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宋泼皮 > 第267章 0264【大人,时代变了!】
第267章 0264【大人,时代变了!】

忽地,远方出现一道黑色的人潮。

“来了!”

张叔夜神色一凛。

邢万里正色道:“城楼危险,请相公先行回府衙,坐镇城中。”

“好,这里便交予你了!”

张叔夜并不矫情,他留在城楼之上,非但帮不上甚么忙,反而会让邢万里分心。

不如坐镇府衙,调度应急。

待送走张叔夜后,邢万里高吼一声:“备战!”

在他看来,反贼想打下须城并不容易。

别看守城乡勇只有五千人,可城中还有十几万百姓。

而且,朝廷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反贼攻城掠地。

只需撑到朝廷大军前来,须城危机便可解除。

半个时辰后,聂东率领青州军来到城池外八百步外。

聂东端坐马上,遥遥看着城楼方向,吩咐道:“稍微休整,一刻钟后,攻城!”

士兵们抓紧时间歇息,随军匠人则指挥民夫,开始组装攻城器械。

不多时,十五架投石车,以及十架三弓床弩,便组装完毕。

一刻钟后,聂东下令道:“攻城!”

“咚咚咚!”

战鼓声响起。

沉重的鼓点,如同兴奋剂一般,让青州军的将士们陷入亢奋状态。

一排排身着步人甲的士兵,手举大盾,顶在前方,朝着城墙稳步推进。

在盾兵的后方,民夫们推动着投石车,以及三弓床弩,紧随其后。

投石车的抛射距离太短,一百步内才能造成有效杀伤。

所以,必须要盾兵保护。

否则很容易被守城一方,用强弩和三弓床弩压制。

“嘿呦嘿呦~”

民夫们喊着号子,搬起一块百斤的大石头,放在投石车的抛网之中。

邢万里见了,赶忙下令道:“对准投石车放箭!”

唰!

一阵箭雨袭来。

盾兵们纷纷高举大盾,挡在前方。

噗嗤!

大半的箭雨,都被大盾挡下,不过还是有少数几个倒霉蛋民夫,不幸中箭。

“放!”

一名队正挥舞手中的小旗。

砰砰砰!

士兵们见了,纷纷举起手中木锤,砸在扳机之上。

十五颗巨石裹挟着劲风,朝着城墙砸去。

一轮巨石,只有数块击中城楼。剩余的,俱都砸在城墙之上,发出阵阵巨响。

“啊啊啊!!!”

一时间,血肉飞舞,惨叫与哀嚎声此起彼伏。

匠人赶忙指挥民夫,调整投石车的弹道。

“顶住,顶住!莫要怕,他们没有多少石块!”

邢万里扯着嗓子鼓舞士气。

话音刚落,一根根粗壮如长枪的箭矢射来。

三弓床弩!

邢万里赶忙蹲下身子,将身体掩在城墙后方。

这玩意儿太狠了,大盾重甲都挡不住。

趁着对方三弓床弩和投石车填弹之际,邢万里立刻起身,快步来到一架三弓床弩旁,调整角度后,夺过士兵手中的木锤,狠狠砸下。

呜!

长枪般的箭矢,荡起一抹骇人的破空声,激射而出。

噗嗤!

粗壮的箭矢,瞬间洞穿大盾,将后方身着重甲的士兵钉死在地上。

“好!”

“杀得好!”

“邢将军威武!”

这一幕,顿时引得一众守城士兵欢呼叫好。

邢万里将木锤交还给士兵,吩咐道:“快,继续上弦,压制对方投石车。”

呜呜呜!

城楼之上,数架三弓床弩接连射击。

每一次射击,都带走一名士兵或民夫的性命。

配合强弩,竟成功压制住了投石车阵营。

聂东端坐马上,面色波澜不惊。

而斜后方的十架三弓床弩,在经过几次射击后,已经成功调整好了弹道。

见状,聂东下令道:“命令先登营,准备攻城!”

“是!”

传令军立刻将军令传下。

……

此时,城楼之上。

邢万里眉头紧皱,眼中满是疑惑。

反贼竟只有六七千人?

民夫倒是有万余,可即便算上,也不足两万人。

这么点人,打个小县城没问题,可想打下城高池厚,拥有十几万人口的须城郡,就有些异想天开了。

邢万里觉得,这应该是先贼的先锋部队,后方还有增援。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三弓床弩的方阵中,反贼正在将一个个黑色陶罐,绑在粗壮的箭矢上。

这是何意?

事出反常,必有蹊跷。

念及此处,邢万里大声提醒道:“注意隐蔽,小心反贼的床弩!”

下一刻,只见反贼掏出火折子,似乎在点燃陶罐。

难道陶罐里装的是猛火油?

对方想用火攻?

嗖!

一杆箭矢激射而出,直奔城楼而来。

邢万里立刻蹲下身子,紧贴城墙。

咚!

粗壮的箭矢从他头顶飞过,重重钉在城楼的墙壁之上。

嗤嗤嗤!

一阵阵引线燃烧声,伴随着烟雾,从箭矢上挂着的数个陶罐上冒出。

邢万里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正要开口提醒,数个陶罐猛然爆开。

<div class="contentadv"> 轰轰轰!!!

炸雷般的巨响,在耳边响起。

邢万里闷哼一声,左肩像是被铜锤狠狠砸中,紧接着一股钻心的剧痛,从左肩传来。

爆炸产生的黑烟,弥漫在城墙之上,呛的邢万里一阵咳嗽。

他用力摇了摇脑袋,眼中的茫然消散了一些。

低头看去,只见肩甲已经破开了一个洞,殷红的鲜血顺着破洞,不断流淌而出。

转过头,入眼是满地的尸体。

“啊!俺受伤了!”

“救救俺,俺不想死!”

伤病躺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身躯,惨叫与哀嚎,不断在城楼上回荡。

还不等邢万里回过神,又是几根床弩的箭矢射来。

与方才一样,这些箭矢上,都挂着模样怪异的陶罐。

“快趴下……”

轰轰轰!

一连串爆炸声响起,硝烟彻底遮挡邢万里的视野。

他只能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以及士兵倒下的闷响。

“跑啊!”

“反贼会妖法,快跑啊!”

“仙公饶命,仙公饶命,俺再也不敢了。”

一轮火器轰炸,城楼之上的数千乡勇彻底崩溃。

邢万里双目赤红,扯着嗓子大吼:“不要跑,不要跑啊!”

然而,那些个乡勇已经被火器吓破了胆,扔掉兵刃,争先恐后的逃跑。

“杀啊!!!”

与此同时,下方的先登营开始攻城。

一架云梯被搭在城墙之上,士兵们争先恐后的爬上云梯,一手举盾顶在头顶上方,另一手抓住云梯稳固身形,完全靠双腿发力。

“须城郡完了!”

邢万里满脸不甘,略微犹豫了片刻,他挣扎的爬起身,顾不得包扎伤口,闷头朝着城楼下奔去。

须城郡守不住了,为今之计,是保护相公出城。

……

虽然整个城楼被爆炸产生的黑烟笼罩,看不清情况,但聂东笃定,守军必溃。

这火器当真是好用,换作以往,想要拿下须城,至少要十万大军,并且就算拿下,也得需要一两万士兵的命去填。

念及此处,聂东不由喃喃自语道:“时代变了,往后的战争,也变了!”

如今,火器才刚刚投入使用,许多功效没有被开发出来。

等再过几年,随着火器的研发以及用法彻底被开发出来,战争格局,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多时,两扇城门从内打开。

见到这一幕,饶是聂东眼中都不由闪过一丝笑意。

只用了十日便拿下东平府,比预期的十五日,足足少了五日。

……

“城破了!”

“反贼入城啦,快跑啊!”

随着西城门被攻破,整个须城乱成一团。

有人拖家带口,想从其他三处城门逃跑,还有人躲在家中,瑟瑟发抖。

更有一些泼皮与乞丐,趁火打劫,奸淫辱掠。

噗嗤!

寒光闪过,一颗硕大的人头飞起。

一刀斩下一名当街抢劫的泼皮人头,邢万里脚步不停,朝着内城狂奔而去。

待进了内城,只见一道浓烟升腾而起。

“不好!”

邢万里面色一变,大叫一声。

只因那浓烟的方向,正是府衙!

“杀狗官,迎王师!”

“杀啊!”

随着渐渐接近府衙,一阵阵喊杀声传入耳中。

邢万里心里咯噔一下,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胥吏们造反了!

撞开一个个四散奔逃的百姓,邢万里转过一个街角,只见三班衙役,足有上百人,正在围攻府衙。

府衙中浓烟四起,喊杀声震天。

邢万里又惊又怒,提刀冲入人群,左劈右砍。

一时间,衙役们大乱,竟真被他冲入府衙之中。

此刻,张叔夜端坐于大堂之上,十几名亲卫堵在门前,与衙役们殊死拼杀。

眼见久攻不下,孔目指挥弓手,搬运柴火,准备一把火点了大堂,想将张叔夜等人烧死。

“相公稍待,邢万里来也!”

邢万里大吼一声,挥刀砍死数名衙役,冲入大堂之中。

一进大堂,他便神色焦急道:“相公,西城被反贼攻破,须城郡守不住了,快且走罢!”

张叔夜没有怪罪他,为何这么快便被反贼攻入城,而是苦笑道:“济南府丢了,如今东平府也丢了,我张叔夜还有何颜面去见官家。唯有一死,方能对得起浩荡皇恩。”

闻言,邢万里顿时急了,赶忙劝道:“相公常说大宋正值风雨飘摇之际,越是这个时候,越要保重性命,为陛下分忧解难,为天下百姓求生计啊!”

张叔夜神色变幻,最后起身道:“走!”

邢万里大喜,吩咐亲卫将张叔夜护在阵中,自己则提刀冲杀出去。

他们人数虽少,可邢万里彪悍勇猛,一时间竟震住了那些衙役,成功突围杀出了府衙。

出了府衙后,他们便直奔东城门,混在逃难的百姓人群之中出了城。

闷头跑了五里地,见没有追兵,他们这才停下脚步。

张叔夜年纪大了,又是文官,哪里禁得住这般折腾,此刻跌坐在地上,胸口如风箱一般,起伏不定。

邢万里关心道:“相公,可要紧?”

“不打紧!”

张叔夜面色惨白的摆摆手。

闻言,邢万里这才放下心来,开始处理自己左肩的伤势。

解开胸甲和衣裳,只见左肩处出现了一个血洞,皮肉翻卷,鲜血染红了半边身子。

邢万里抽出腰间匕首,口中咬着衣裳,将扎在血肉里的铁蒺藜挖了出来。

简单包扎一番后,邢万里问道:“相公,咱们现在去哪?”

“去东京城!”

张叔夜语气坚定的答道。

山东不能待了,如今的去处,唯有东京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