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35、人有底线莫要碰
  
要知道光头佬足有170多斤。
陈三久怎么说也才看起来100斤左右,打一个男人竟然跟拎小鸡似的不费吹灰之力,直接看呆了秦九。
不过想想她先前对上自己跟几个弟兄也脸色未变,大气不喘一下的。
他语气略带惊悚:“大妹子,你这身手到底跟谁学的。”
陈三久手揣口袋,回了四字:“天生神力。”
好吧,虽然知道不是真话,但秦九也知道对方是真有点本事,不然也不敢单枪匹马跟自己来这地方。
两人在酒吧的一间单独包厢停下了脚步。
秦九深吸一口气,模样有些犹豫。
“要不你还是— —”
陈三久没给他阻止的机会,率先拧开了门把走了进去。
秦九脸色一变,赶忙跟上。
看到里面已经坐满了大佬,立马拽上小姑娘的衣服往角落里钻。
还没等找个隐蔽的地方待着,一道熟悉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秦九,你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时间忘了就算了,现在进门都不用敲门的嘛。”
坐在整张堆放如山,颜色鲜艳的红钞票的长桌正中间,满脸是疤痕的男人目光紧紧落在秦九身上。
看到他旁边还跟着个陈三久,眉毛一挑,不等对方说话,他又道:“还带了个学生妹,怎么,新泡的妞,你这把年纪一屁股债的,还能有女的愿意跟,呵,挺有本事。”
秦九额头当即冒出冷汗,对着男人一阵点头哈腰。
脸上挂着献媚的笑说道:“哎哟,刀哥,你这说的什么话,这就是我一远方表妹,刚来A市,这不是我急着赶过来,才没空把她送回家带过来一起吗,我这样子,哪里像是能有女人愿意跟的,而且您的魅力比我的大,都不用说话就有一批女人愿意贴过来,兄弟羡慕都羡慕不过来。”
“那你这话的意思,你其实把你表妹带过来还有别的意图了?难不成是送给刀哥玩的,这倒也是,看着才是个学生妹的样子,指不定还是个雏,确实要是放酒吧里卖,也值不少钱,先拿来孝敬给刀哥也不是没有道理,我说的对吧,哈哈哈哈哈!!!”
说话的男人,跟外面的光头佬简直是异曲同工的癖性。
言辞都是黄色废料。
搁在一般普通女生耳朵里,怕是脸都要羞愤的红了。
但陈三久骨子里那可是个男的。
什么话没听过?
她嘴角啐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秦九闻言,赶紧回道:“ 不不不,这是两回事,我带她过来真没别的意思,我远房表妹,真不能乱来,不然回头我没办法跟她家里人交代,刀哥大人有大量,什么女人没见过,一个毛丫头而已— —”
不等秦九说完,刀疤男就脸上露出污秽的邪笑。
“既然是主动送过来的,那这个月的债务,我就当你还了,下个月在这样拖着忘了时间,可得要收利息。”
秦九一码归一码。
连忙将先前口袋里藏着的钞票递到了那桌上,跟百元大钞放在一起。
“我带了钱的,刀哥,我还有事,我先带表妹走了。”
假装没看到屋子里一群人脸色变了,他咽了咽喉咙就要拉陈三久走。
然而陈三久还没有动,一个黑衣瘦杆的男人就一脚踹翻了秦九,指着他脑袋骂道:“妈的,刀哥给你面子,你都不要,你TM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己带了女人过来,不是送过来玩的,还口口声声说是表妹,我看就是你自己的妞,舍不得吧!”
而后板凳砸在了秦九的头上,鲜血瞬间从头顶上滴落,他有些艰难地想要从地上爬起,可接下来那皮鞋重重碾在腿上的重量和疼痛,让他大叫出声,脸上满是痛苦。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话,这就是这的规矩。
黑衣男依旧毫不留情:“吃里扒外的东西,刀哥平日里怎么对你的,玩玩你的妞怎么了!又不会玩死,你TM抠搜搜的干什么东西吃的,你那个要死不活的爹你不想要了是吧!”
“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嘛,把那个女的直接拉到刀哥边上去待着。”
给秦九传音说,先不要轻举妄动。
见他愣了一下明显是听到了。
陈三久被人拽到了刀哥的边上。
耳边忽然钻进一道奇怪的呻.吟声。
是从桌下面传来的,她微微敛眸,入目,是一个衣不遮体的女人正在给刀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脸颊通红,表情似乎很是享受。
而刀哥注意到陈三久的视线,瞬间哈哈大笑,伸手就要往她屁股上拍,说:“没事,回头就有你的份,一个个来,好处少不了你的。”
直接侧身躲了过去。
陈三久微微敛眸道:“我不是秦九的表妹。”
刀哥还当她是秦九的妞,笑哈哈说:“我知道,我就喜欢手底下人泡到的妞,那桌子底下的女人,还是老四的亲妹妹,不照样主动贴过来给我服侍,你放心,你要是乖乖听话,别人有的你都有。”
“我是来算账的。”
“你是想回头再床上算账,还是在这桌子上算账?”
刀哥满嘴浑话,听得角落里受伤的秦九,那叫一个瑟瑟发抖。
桌上的人还当是调笑。
也顺着刀哥的话笑了起来,打量陈三久的眼神充满了不怀好意。
“放心,这桌上床上都有钱,你想要多少都行。”
话音刚落,桌下就传来一道干呕的声音,让刀哥脸色一变。
一脚直接踹在了女生的胸口。
“妈的,老子在说话,你TM扫什么兴!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你TM还是去外面接客去吧。”
女生一听,赶紧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身上还散发出一股难言的气味,清秀的脸上还冒着汗珠,眼里透出慌乱与恐惧。
“不要啊刀哥,我会乖乖听话的,你别让我出去接客,哥,我不要接客!”
她趴去求刀哥旁边的一个长相刚硬俊气的男人身边,拽着他的胳膊哭喊。
然而男人只是面色微微动容,没有说什么。
刀哥听的声音烦了,就让手底下的人赶紧把人拽走接客,不要浪费时间。
女生崩溃了,大骂:“李刀,你就是个畜生,你不得好死!我tm对你尽心尽力,结果你就是个喜新厌旧的狗东西!你要是把我送去接客,我就死给你看!”
一个巴掌直接落在女生的脸上。
正是她嘴里的亲哥哥打的。
面色煞白,声音刚正不阿:“你怎么跟刀哥说话的!还不快道歉!”
然而李刀被一个女人当中拂了面子。
脸色早就变得难看。
一个巴掌当然不够惩罚的,他说:“老子是畜生,老子就让你看看真正的畜生是怎么做事的,来,先别让她接客了,你们给我都把裤子脱了,给我挨个当着所有人面把她上一遍!老四,你也不例外,老子今天就作为一回畜生让你看看!本来就玩腻了的东西,还真把自己当宝贝了。”
恶意的笑声轰然四起。
“这是老大吃肉我们喝汤啊。”
“谢谢老大,谢谢...四哥~四哥的妹妹长这么好看,说实话我肯定会动作忍不住幅度有点大,怕到时候四妹妹会受不了,哈哈哈哈!!”
猥琐、恶心、那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眼神,让女生直接尖叫,她想要跑,然而却被男人们抓住。
尖叫,却被男人给用粗糙的手堵住了嘴巴,衣服几乎快要被撕碎。
沈遇出手了,一脚直接踹飞了把妹妹压在地上的男人,面如恶煞。
李刀脸上却毫不意外,甚至悠哉地抽了根烟,嘴里说道:“怎么,你也要违抗我?”
沈遇脸色一变,挡在妹妹身前,听着她低泣的声音,手摸摸攥成了拳头,手背青筋暴起,充斥忍耐:“刀哥,我是妹妹不懂事,你放过她这一次,以后做牛做马我都听你的,别让她接客,你原先答应过我的。”
“那是老子没玩腻之前,你tm欠老子的钱连一半都没还完,你跟老子谈条件?要不是你们一家子就剩你们两个兄妹,你觉得老子还会把你们留在身边?还真把自己当重要人物 了,tm的,连保护费都不愿意收的废物,让你当个打手还那么多屁话,信不信你再敢多说一句话,老子把你跟你妹妹的舌头剁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啊,把人挪开,不想要这个四妹妹了?”
李刀身边的一个狗腿把腰带解开喊道。
见他们没人上前,他自己跑上前把人给推到了一边。
“你们不上,我上了!”
沈遇见状,眼都红了,听到沈知音的惨叫,他心如刀割,情绪也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不屑的女声。
“想打就打嘛,都说人有底线莫要碰,如果一个男人连家人都保护不了,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虽然我看不起你竟然把妹妹送给这种长相连狗看了都要吐的男人手里,可事到如今,都要把你妹妹送给这在场的全部垃圾手里,你能接受吗?你有问过你妹妹,要是经历了这种事,她还活得下去吗?既然活着比死了还痛苦,那还不如死了,我说的对不对,小姐姐。”
沈知音通红着眼,把那个狗腿的胳膊咬出了血。
见他起身离开,她瞪着沈遇说:“是,只要我今天被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碰了,我绝对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哥,我做的够多的了,我不想没脸死去见爸妈,让他们知道有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你不是!”沈遇下意识吼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