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40、弟弟一家三口(一更)
  
这一出有两个人当即变了脸色。
一是服务员,眉开眼笑。
二是严桂芳,双眼瞪直了看着桌上的现金。
然后上下对着王冰和陈三久一阵打量。
“还真是过得不错啊,大姐,难怪不回家,有个这么会赚钱的女儿,就是厉害。”
语气酸里酸气的,又特地用语气词加重了后面那句话。
不等王冰开口,服务员已经笑脸相迎地结算清楚。
“您好,一共消费23888,剩下来的给您找零。”
陈三久轻描淡写地抬了一下手,说道:“不用,给你的小费。”
服务员顿时惊了,甚至还啊了一声。
这里可还有好几千呢,是他一个半月的工资呢!这就白给!?
又见这桌上气氛尴尬,他不敢多问,拿了钱就走。
看着母亲按耐不住地手和嘴,陈三久暗地里一把抓住,眼神示意不要说话。
果不其然,严桂芳见她出手这么大方。
顿觉刚刚那些数落的话都在打自己的脸,有些火辣辣的疼,直接就是横眉竖眼看王冰来形容也不为过。
就差没眼睛成子弹给她们身上盯出个洞了。
“出手真是阔绰啊,几千块钱就这么当小费给人撒出去,这要是回了我们王家,岂不是多少钱都不够人嚯嚯的。”严桂芳阴阳怪气,生怕王冰听不出自己的言外之音。
然而没等王冰说话,她眼睛突然有所感应地对准了门口处正往里走进来的几人。
脸上倏地露出灿烂的笑容,对着其中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和旁边一清秀却带几分凉意的女生喊道:“成业、小冰,我在这,快过来呀。”
嗓门在较为安静的饭馆里有些突兀。
王成业听到并没回应,只是皱眉看了妻子一眼。
然后又转身对旁边一身便服的张通笑眯眯,甚至有几分献媚说道:“那是我内人,张老先生不如跟我们一起用个餐再走?”
还没等张通开口,王成业拍了一下自己的嘴。
“瞧我这话说得,这家饭馆还是张总家开的,我这张嘴真是笨,一下子没想起来。”
张通随意扫了严桂芳一眼,就知道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聒噪妇人。
抬手拒绝,面色平淡:“不用了,我这正厅还是给你们这些客人用,我去内阁吃,正巧我小孙儿也在。”
那有些皮拉耸的骨节上,冰种绿的玉戒扳指额外醒目。
这话,王成业也知道拉投资项目这事,多少是没什么希望了。
不禁暗骂了一句老东西,白花他几万块钱买的上好龙井,送过去一点好处都没捞着。
不过负面情绪终究不能暴露。
他笑着想在把握一下。
就把旁边还在玩手机的女儿王小寒往张通面前一推。
“对了,张老先生,听说您孙儿跟我女儿年纪一般大,不如让两个小的在一起一块待会儿,实不相瞒,刚刚投资的事情其实我还没说清楚,我们— —”
话音还未落下。
严桂芳的声音就窜了进来,拽着他胳膊指着陈三久他们那桌的方向。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见见你那失踪十多年的大姐。”
王成业气妻子打断。
可是听完话,他又愣住了。
什么!他大姐?!王冰!?
一双精锐透光的眼,当即就对上了王冰那仍旧风韵犹存的脸庞。
忙跟张通说了句客气话,他走了过去。
看着熟悉又好像多了几分陌生的面孔,还有旁边脸上挂着几分平淡又似乎有些抵触的陈三久。
他第一句话不是问好,而是皱着眉问:“你怎么会在这,大姐你不是成了植物人嘛。”
不单单是王冰愣住。
就连陈三久也怔了一下。
合着王家的人不是不知道王冰当时成了植物人的消息。
只是他们选择冷眼旁观,甚至连医药费都不出、人也没来过医院看过一次。
陈三久能感觉到王冰的心肯定凉了一下。
抓住母亲的手,她看似天真地问:“妈,这又是谁。”
没有用敬语,就像是看待一个普通人似的。
而明眼人都知道这会儿看到年长的,不认识的都该叫声叔叔,然而陈三久的话,不意外的让人听了会觉几分不爽。
王成业也没回答,就皱眉不耐地看了一眼陈三久,说:“就为了这么个不值当的女儿,你放弃了家里的一切,我还当你死在了医院呢,没想到还能活下来。”
这话可不像是个当弟弟的能说出来的。
王冰怕陈三久乱想,打断:“我女儿很好,我辛苦点也没什么,爸和妈他们,还好嘛......”
“他们好得很,在家天天逗小妹的女儿,哪还有心思在你身上。”
“成业,你知道姐不是这个意思,姐就想知道你们过得怎么样,也没打算回去。”
“你是不该回去,家里的财产的分的差不多了,你再回去像什么样子,合着我们其他三个兄妹都白为公司这么些年出的力了。”
王成业冷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眼陈三久,又看着这满桌子的菜,心道自己正好也还没预定桌子。
干脆拉着自己女儿就坐了下来。
自顾自地拆了副碗筷,说:“不过看姐你来这种地方吃饭,看来过得也不错嘛,是又给我找了个姐夫?”
说话的语气跟他那个老婆简直如出一辙,让人听了心里不舒服。
王冰脸上多少有几分尴尬和局促。
还没等说话,旁边的严桂芳也坐了下来,抢先一步开口:“这哪里是大姐会来吃的地,是大姐的女儿出息,三万块钱眼睛不带眨一下地就丢在了桌上,她女儿安排的,说是跟我们小寒一个学校呢。”
“跟小寒一个学校,那看样子成绩不错,小寒,你们认识吗。”
王成业挑了块鲜嫩多汁的鲍鱼吃到嘴里。
一点没有外人的架子,仿佛这桌子是他请客似的。
王小寒看到陈三久的时候就认出来了。
却因她的那些八卦谣言,一直没心生好感。
突然知道这人就是自己父亲姐姐的女儿,脸色当即就跟吃了苍蝇一样嫌弃难看。
她还是程悦的小跟班呢,哪能跟陈三久混为一谈。
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一丝鄙夷。
说道:“认识,怎么不认识,我们学校的大名人呢,全校师生都知道她。”
“哦?这么厉害?难不成是A大的状元?”
王成业诧异地抬了一下眼皮问道。
哪知女儿下一句,让他险些笑出声。
“当然不是,是跟我们学校一个富二代谈恋爱,然后闹自杀,还诬陷我们学校的校花说她偷了东西。”
王小寒见王冰脸色黑了下来。
当即就跟反应过来似的,面上带着愧疚,眼底皆是嘲弄地说道:“大姨,你别放在心上,我就是实话实说惯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哦对了,陈三久你现在还缠着白一忱嘛。”
“白一忱是谁?”
王冰和王成业同时问道。
陈三久也才想起面前的女孩是谁。
不就是当时站程悦后面找自己“讨公道”的女生嘛,没想到还是自己亲戚。
果然是一个鼻孔出气,故意给自己和王冰难看。
陈三久笑眯眯地说:“一个追求者而已。”
王小寒立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伸手摸了一下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你开什么玩笑呢,当时白一忱肯定就是为了救场才替你说话,你还真把那些话当真了,不会还缠着他吧,但是你们两个差的也太多了,人家那可是学霸,你......”
最后笑的那两声,味道不言而喻。
“好了,小寒,话不要说太多,这怎么说也是你姐姐和大姨,注意点分寸。”
王成业鼻腔里发出一道嗤声。
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可别,在学校里还是装不认识好,这么出名的姐姐我可不想要。”
王小寒加重了“出名”二字,自来熟地拿起筷子就要夹块肉吃。
却在夹到的一瞬间,被另一双筷子给半路拦截,入了陈三久的嘴里。
“不好意思,我也挺喜欢吃这个菜的。”
从头到尾他们母女都没说两句话。
不过接下来任由那一家三口要吃什么菜。
陈三久都抢先一步给夹走,不是自己吃,就是夹了放王冰的碗里。
总而言之就是不给他们吃。
让王成业脸色黑了下来,质问:“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吃饭还抢着夹菜,你妈没教过你礼貌嘛?”
王冰气的刚要开口,就被陈三久按耐住。
“那也得是这位叔叔你有礼貌才是吧,什么话都不说就坐我们这桌,我同意了嘛?这饭是我花钱吃的,你又凭什么吃?我吃自己花钱买的菜,还需要经过你同意?”
“真是,还真不知道是谁不懂规矩,我妈跟你熟,那是我妈,我跟你又不熟,让你坐我们这桌已经不错了,吃饭还那么多话,还麻烦你们自己再去点一次餐,别来蹭我们的,搞得跟你们多缺钱花似的。”
轻描淡写的语气,显得格外傲气。
偏偏还都有理,让人一时间没办法反驳。
让王成业气笑地看着王冰说:“怎么,现在吃大姐一顿饭,还吃不上了是吗。”
这边菜价普遍偏贵,就算是他们王家。
也不可能天天来这档次的地方吃个几万块钱。
能省自然就要省。
现在被个小辈教训起来,王成业多少脸上有些没面子,矛盾也肯定对准了自家大姐。
“改天让我妈再请你们吃就是了,今天这顿是我给我妈补身子用的,看大叔大婶你们身子这么健朗,吃太补总归不好。”
陈三久招了招手,对服务员说:“帅哥,帮我们把这餐桌上多余的碗筷都撤下去吧,就我跟我妈两个人吃,用不了那么多碗筷。”
直接就下了逐客令,也不管桌上那三人脸色多难看。
她嘴角微弯地又给王冰添了一碗海鲜粥。
当真是:“姐,这就是你的好女儿,连句舅舅都不喊,说我们是外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