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32、太岁头上动土?
  
之后的几天,陈三久仍旧留在了B市。
原因有两个,第一就是办理酒店转让手续,吴大海兑现了他的承诺,让她成了B市区域的酒店老板,并给了连锁酒店的黑卡VIP,包括旗下的子公司酒店,都可享用特殊服务。
第二是她要看着苏东成为新的B市市长。
因为褚国洋当市长这些年,贪污还有动用关系给一些黑心富商开后门,洗黑钱的事情被ZF秘密查办,他们已经找齐了证据准备抓人,却在动身前发现人突然死了,作为二把手的苏东还好好活着,自然就被盯上。
不过她提前打招呼的原因,苏东早就把那些小尾巴处理干净。
ZF就算想找他麻烦,也证据不足,B市又不能群龙无首,所以盯了他一段时间,发现他没什么可疑处后,也只能让苏东晋升为市长。
当然,褚国洋其余一些没有来得及察觉,同流合污的残党,都被逮个正着,可谓是让B市来了个大换血。
而苏东晋升那天,也没请别人,就请陈三久吃了个饭,还有被她带过去的楚建生。
大家心照不宣这顿饭的意义。
无非就是日后在B市让大家互相有个关照。
楚建生是真没想到,陈三久说到做到,跟苏东仅用了几天的功夫就打好了关系,还让这位新市长对她毕恭毕敬,心里不免对其更为好奇与敬重。
当即对陈三久敬了杯酒。
后者婉拒,用果汁代替,说了一句:“大家都是朋友,你们又是我长辈,不用这样拘谨。”
苏东险些咳嗽出声。
他还真没见过这样低调行事的“神棍”要不是见识过她那天大显神威,面无表情地杀了一个人,他还真就信了对方的邪了。
不过见楚建生一脸诧异,明显是不知道陈三久背地里的本事,他也就配合表演,率先说道:“听说楚先生最近生意上出了点麻烦。”直接转移了话题。
楚建生恨不得马上点头,可碍于面子,只能表现出一副为难又苦恼的样子,说:“是,有个对家的房地产喊了个癌症晚期的男的,出了高价装作是我工地上的人,跳楼自杀,结果对外宣传我们是豆腐渣工程,现在所有工地都停止运行,我正愁这个事情没办法解决,如果要正常运行,必须经过检测,可是之前......
褚市长还在的时候,我把资料都备齐了给对方,对方一直不通过。”
苏东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意思。
跟对方敬了杯酒,只说了一句:“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明天就让人去工地检查,如果确定用料方面没有问题,后天就批文件下来,让你们继续施工。”
楚建生激动万分,面露喜色:“真的吗!那太好了,来!我在敬您一杯!”
苏东手微不可见地抖一下。
心道这杯酒应该敬陈三久才是。
毕竟要是没有她,自己如今也该和褚国洋那些手下人一样,把牢底坐穿。
而偏偏陈三久什么话也没说,根本不在意这些。
这让他不免对面前的女孩敬意更多几分。
等饭局结束,苏东提议要送陈三久,被她拒绝。
她说:“我明天就要回A市,后天就要上学了。”
对方眼睛微微睁大,满是诧异。
毕竟他一直以为陈三久应该是个早早辍学了的专职“神棍”没想到还是个学生。
当然也是他一直没去调查过对方的身份。
楚建生倒觉得正常,因为陈三久年纪摆在这里,哪里像自己那个儿子,年纪轻轻,败家子一个,完全就是个靠花钱买文凭的主。
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想起楚屈今天还说想要见陈三久。
他忽然想到,如果让儿子去陈三久那边的学校上学,他会不会就收了玩心?
就顺嘴问了句对方在哪所学校上课。
陈三久如实回答没有多想。
等回到A市以后,看到两张熟悉面孔出现在学校门口,她才知道楚建生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而这次回家,倒是顺利的多,一路畅通无阻。
在B市刚接手的朝阳酒店也并没有因为闹鬼死人变得臭名昭著。
反倒是吸引了更多喜欢想找刺激的年轻情侣入住,所以陈三久是坐在家中,钱从天上来。
且一点也不担心没钱花,或者客人惹上脏东西之类的。
因为她离开前,给酒店的每一处房间,都写了禁恶咒,就跟开了光的钟馗驻守是一个效果,不可能再有什么恶灵出现,除非是想找死。
不过这些事她没跟王冰说。
原因很简单,怕她接受不了,毕竟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妇人,要是知道了自己女儿一下子变成了千万富翁,肯定会觉得是在做梦,她得找个机会,才能点破。
至于陈爱梅和苏念念的事情。
陈三久还以为说了这个事情后,苏念念会立马想要见自己的母亲,结果他在知道母亲还好好的活着后,就没有在说什么,连见面的要求都没提,只是一副安下心的样子。
让她不禁又问了句:“确定不去B市看看?其实我再跑一趟B市也无所谓,我还答应你妈,说让你们见面。”
“怎么见,让她知道我死了都不甘心投胎,成了恶鬼?”苏念念飘在半空中苦笑。
“我知道她没死就足够了,我最怕的是我妈没人照顾,还好有舅舅在。”
陈三久在B市发生的事,没有全部跟苏念念说。
自然也不知道她暗地里帮了自己多少。
然后见她从沙发上起来,苏念念问:“你要去哪?”
“你不是说我妈盘了个小店吗,我去看一眼,你要跟着?”
“在家没事,我干嘛不去。”
二话不说,他自来熟地要入了陈三久的耳坠。
却下一秒被吸进了她胸口的幡龙令里,一股温暖又炙热的气息包裹着他,他又问:“这什么情况?”
陈三久淡道:“别问那么多,在里面好好待着,以后你就知道了......对了,你要跟你妈见面的条件,我给你保留,什么时候想见了,跟我说一声。”
苏念念没说话,像是默认。
小区离王冰的那家店距离也就两百米,开的是小餐馆,还在装修,装潢非常的接地气,能坐下二十来号人。
旁边也都是清一色的小吃饭馆,王冰的店并不起眼。
不过长相却是醒目,好歹也用了陈三久给她买的昂贵护肤品保养了一段时间,皮肤也有了年轻化的趋势,看起来都不像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惹得周遭一些个年纪差不多的老板总有意无意盯着她看。
王冰不自知,只是注意到女儿来了,扫地扫到一半就跑了过去一把将人抱住。
“安安,我看看,这出去玩几天怎么脸瘦成这样!是不是在外地没吃好饭啊!”
这大概是所有母亲都会有的关心。
陈三久脸确实小了不少,体重今天称过是103斤,配合她这个一米七几的身高,已经很苗条了。
不过她自己没什么感觉,就觉得身上没那有什么累赘感了,饿也说不上。
她摇摇头道:“我这几天过得很好,妈,你怎么不顾个小工帮忙,一个人在那打扫卫生?”
她给的钱,应该够顾四五个工人才对。
王冰嗔怪地看了陈三久一眼,“钱哪有这样花的,妈又不是一个人忙不过来,而且睡了那么长时间,就该经常活动活动。”
话音刚落,她突然捂着腿哎哟了起来。
陈三久弯下腰忙问:“怎么了?”
“腿...腿抽筋了。”
把人给扶到了椅子上坐下,陈三久叹了口气说:“是累的吧,我就说了,让您雇两个人,不然回头忙起来,难不成从头到尾就您一个烧菜洗碗、端菜收钱,我上学可没办法给您帮忙。”
额头被王冰点了一下。
“就你道理多,你说的难道妈不知道?这不是自己都会,想着慢慢来吗,而且怎么可能生意一下子这么好,这周围那么多饭店呢。”
陈三久耸肩,夸着彩虹屁:“这哪能比啊,您手艺可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五星级酒店那都跟您没法比。”
论嘴毒,陈三久是个不带脏字能把人骂哭,但论嘴甜,怕王冰是头一个享受这样待遇的。
虽然她本人不自知。
然后怕王冰腿疼的厉害。
陈三久去了附近的药店买一些专门治疗腰酸背痛的贴膏准备放王冰店里备用。
可没想到,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她这一去一回,王冰就出事了。
店被人砸了,王冰跌坐在门口,喘着粗气,额头还流着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被人围在中间。
她脸色立马变得难看,急忙跑了过去,强忍住怒火问道:“谁干的?”
心里已经将罪魁祸首问候了祖宗十八代。
“没事,就一点小伤。”
王冰冲陈三久摇了摇头,生怕她找人麻烦。
她说:“这是小伤吗?店都被砸了!你还在这里替别人说话,就因为这样,有些不知好歹的混蛋才敢这么嚣张。”
陈三久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说:“没事,你不说没关系,我问别人,这旁边都是人,总有人能告诉我发生了些什么吧,我去问清楚,问完了就报警。”
人群里一道声音响起:“你报警也没用,那群人是黑社会,小姑娘,听你妈妈的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