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安天下 > 第十一章今夜的月很圆
月亮悬在半空,泛着淡淡的微光。今夜的月亮很圆,像个白玉盘。距离花灯节会仅有三天。花灯节是安国重要的节日,赏花灯,逛长安街,划船游婆罗河,别有一番趣味。买一两盏花灯与爱恋的女子执手婆娑,坐在画舫里,听着红船里传来的悠扬琴声,这也许是最浪漫的事。

长安街上行人较几日前多了起来。熙熙攘攘,热闹的紧。

馄饨、茶水、香包、花灯、服装应有尽有。

叫卖声四起,一番太平盛世景象。

长安街两旁的货摊上围了些人,挑选着心仪的商品,这些人多是附近的居民。等到花灯节那天,安国的子民便会齐聚花灯节。

花灯节一年一次,这一天,国君会亲临现场,主持花灯节的开幕式,伴随着数百株冲天烟花齐放,为期七天的花灯节便正式拉开帷幕。

今年的花灯节相关事宜皆由太子殿下安庆华全权负责。这届花灯节会将邀请许多大家闺秀参加,为的是为太子挑选合适的太子妃,太皇太后首次参加花灯会。蓝天武院作为这次活动的赞助商,协助安庆华置办此次的各式花灯。蓝天武院不同于国子监,它是专门训练雄才伟略的战备人才,类似于美国的西点军校,是由太子殿下私人创办的,为安国输送大量武将。

太子已过弱冠之年,现已逐渐接触国家大事。太子殿下本人谦恭有礼,学识渊博,礼贤下士,安国的百姓对太子殿下翘首称赞,朝堂之上,他建言献策。监国期间,任贤举能,广纳言路,兴修水利,将安国打理的井井有条;手下门客众多,文学大儒张雨轩便是他的老师。

唐龙四处走走停停,寻找着唐甜甜所特意交代的小物件,蓦然回首,终在一处花灯旁寻觅到了它。乃是一串火雨玛瑙手链,雕刻的精致典雅,每颗圆润的火红珠子上雕刻着不同的图案。图案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店家,这串手链多少银钱?"他拿在手上,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满心欢喜。

“一两银子,你看手链如火雨花般美丽、耀眼,手链所用的火雨玛瑙采自天渤山里面的天龙矿场,材质绝对上乘,是过节送礼的不二之选。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火雨玛瑙手链…………”店家滔滔不绝、眉飞色舞的介绍着。唾液与口气齐飞,花灯共火雨一色。

“停,不要再说了,我买了,你真是个精明能干的商人。”唐龙掏出一两银子,递与店家,又向店家买了个装手链的木盒子。一切准备就绪,便小心翼翼的把它装在袖子里。

“难得逛次街,你们不挑些喜欢的东西吗?”

“我先看看,等遇到合适的再说吧,随缘。”肖浩边走边说,最后买了一盒玫瑰花茶胭脂,不用说,是买给心爱的女人。

叶殊百无聊赖,于长安街的尽头,看到一处售卖玉器的地方,名叫“玉品居”。叶殊从小便对玉器痴迷。

“磊落光明其人如玉,慈祥岂弟与物皆春。”

玉晶莹剔透、润泽透明。有刚毅与仁慈、纯洁与美丽的象征。叶殊走进玉器店,看着琳琅满目的玉器,精心的挑选着首饰。来安国已数月有余,期间幸得灵昕的精心照料,伤势才好的如此之快。这次出门,定要买个礼物送与她,聊表心意。

“老板,把这件雕刻有蓝心草的簪子包起来,我就要它了,多少钱?”

“五两雪花银。”

“五两,可以。”向肖浩要了五两银子,递给店家。

“欢迎各位公子下次光临。”店家笑脸相送。

叶殊迈出玉品居,走在长安街。远处传来琵琶的声音,好怀念青平坊里谈笑风生的快乐时光。

长安街两旁的花灯式样繁多,造型各异。

袅袅炊烟,半城风月。夜弹琵琶半遮面,娇音一曲思华年。乱了心弦,执手相看泪眼,皆是多情面。

梦回长安街,悠悠思我心。

前方响起急促的马蹄声,掺杂着马夫大声的嘈杂声。

“让开,快让开!马惊了,前面的快躲开……”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飞驰穿过街道,街旁的货摊被撞的七零八落,行人四散而去。不远处的路中间,站着一个玩耍的纯真孩童,丝毫没感到即将到来的危险。车夫还在大声的咆哮着:“前面的小孩快躲开,危险,危险。”连说两句危险,但小孩置若罔闻,依然在马路中间行走。两旁皆是看热闹的行人,“快来个人救救孩子吧。”人群中不知谁说出这句话。马车摇摇晃晃,颠簸着车里的人。

“小姐,没事吧,不知今日小峰怎么赶车的,技术竟这般不着调。况且,在长安街上,万一小姐有些擦伤,回去如何向老爷交代。”

“小莲,我受些伤倒不碍事,误伤街上的行人可是万万不可。”

“小姐,你真是人美心善,哎呦,小峰你怎么赶车的。”小莲向着车夫说道。

“小莲姐,不是我不用心赶路,委实是出些状况,刚经过街口时,这马受惊了”车夫拉着缰绳,试图让马停下。

距离小孩仅十步之遥,千钧一发之际,叶殊施展青莲残步,倏然间移到距离马车三步的间距,手上暗运霸天星辰诀,借助冲天霸气,双手力道足有千斤重,右手拉过缰绳。受惊的马儿当即停在原处。马夫跳下车安抚着马儿,向着叶殊连连道谢:“多谢公子,及时制止这红鬃烈马,这马性子野,有受些惊吓。索性没有伤到人,小孩你怎么回事,刚才喊你没有听见吗?”车夫蹲下身,拍着孩童的肩膀。小孩傻傻的笑着,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他,脸上的笑容依旧,始终不发一言。

人群中,跑来一位衣衫褴褛的妇人。“江涛,听不见声音。小时候和隔壁的孩子去天渤山为我采药,深夜才归。满身是血,他将草药交给我,倒头便睡。谁曾想第二天竟听不到声音了,小妇人没钱替他看病,一直拖到现在。”妇人流着泪,抚摸着孩子的头。江涛还是微笑着看着他们。

肖浩递给妇人二十两银子说道:“这些钱留给孩子看病吧,找家医馆,好好看病。孩子大好年华,理应享受到这世间的曼妙音乐。”

“这怎么承受得起,二十两银子。以后等江涛有钱了,一定还给公子。”妇人千恩万谢。

“小峰,我这里还有一些银钱,你交给他们,算是我们赔偿小公子的精神损失费。”马车中的女子说道。

“今天长安街上的损失明日我会派人来清算。”那女子柔声道。

“好的,小姐。”接过银子,转头对街上的人说:“今日的损失,明天丞相府会派专人来,放心吧,各位。”

小峰将银子递于妇人,妇人喜极而泣,对着叶殊等人说:“多谢各位好心人,今日的恩情,来日必还,江涛,来谢谢他们。”

江涛笑容可掬,向着他们鞠了个躬。

“小峰,小姐说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快些回去吧。”

小峰向叶殊道了谢,赶着马车消失在夜幕深处。

那妇人也向他们道了谢,领着江涛向家走去。

“小殊,马车中的女子应该是宰相的掌上明珠曲若涵,她怎么不同你道谢。”肖浩不忿道。

“无妨,有缘自会相见,唐龙我们也回去吧。”

叶殊甩甩手,拍着身上沾染的尘土,哼着歌,大踏步的走向将军府。

行人都散了,长安街又热闹了起来。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