希望您明天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跟你弟弟聊天。”
陈爱梅的眼皮地快速地动了一下。
陈三久假装没看见,嘴角弯起一抹弧度。
“白天的事情,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见,但是我不介意再重复一遍给您听,那就是我确实是受苏念念的委托找的你,虽然他人已经死了,可我有办法让你们重新见面。
您要是不信的话,他跟我说,有一句话您听了,一定会明白,那就是我要当上警察,这样坏人就永远不会有机会出现在妈妈的身边。”
暗处,陈爱梅的眼角落下了一滴泪。
她仍旧没醒,可那微微颤抖的胸口,陈三久见状,补充道:“多余的,我不说相信您也能理解,我叫陈三久,希望后天能跟您好好正式地见个面。”
随后也不等对方再做出什么反应。
她直接走了出去。
心道这一趟她竟然什么都不用做,就解决了一件在苏东看来十分“棘手”的事。
简直运气好到爆棚。
当然,苏念念要是知道了自己母亲还好好的活着,一定很高兴。
陈三久嘴角弯了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回A市。
奈何事情还没结束。
两天后,朝阳大酒店。
陈三久穿了一件M码的黑色裙子进了场地内。
因为没有多加修饰,她一张素净的脸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人站在角落里,目光在人群扫射。
没一会儿便定格在了褚国洋和他的儿子褚正天的身上。
对方身侧竟然还跟着一个让她颇为意外的人物。
西秀秀。
不是说她会跟苏东认识吗?
难不成因为自己的原因,剧情有了改动?
算了,静观其变。
“哎,不是说今天会请吕大师来宴会上吗,怎么不见吕大师的人影?”
一个跟褚国洋颇为熟络的富商好奇的问道,视线却停在了褚正天身侧的西秀秀脸上。
褚正天冷哼一声,抢先回答:“那是因为他就是个骗子,要不是这位秀秀小姐,我们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什么风水大师,什么驱魔大神,结果三脚猫的功夫还不够看,就被秀秀小姐的法术给吓尿了裤子。”
西秀秀闻言含羞一笑。
今天她穿着一身米白色高级丝绸的贴身吊带裙,面料光滑,紧贴那盈盈一握的腰肢,雪白的肌肤衬得那张本就惊艳的脸满是柔色温雅。
她语气谦让道:“其实那人也有点本事的,不过遇上了大事就有些不够看,我也不过凡人一个。”
“哦?那这么说,这场的酒会其实是为了给这位小姐接风的?”
富商并没有诧异听到这类话题。
说实话,他们站在商业链顶端的人,多少都会信一些佛啊鬼的,有的更是会养小鬼,戴佛牌,以求平安事业发达。
而褚国洋又是市长,就光是一个吕良都能让他沉迷风水之说,其他人肯定更是对此深信不疑。
现在待他身边半年的吕良突然下台,却又多了个绝色风采的西秀秀,说实话没人把她这样美好的人跟那方面联系在一块。
可褚国洋又一副尊敬的样子,还特地设宴,其余人便不得不重视。
而这样的注目礼,让西秀秀倍感满足。
面上却又保持温雅,她摇头:“不是,我只是蹭个酒罢了。”
褚国洋拉着嗓子哎了一声,说道:“话不是这么说,要不是秀秀小姐帮忙,怕是昨日我就得医院里住下了,所以说给你设宴,倒也不假,不用客气,以后秀秀小姐就把B市当自己家就好。”
“原来如此,秀秀小姐这样有本事,那待会儿可否能帮我们看看手相之类的,其实我最近一直挺苦恼的,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利,有没有办法解决?”
这话让西秀秀直接愣了一下。
心里顿感不满,自己跟这个富商也不熟吧,就这样要求别人好吗!?
而且给人看手相,那是要花点数的,一次5点积分,开玩笑,酒会上这么多人,难不成她每一个都要看都要花积分吗?
先不说完成跟褚国洋结识的任务,她才得了100点,现在还要把积分花在这种小事上面......
西秀秀心里就是在不舒服,她也不能明着拒绝别人,好歹跟褚国洋认识,她现在又要跟人交好。
只能想了个法子,假模假样地跟对方说:“你这是身体不好,最近肯定注意力都没办法集中吧,看东西恍惚的话,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没什么大碍,有时候运气不好只是单纯的自我感觉。”
那富商频频点头,对此深信不疑,或者说对褚国洋看人的眼光没有疑问。
却让在角落里看了事情原委的陈三久直接笑出了声。
声音不大,可也让对她音色过于熟悉的西秀秀瞬间将目光对准了她,当即就变了脸。
就差没喊出声“你怎么会在这?!”
“这位小姐,你笑什么?”富商好奇地问。
褚正天直接大叫:“你怎么会在这!谁放你进来的!”
将西秀秀的心里话都给喊了出来。
陈三久假装没听见,背过身从桌上拿了杯香槟送到嘴边品了一口。
胳膊没几秒就被人拉住。
“我再跟你说话呢!你这个丑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你不是还在警察局吗!”
“保安呢?保安!快把这个狗东西给赶出去!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这不是拉低酒会的档次吗!”
褚正天的动作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褚国洋不想事情闹大,对儿子呵斥了一声,又对着竟然能混进自己酒会的陈三久投去不善的打量之色。
刚想开口让保安把人“请”走,就被姗姗来迟的苏东给喊住:“请等一下,市长,这人是我请来的。”
“这位是陈小姐,是我特地从A市请来的大拿,这位是我们B市的褚市长,他一向对风水和佛教有很大的兴趣。”
像是完全不知道两人之间的矛盾似的。
也仿佛跟陈三久才刚刚认识一般,苏东毕恭毕敬地给双方做了个介绍。
但前者还是感觉到了后者身上那隐约透出的激动。
看来是已经知道陈爱梅好了的事情。
陈三久嘴角勾了勾,配合对方表演。
对褚国洋伸出手,说道:“你好,褚市长,久仰大名,这就是你那个顽皮的儿子吧,我前几天好像见过。”
“你装什么失忆!”
褚正天正要动手。
褚国洋一个巴掌甩了过去,打的儿子愣住了神,眼神透露出冰冷,就像在说:你不知道周围站着的都是什么人吗?胡闹也要分场地。
这里,都是B市商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仗势欺人也要看场合。
他不会在这种地方拉下自己的脸,也不能。
面上却皮笑肉不笑地跟陈三久握了握手,说道:“还真不知道陈小姐也懂这些,不知道是怎么跟我们的副市长认识的。”
褚国洋的目光一点点挪到了苏东脸上。
见他没有丝毫心慌和畏缩,心里升起一股困惑与淡淡的不安。
苏东毫不紧张地解释道:“是我的姐姐,被陈小姐治好了,您知道的,她一直在这方面有些问题,所以我才想将她介绍过来让您认识。”
他指了指脑袋,话语精妙。
让陈三久不觉心道了一句,这真是一只老狐狸。
“是吗,医生都没办法解决的事情,陈小姐竟然能解决,那看起来确实很厉害,那我能问一下,刚刚你为什么要笑吗?”
褚国洋表现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问道。
陈三久的眼睛挪到了一旁的西秀秀脸上,又看向那个富商...的肩膀,一个面部漆黑几乎看不清五官的孩子身上。
她淡道:“这就得问这位先生自己,家里是不是养了什么小可爱了。”
被点名的富商的脸色骤然一变。
他看了看四周,仿佛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在了自己身上。
他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说:“我不知道这位小姐在说什么。”
“你是不是经常觉得肩膀酸胀,可是按摩也没有办法缓解,然后睡觉的时候,经常呼吸不上来,像被个孩子压在了脸上一样,还有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还有幻听吧,觉得耳边会有些吵杂的声— —”
不等陈三久说完,富商就挤到了她面前,情绪激动地说道:“对对对!不仅如此,我最近事业还不顺,投的股票明明前一秒还都是好好的上涨,但是我投下去以后,立马就涨停了,最近一直在亏钱!这位小姐,哦不,大师!你能帮我指点指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跟之前对待西秀秀那副有些敷衍的模样一比,这样子,就跟见了能救命的观世音似的,怕是要周围没人,都得急着跪她面前了。
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