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安天下 > 第十三章逍遥游
过了许久,眼前的红衣人才平静下来,如惊弓之鸟,瘫坐在地上,身上的冷汗打湿了衣衫。

叶殊收起短剑,擦拭着剑身所沾染的鲜血,点点鲜血滴在地上,滴答滴答滴答,不由得让红衣人颤抖,又剑指着眼前坐在地上的人。

“谁派你们杀我的,老实交代,或许可保全性命。”叶殊平静的说着。

恰在这时,从地上激射来一枚玄铁针,叶殊像弹力球一样从地上弹起,右手施展幻世神针,两针相撞,擦出淡淡的火苗,随着一声微小的声音,两针同时掉落地下。

叶殊用磁石吸起那枚玄铁针,细长的针上涂满黑色的颜色,发出淡淡的腥臭味,叶殊知道黑色的细针上一定淬有剧毒。之前他从府中药房先生老张处借过一本《本草医典》,书中详尽记载天下的毒药配制方法及识别之道。细针上的毒应该叫做逍遥游,只是此毒的配制所用的几种药草皆异常珍贵,非一般乡间杀手组织所持有的。

将军府中的家丁闻声而至,将杀手围了起来。

..................

..................

转向父亲,父亲正静静的思索着,他平静地对叶殊说:“殊儿,你觉得今夜的这波杀手来自哪个组织?”

叶殊沉思着,摸着下巴,发觉今日的胡子竟忘了刮。终于缓缓的说道:“想来来头不小,竟使用如此昂贵的玄铁针,并且针上所附带的毒极难配制。”

叶殊将细针连同磁石一并交予父亲。

“针上沾染剧毒,逍遥游。”

“逍遥游?”

“是的,这种毒极难炼制,且须高级炼毒大师才可。”

“高级炼毒大师,据我所知,安国境内炼毒者众多,但炼毒大师只有五位,分别为南毒申不离、北毒段天赐、东毒东方白、西毒李力雄。他们分属不同的宗会,如若查起必困难重重。”

“其实不难。”叶殊邪笑着,指着地上的几名红衣人。

“他们,这些杀手向来骨子硬,估计很难撬开他们的嘴。”父亲有些担心。

“放心,我有办法。”

依然是谈笑风生,刚经历过一场厮杀,躁动的心平静如水。叶殊吩咐家丁暂将刺客关押在府中的地牢内,和家丁老董耳语了几声,老董心领神会。

“拖下去!”

家丁拖着刺客,穿过玉香阁,来到了地牢的所在:十方水阁。十方水阁乃是一座水牢,水牢旁边豢养着食人鱼,只要打开水牢的闸门,这些食人鱼便会鱼贯而出,肆无忌惮的挥动着强有力的小尾巴觅食。

父亲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书房,坐在椅子上,叶殊紧随其后。这间书房叶殊是今天第一次进来,往日房门紧闭,无人靠近,更谈不上打扫。

“父亲。”叶殊微笑着和父亲找话题,这是第一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父亲”,往事如烟,面前有些倦容的父亲竟深深的触动他柔软的内心。小的时候,自己的亲生父亲只有数面之缘,常年和母亲挤在不足四十平的房子里。成年之后,好了许多。

父亲抬起头,脸色浮现出一丝温柔的笑容:“天色已晚,你早些休息吧,为父看到你很欣慰。”

叶殊坐在父亲对面的椅子上,深情的看着父亲:“父亲,你也早点睡,莫为今晚的事过于忧心,待孩儿审问刺客之后,真相自会大白于天下。那孩儿便退下了。”叶殊又看了几眼父亲,父亲没多说什么。

叶殊缓慢的转身离开,走出房门,又端详了一会儿父亲,灯光下的他显得如此渺小。飞蛾扑打着火苗,不一会便化作一缕火焰,魂飞魄散。

叶殊伸手将房门小心的关上,院内的下人们也渐渐进入梦乡。风吹打着树叶,发出凄厉的声音。

他穿过两三道长长的走廊,推开门,倒在床上就呼呼的睡着了,他太累了,也有些不安。身处异世界,四处杀气勃勃,稍有不慎,就小命不保。

风拍打着窗,咣咣咣咣。仍没有搅乱他的梦。

......

......

翌日,清晨。

第一缕阳光透过窗照射进来,分外温暖。

叶殊睁开眼,注视着窗外许久,微风吹打着窗,窗外的听竹林一片苍翠。许久许久之后,叶殊起床、洗漱。休息一夜之后,他原本紧张的情绪逐渐缓和,推门出去。

别苑的老张远远瞧见他:“叶殊少爷,早。”

叶殊微笑着说道:“老张,将军起来了吗?”

“很早便起床了。”老张恭敬地说着,一言一行皆颇合章法,他突然说道:“将军在书房前练剑。少爷如果有事可以去那里找他。”

叶殊微笑着对老张说:“好的,昨晚的那批刺客交代了没有?”

老张摇了摇头,脸上现出不悦:“整整一夜,那批人不发一言,送去的饭菜丝毫未动,骨头硬的很。依我看,还是尽早杀了为好...”老张插着腰,不停地说着。言语中似对刺客不满,欲杀之而后快。

叶殊挥着手打断了他,对老张说道:“此事需要将军定夺,言多必失。”他重新打量着眼前的老张,身形挺拔,虽有些邋遢,但丝毫没法掩饰他那桀骜不驯的气质,这个老张绝对不简单。

叶殊顿了顿说道:“老张,你来将军府多久了?家里还有何人?”

老张缓缓的说道:“小人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满腔热血献于将军府。当将军少年的时候,我昏倒在路旁,被老将军从外面带回府中。”

叶殊沉思着,抬起头笑了笑说道:“你是府里的老人了,定对将军府的一切了然于心。”

老张依旧不紧不慢的说着:“这是做下人的本分,少爷不必过分盘问,我不是歹人。”

“哪有,我只是关心你。我在将军府从未见人来探望过你,有些好奇,故此发问一番。你不必介怀。安心做事,我先走了。”

“少爷慢走。”

他一面安抚老张的不满情绪,一面和他挥手道别,试图让他卸下伪装,找回纯真的自己。

------------------------------

叶殊一路哼着歌,“甜美”的声音传遍四方。

现在的他有些饿了,一路小跑来到厨房,厨娘小珊娴熟的切着菜,见到他过来,放下手中的活,笑盈盈的说道:“少爷好,可是饿了,锅里给你留着饭呢,还热着。”

叶殊甜甜的叫了声:“谢谢珊姐。”小珊嘱咐他很多次,不要如此称呼她。可他每次前来,总是如此。小珊也不再自讨没趣纠正他。

“今日做的是些饭菜?珊姐。”

“都是你爱吃的。饭在后面,少爷自己去拿吧。”小珊嘟着嘴,小脸红扑扑的,似个小苹果。

美人在侧,他草草的吃了饭,依旧和她打趣了一番,才三顾离开。不知为何,吃完饭菜,身体竟燥热难当。方才,他才借故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