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43、无赖的毛婶子(1更)
  
红翡统称红宝石。
比起上次西秀秀那块蓝翡,简直有过无之不及。
而且里面的量,那可太足了,光是色泽就如清澈的血河似的,一眼见到底,也没有裂痕与任何杂质。
让人看了就头皮发麻,心动不已。
当场铁雄就估了个价格,“四千万!这肯定得有四千万了!这个花鸟市场还从来没出过这么大一块红翡,没想到第一块是在我店里切出来的!”
然后一把拉住陈三久的胳膊,他激动地说:“无论如何,你这红翡都得卖给我!这样我明天还能拿去参加拍卖会,金凤凰可是有两年都没有拿出个好物件去参加拍卖会了,这下可算有盼头了!”
“红翡,我还真是第二次见了,第一次还是八年前在缅甸的拍卖会上,有幸在观众席上看见过一次,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离这么近再看一次红翡的原石!”
“而且老铁,你知道那块红翡当时还没这个大,你知道拍卖价多少钱结束的嘛,三亿,三个亿啊!你四千万就想把这个买了,有点不太厚道啊。”
旁观了一切的中年男人没好气地点破了铁雄的小心思。
见他呼吸一滞,脸上挂满了尴尬与未散去的兴奋。
他冲人摇了摇头。
“我这不是,存款就这些了嘛,金凤凰这几年生意一直不景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不容易出块至尊级的红翡,谁不想自己留着,而且再不参加这次的拍卖会,我这金凤凰的招牌就要被砸了。”
铁雄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下红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陈三久说:“对不起啊小姑娘,我也是被猪油一时蒙了心,其实你这红翡最少能卖四亿。”
陈三久心里也是吓了一跳。
没想到这价格差的那么多。
五十万、四亿。
看来都不用再去费心思找其他的石头了,一块红翡直接省了她太多事了。
脑海里倏地精光闪过。
她说:“这石头,可以放店里。”
“不过你这店得卖给我。”
一块价值四亿的红翡,买下一个价值千万的老字号店铺,简直太划算了。
铁雄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说:“这买我十个店铺也够。”
陈三久解释:“我的意思,以后这店还归你管,不过店铺的幕后老板得是我,其实最近我一直有想开店,就是不知道做什么,现在有了灵感。”
“我想让你当账房先生,至于这块红翡还有店铺的打理,我也想交给你来安排,你只要到时候跟我打个招呼就行。”
“那不就是一个挂名老板和幕后老板嘛。”旁边的肖政华问:“可这样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陈三久道:“好处的话,有几点吧,第一我不擅长管理店铺,第二这位铁老板我觉得挺厚道的,心思一门扑在店里,是我想找的那个人,省了我不少麻烦,第三我还是学生,得上课,自然不可能天天在店里呆着。”
“什么!?你还是学生!?”
铁雄大叫了出来。
虽然面对陈三久这不卑不亢开出的条件很是心动,可听到最后一句时,他还是忍不住震惊。
见陈三久点头说自己二十一,他更是咽了咽喉咙,抹了一把头上流下的汗。
“还没说完呢,第四就是你的工资问题,一个月五十万够不够?还有以后我会定期送毛料到店里头开石,如果卖出去一件,你可以抽成百分之五,除此以外你还有什么问题没?”
“那什么......你是认真的吗?”
讲到这里,铁雄都还有些不真实。
一个月五十万的底薪。
那可比他平时的收入多太多了。
而且光是抽成,百分之五,如果是卖了一个亿,那也是200W的提成点。
想想都头皮发麻。
一个小姑娘竟然能这样淡定的把这样的条件说出来。
正常人都以为是开玩笑。
然而陈三久却眼神充满认真,“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就行了,哦对,你呢,这位大哥,你要不要也过来一起帮忙?我看你人也不错的样子,要是缺钱的话,也可以过来打工。”
她后面那句问的是肖政华。
要说肖政华,铁雄可觉得他比自己惨多了。
以前赌石疯魔,把千万家产都给败光了,后面导致妻离子散,一直孤家寡人一个,不过在看石头上面还是挺准的,做人也厚道,虽然没什么钱,现在就开个小店铺糊口,但偶尔还会来花鸟市场过过眼瘾。
跟铁雄也认识十年了,也算是难兄难弟了。
今天也算是凑巧。
肖政华没想到这好事还能落在自己头上,当即有些手足无措。
“我?我就算了吧,我这什么本事都没有,赌石眼力见又不行的。”他摆了摆手,“我就不用了。”
话是这么说,肖政华的眼睛就一直没从红翡上落下来过。
眼里的渴望显而易见。
铁雄不想兄弟就这么混下去,说:“肖政华,你这么说自己我就不乐意了,你不就喜欢看石头嘛,你眼光比我好,人脉也比我广,跟我一起干怎么了。”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他们不都笑我是肖瘸子。”
陈三久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这人走路确实有些跛脚。
不过鉴于对方两次帮自己说话,她倒是觉得这人外貌不能决定一切。
而且对方一看就比自己在花鸟市场混得开,谁都能搭上几句话,想来以后也会在这里给自己这店铺带来更好发展。
便说:“好了,你们不用再说了,这位是肖政华是吧, 我就叫你一声肖哥好了,你要是不介意,以后就来店里给铁哥打个下手吧,工资虽然没有五十万,但是十万我还是开得起的,有什么你们就互帮互助,你要是觉得合适就干,不合适我也不勉强,你觉得呢。”
对于人才,要不吝啬的砸钱。
陈三久比起有用的人,更看重一个人的品性。
见对方连连点头,两个老兄弟抱在一块,流出激动泪水,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有啊,你们说的拍卖会,是不是叫S·H拍卖会。”
“你怎么知道?”
“对,也算是展览会,有非卖品展览。”
“明天我也会到场。”陈三久也不顾对方两人震惊的眼神。
接着道:“至于这红翡,明天就把它先暂时作为非卖品放到那里去,用来打响金凤凰的名声。”
“我也是这个意思,毕竟还不算成品,如果加工做成饰品,价格一定还能在翻上两倍,到时候生意肯定也会好起来。”铁雄兴奋地说道。
这东西毕竟有市无价。
陈三久说:“到时候在多打三副,不,四副饰品给我就行,耳环、戒指、玉坠、项链,一个都不能少,款式我到时候发给你,至于剩下来的红翡料子,你们看着办,卖出去的抽成你们对半分。”
两人连连点头。
又一阵寒暄交谈。
就在铁雄要去拟店铺转让的合同时。
一道佝偻的身影从外面破门而入钻了进来,伴随尖锐的哭闹声。
毛婶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陈三久喊道:“你把我石头还给我!那是我的红宝石啊!你快还我!”
旁边还站着个肥头大耳,穿金戴银的男人。
厉声厉色地附和:“就是,把我妈的毛料还给我们,我们就既往不咎,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肖政华脸色一变,立马质问:“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铁雄和陈三久却好奇,这人是怎么知道的红翡事情的。
然后注意到对方手里握着的还在通话的手机,以及不见了的开石师傅。
陈三久和对面两人相视了一眼,眼里讯息不言而喻。
铁雄更是一脸愧疚地说:“我回头一定会把店里的店员都挨个换一遍!”
陈三久冲那毛婶子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示意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毛婶子跟她儿子毛大旺直奔那红翡,就差一把手将其拿起。
被肖政华一把挡住了去路。
他呵声质问:“你们干什么!”
毛大旺一把捏住对方的胳膊,理所当然道:“我们拿回自己的东西!你给我让开!”
毛婶子搭话:“这天杀的眼疾哟,让我把家里宝贝都给当个破烂卖出去了,我把那三万块钱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你把我的石头还给我!”
陈三久嘴角弯了弯。
“你觉得可能嘛,石头我都开了,你来了,想拿个现成的,行啊,地上还有块废料还给你。”
“你别跟我个眼疾的婆子耍心眼子,那废料我要了没用,我就要我那两块好的毛料子。”
“你都知道是好的,那我更不可能还你,买定离手买听过?”
毛大旺见陈三久敬酒不吃吃罚酒,准备来硬的。
横眉竖眼着一张脸,就说:“今天我可不是来跟你们讲道理的,这东西本来就是我们的,我娘拿错了石头,她眼睛不好,整个西门的人都知道!”
“所以呢?我都还没说你们不是按市场价卖给我的毛料,现在反倒数落我的不是?”
毛大旺嗤笑了一声,笑话道:“那是你自愿的!当然,我们现在可以把钱还你,但条件是你把石头还我们!”
红翡和一块糯化种的翡翠。
发了!这次绝对发了!
毛大旺和毛婶子的眼睛仿佛被黏在了那两块石头上。
眼里贪婪甚是明显,心里都幻想到这要是卖出去了,以后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但是...这次他们碰到的是陈三久,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自然没可能把东西拿回来。
见陈三久迟迟不说话。
毛婶子给毛大旺使了个眼色,干脆动手就要抢。
却被一脚踹翻在了地上。
毛婶子一下子见状不好,就拿出之前经常用到的把戏,冲到了门口,开始叫苦连天。
“我这可怜的瞎眼老婆子,年纪轻轻就死了老公,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还要这么对我,将我的石头给卖错了,人家又不还,我大不了退钱就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