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诡驸马 > 第177章 求助
  紫陌急忙回头去看冯姝。

  就连她这个脑袋不好使的都听出来了,季嬷嬷的意思是要大姑娘以后就待在这山庄里,连大门都不许出,而那些仆从就是负责看管大姑娘的。

  这和软禁有什么区别?

  可冯姝听到这话,却没有生气,而是张嘴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道:“时辰不早了,季嬷嬷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里都是山路,等到天黑了走可就不太安全了。”

  季嬷嬷露出笑容:“大姑娘放心,老奴这就回去向夫人复命,大姑娘以后就好生在这山庄里待着吧。”

  夫人的意思,是要把大姑娘困在这山庄里,省得被别人知道说闲话。

  可她刚才已经说得这么直白了,可看大姑娘的神情,似乎没听明白。

  不管了,反正她带了三四个仆从过来,这几个人就是负责看管她的,就算她想出去也不行。

  季嬷嬷刚这般想着,就听到少女冲着紫陌道:“紫陌,这山上的景色不错,咱们出去走一走?”

  紫陌立刻欢快地答应了一声。

  季嬷嬷脸一沉:“大姑娘,夫人吩咐了,您以后就只能呆在这庄子里,不可以去外面瞎逛的。”

  冯姝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坐牢,为何只能呆在这庄子里,紫陌,咱们现在就去山下的湖边逛一圈。”

  少女说完,抬脚就往外走。

  季嬷嬷立刻冲着几名仆从道:“夫人吩咐过,不许大姑娘走出这庄子,你们赶紧拦住她!”

  几名仆从知道季嬷嬷是夫人身边的,他的话不敢不听,急忙上前阻拦。

  可大姑娘走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门口。

  季嬷嬷急忙上前一步,拦住了冯姝的去路:“大姑娘,您可不要让老奴为难!”

  紫陌上前叉腰骂道:“季嬷嬷,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竟然敢对姑娘这么说话。”

  季嬷嬷看到那只猫不在旁边,也就没有了忌惮,冷笑一声道:“老奴只是转达夫人的意思,大姑娘心里应该清楚,要是再不省心,可就不是赶出来这么简单了。”

  冯姝对季嬷嬷的话恍若未闻,抬脚就走向大门。

  “拦住大姑娘——”

  季嬷嬷大吼一声,几名仆从立刻飞奔过去,一字排开,挡住了冯姝的去路。

  冯姝抬脚,一脚踹过去。

  两名仆从都是身形壮大硕的男子,被冯姝踹得足足飞出数丈的距离,一人飞到了对面的大树上,一人则挂在了墙头。

  另外两名仆从吓得魂飞魄散,不等大姑娘的脚伸过来,就赶紧撤退。

  后面跟着的季嬷嬷目瞪口袋,张着嘴老半天都没叫出声来。

  眼前的少女身形窈窕,看着弱不禁风,可那具瘦瘦的身体里竟然这么有力气,一脚把两个年轻力壮的男子踹得飞出老远,这要是揣在她身上……

  季嬷嬷不敢往下想了。

  就她这把老骨头,要是让大姑娘踹上一脚,还不去掉半条命?

  一丝寒气从季嬷嬷的心头冒出。

  少女忽然转过身来,看着脸色惨白的季嬷嬷笑眯眯道:“季嬷嬷,我答应搬到这山庄,那是因为我自己愿意,可是我不愿意做的事,你们谁也别想阻拦我,我就算住在这山庄里,也是定安侯府的大姑娘,你一个奴仆,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本姑娘愿意住在这里就住在这里,愿意出去就出去,你们谁也无法阻拦我,季嬷嬷你可要记好了,不然——”

  少女撩起裙子,露出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

  季嬷嬷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生怕大姑娘抬脚踹她。

  少女对季嬷嬷微微一笑,扭头招呼紫陌道:“紫陌,咱们去逛逛紫烟湖。”

  看着少女的背影在门口消失,季嬷嬷气得脸色煞白,却再不敢上前阻拦。

  ……

  转眼到了二月,京城的天还是那么冷,大雪纷飞,滴水成冰。

  可寒冷的天气并不能阻止贵公子们流连紫烟湖的热情。

  杨侍郎已经成了妙音阁的常客了,几乎每天都会来,而且每次都点名要小婵作陪。

  这一日,外面下了大雪,杨侍郎提出带小婵出去看雪景。

  妙音阁上的姑娘一般都不允许出去陪客,可因为杨侍郎的面子足够大,鸨儿才破例准了。

  二人也没有去远处,就去了附近的翠屏山。

  杨侍郎看着雪地上披着大红斗篷的美人儿,忽然有些恍惚。

  记得十多年前,他初次见到阿婵时,她好像也是披着一件大红的披风,怀中抱着一把琵琶。

  扬侍郎看到阿婵的第一眼,便被迷住了,回去后他还特地把这副画面给画了下来,那幅画如今就挂在他的书房里。

  “大人,奴家想问您一件事。”走出一段距离后,小婵忽然扶着路边的一株梅花树停下来问。

  少女声音软糯,甚至比琵琶声还好听。

  杨侍郎忍不住心中一软,无奈旁边跟着两名保镖,他不能不顾及,只得干咳了一声,装着若无其事道:“什么事?”

  小婵抿了抿唇,扑闪着一双大眼道:“大人是不是认识奴家的表姐?”

  杨侍郎沉默了半晌,缓缓点头:“以前是见过几次。”

  少女了然地点点头:“奴家从没见过我表姐,不过奴家的家人的人都说,奴家和表姐长得很像,就像是一对孪生姊妹,那大人第一次见到奴家,是不是把奴家当成表姐了?“

  扬侍郎抬眼看向少女。

  二八年华的少女眉眼精致、唇红齿白,的确和阿婵很像,甚至比阿婵还要漂亮。

  男人的心立刻急促地跳了跳,干咳了一声道:“第一次见到姑娘,的确把我吓了一跳,姑娘看着和你表姐起码有七八分像*”

  少女的眼睛一亮:“那大人能否告诉奴家,表姐是怎样一个人?大人和表姐又是怎么认识的?”

  想到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子,扬侍郎面色微变。

  说实话,和家里母老虎一样的悍妻比起来,阿婵就像一朵艳丽的芍药花,如果不是为了前途,他其实是舍不得让她去死的。

  男人在心里叹了口气,很快便面色如常道:“你表姐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姑娘,我年轻的时候倒是见过她几次,不过也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

  小婵往前走了两步,走到扬侍郎面前,忽然对她屈膝下跪。

  扬侍郎惊慌道:“你这是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