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 51、具象化凤凰
  
一切手续办好后。
已经接近晚上6点了。
中途何静他们打了五六个电话催促。
让陈三久不得不跟白一忱一人一辆车地开去了餐馆。
本来是想买完车就分道扬镳的。
可后者十分坦然地说:“买完车就让我走了,不请吃顿饭?”
让她哑口无言,只好把人带着一起去。
却不想自己开保时捷出入高级场所的模样被有心人拍了照。
并发到了网上,引起“包养”事件又一次的发酵。
等他们吃得差不多的时候。
陈三久是直接接到了校方打来的电话,让她明天不要过来上学了。
简直整的她一脸懵逼,
把手机开了免提,旁边几人纷纷停下脚步。
“不是说好两天时间给我解决的嘛。”
教导主任语气为难地说:“可事情闹得太大了,我们学校本来就是百年名校,基本上没出过这样的丑闻,现在因为这个事情,已经有学生家长打电话投诉,所以我们只能先给你弄一个停学处分,如果一个星期内还没有查明真相,那你只能— —”
何静趁陈三久要开口之际,一把抢过手机。
“主任,你可不能这样帮亲不帮理啊!三久的钱都是她自己赚来的,跟谣言是一点关系都没,那车也是她自己的钱买的,什么叫有家长投诉啊,谁啊!哪个家长!我倒要问问清楚。”
“不分青红皂白就往人身上泼脏水,我们都还没给他们寄律师函呢!”
主任没有办法,只能说:“这是匿名举报,现在校长那边就是这么安排的,我也没有办法,三久啊,就看你后天了。”
也不等对方开口,他挂断了电话。
孙斌他们问:“后天怎么了?陈姐,你不会这几天真不去学校上学了吧。”
陈三久挂断电话,面色微微凝重。
白一忱也在旁边问,“要不要我找人帮你查一下。”
她摇了摇头:“不用了,你们后天就知道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去看一下我妈。”
话音刚落,手机再次响起。
这次是医院打来的。
里面的话让她当场脸色就变了。
甚至来不及解释什么,就立马跑到了车里发动引擎。
白一忱反应最快,上了副驾驶。
其他三个则被留下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怎么了这是?”
“话都没说一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反正肯定是比造谣的事情还严重,不然你看陈姐那脸色都白了。”
“要不我们跟上去看看?”
何静摇了摇头。
“不用,怕是我们去了也帮不上忙。”
她眼神隐晦不明地朝陈三久消失的方向看去。
医院
陈三久直接跑到了某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里。
进去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妈找到了没?!”
没错,王冰失踪了。
而且是突然不见了的。
连监控都没有捕捉到她的身影。
按理说VIP单人间都是24小时有人看护的。
病人要出什么问题根本不可能。
然而也就是医护人员去上厕所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就连摄像头都没有看到王冰是怎么出去的。
前后连一分钟都不到。
“陈小姐你先冷静一下,你妈没有找到,但是我们目测她是被人带走的。”
“对,我上厕所的时候王阿姨才刚熟睡,不可能醒!”
“那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她强压下心里的不安,问道。
“就是看监控没有发现有人进那间房间,我们才说奇怪,而且我们第一时间也报过警了,警察也没有找到线索,所以就想问您现在准备怎么处理?”
陈三久说,“带我去我妈的那间病房。”
白一忱在一旁拉住她的手。
“放心,你妈妈会没事的。”
她冷着一张脸,小声回答:“带走我妈的人,我不会放过他。”
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然后等到了那间房,看着满屋子肉眼凡胎看不见的瘴气。
陈三久更确定了她的想法。
王冰果然是被邪修带走了。
白一忱也看到了,面色微沉。
他问:“你准备怎么办?”
把医护人员都赶了出去。
陈三久把门反锁,让一直在幡龙令里的苏念念冒出了头。
黑着一张脸说:“苏念念,帮我找这个瘴气的主人。”
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
而苏念念也不敢怠慢,点了点头就开始施法。
恶鬼对瘴气向来敏感。
既然是邪修,身上便会自带一股让人讨厌的死气。
且像是鼻涕虫一样,会留下各种蛛丝马迹。
苏念念则在幡龙令的加持下,不比以前,对瘴气的研究早就超越了他现在的修为。
一双猩红之眸睁开,便已知道答案。
他连忙向外飞去,一句:“跟我来!”
让陈三久直接使了隐身术和乘风术跳出了窗子。
白一忱紧随其后。
十几层楼的高度,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天空的两人一鬼的踪迹。
那邪修藏得不深。
但真要找起来也麻烦。
因为目的地是一处废旧烂尾楼。
除了灰尘就是破烂的家具和垃圾。
随地堆放在一起,散发着一股呛人的气味。
苏念念说:“那人的气息到这就断了,阿姨的气息也被掩盖了。”
语气带着一丝自责。
陈三久拍了拍他,“没事,剩下的交给我。”
这些便已经足够了。
她捏了个结界诀,把这里直径一公里的地都给包围。
这样但凡有异动,她都会察觉。
白一忱心里暗暗诧异。
这可是起步化神期才能使出来的高阶法术。
看来她是真动怒了。
从医院出来到现在,脸就一直是紧绷着。
白一忱也施法,掌心灵力化为数百只千纸鹤,分布在烂尾楼的各个角落。
微微闭着眼,脑海是千纸鹤窥视的画面。
他突然说:“找到了!”
陈三久的身体已经动了。
直奔着一个地方,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身形向那里飞去。
并停在了那扇门的面前。
看着眼前对她目前为止来说,是见过最浓郁的瘴气。
还有无数双灰色且普通人看不见的手附在门里面,朝他们张扬舞爪的挥着。
她低垂着眼说:“是你自己滚出来,还是我打进去?”
空洞的楼里一片寂静,仿佛没有别人似的。
陈三久又道:“我数到三,把我妈交出来,不然今天你就别想活着离开。”
“3。”
一拳头直接覆盖上了翠色的灵力打在了面上。
那无数双灰手还没来得及拽住陈三久,就被强盛如利剑的灵力给打散。
门里面,是犹如人胃里肠道似的红通通的五花肉纹理背景的走廊。
没有灯,只有幽暗的火光,很像鬼屋十分吓人。
白一忱说:“这邪修看来很喜欢吓唬人。”
不然把自己老巢弄得这样花里胡哨干嘛。
当他们三岁小孩,以为门不敢迈进去还是咋地?
待他们向里面走去的时候。
两人突然发现,苏念念站在原地没有动。
面上带着难以掩饰的恐惧。
他说:“要不还是不进去了吧。”
这话让陈三久下意识地挑了一下眉。
“你怕了?”
苏念念看着她,面色凝重。
“那里面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鬼的直觉像是动物,遇到危险,会本能的想要撤退。
然而对陈三久来说,没有什么是她打不过的。
最起码她没有什么感觉。
便招呼苏念念回到幡龙令里。
后面二话不说一个闪现消失在原地。
白一忱也道:“要不小心些。”
她点了点头,快步往里面走。
几乎每深入十米,那走廊就会窄一分。
直到前面只能容下一个人的体积。
陈三久说:“我等不及了。”
浑身的灵力突然暴涨开了。
那是白一忱第一次看对方使出全力。
且强盛的威压,如果不是陈三久刻意避开了白一忱。
可能他会直接跪倒在这股力量面前。
她阴沉着一张脸。
双手紧握成拳。
做出一副捏住了门把手的姿势。
随即一点点撕开。
那走廊的面积也随之扩张。
里面渐渐幻化成了地牢一样的幽闭空间。
腐臭味几乎冲的人头晕目眩。
陈三久微怔。
映入眼帘的是王冰被倒挂在绳索上的模样。
浑身都是血,原本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被划破。
白一忱竟然感觉到了空气中一丝恐惧的味道。
那是从陈三久身上传来的。
仅凭一个面无表情的侧脸,就能察觉出她此刻有多愤怒。
“给我滚、出、来!”
她突然大喊了一声。
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浓厚如浪涛般汹涌的灵力覆盖在大楼里的每一寸地方。
就像是无数只手,在抓那藏在角落里的老鼠。
那光晕照亮了这片诡异恐怖的地方。
周遭全是尸体,断头的、断手的……
白一忱用灵力朝空中轻轻一划,断开了王冰身上的束缚,让她慢慢落在他们的面前。
察觉到对方还没有死。
他想碰陈三久让她冷静一些。
没想到对方的灵力此刻就像是尖锐的利刃,瞬间将他的手弹开。
覆满了敌意。
“白一忱,你先带我妈走,送去医院。”
“那你呢。”他微微皱着眉头问。
“我抓住那只老鼠了。”
随即二话不说,陈三久朝一处墙面走去。
那边是没有门的,然而她却穿墙而过,直接抄了近路走了过去。
看到面前人不人鬼不鬼,墨绿色长发遮住面孔的男子。
陈三久的脸上如同淬了冰般骇人。
“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留你一条性命,外面都说我杀了你,你现在还活着又怎么解释?”
没错,绑架王冰的人,正是本该被碎了内丹,成为个废人的胡洛意。
但此时,他不在像初见时那般的英姿飒气。
而是更像个穷困潦倒的乞丐。
脸上满是脓包疙瘩,一点也看不出当时的英俊模样。
胳膊也是被瘴气残害的腐蚀伤口。
胡洛意的声带也变得沙哑。
他满是恨意地说:“如果不是你废了我的内丹,我怎么会沦落如此田地!”
“因为你,我被大长老剔除了族谱,因为你,我没办法再修炼!”
“我本来可以成为胡家的继承人,现在都被你给毁了!”
“你让我放过你,可能吗?”
“好在我绝处逢生吃了好几只恶鬼,才死里逃生拥有了比之前更强的修为!”
“现在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你那个肉体凡胎的母亲,更是只剩下一副肉身,以后怕是再也醒不过来!”
“你— —”
“啰里啰嗦的,你是不是真以为我只是化神期修为?”
陈三久微眯着眸,心里已经明白胡洛意的修为现在也算是处于金身阶段。
怪不得苏念念会畏惧。
对于邪修来说,有这种修为,比普通修真者到金身还要难如登天。
但是他以前可是有法器相助。
加上本人也极具修仙天赋。
所以歪打正着也不是没可能比以前更厉害。
不过这付出的代价,多少有些惨。
现在他四肢几乎全废,只能利用恶鬼来替自己做事。
也难怪他能不动神色地把王冰带走。
而且王冰现在少了魂魄,跟脑死亡也几乎没区别。
她眼眸里尽是深不见底的冷意。
身上的灵力是比白一忱还在场时,更加深厚的十倍。
甚至产生了具象化,一只三头凤凰渐渐生长出它绚丽如眼的羽毛。
四足宛如鹰爪,全身都染着雷电,噼里啪啦声音不停作响。
那是羽化阶段的修真者,才能做到的地步。
胡洛意直接就被光芒刺的险些眼睛睁不开。
他呆了。
浑浊的双眸布满了难以置信。
“你不是金身修为!?”
“羽化期,没想到竟然是羽化期!”
“怪不得你从头到尾都能那么淡定自若。”
“隐藏的这么深,难怪做事情敢这样猖狂!怕是大长老也不是你的对手!”
“哈哈哈哈,想不到吧大长老,你想抓的竟然是个羽化期的高手!”
“他还妄想吞了你的金丹!”
“我竟然是输给了羽化期,不过也值了,杀不了你,我— —”
三头凤凰哪还能让他在继续啰嗦下去。
直接嘴里凝出一个泛着红光的雷电朝胡洛意身上袭去。
带着闷雷似的轰鸣与鸣叫。
见他直接被打的魂飞魄散。
陈三久站在原地说了两个字:“傻逼。”
心里却又有了另一番计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