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鬼火,点点。
密室,鬼影,十个,窃窃私语。
红衣人阴恻恻道:“我等飞鹰卫十大高手,尽聚于此,当同心戮力,击杀大夏帝国皇帝王大中!”
白衣人点头:“大哥放心!凭我等武功,就是大夏百员上将,百万武士,也休想近前!”
黑衣人摇头:“哥哥悍勇异常,令人佩服,不过我们仍然须防备王大中身边有高人,倘若如此,行刺不成,反倒落下话柄……”
红衣人问:“贤弟有何妙计?”
黑衣人阴狠道:“我等化装成大夏子民,前去比武,就在擂台上面,逮个机会,一起冲上,合力刺杀王大中,万无一失!”
“既能过上打擂的饱瘾,又能杀了王大中,真是妙不可言。”红衣人大喜:“好!依计而行!”
这十个妖魔是谁——这就是大莱帝国间谍组织飞鹰卫的十大高手。
这十大高手,皆是无极宇宙中的顶尖高手,武功皆入化境。
他们分别是红衣鬼欧阳大郎、白衣鬼司马雄飞、黑衣鬼诸葛多头、花衣鬼花大脚、长衣鬼冷三刀、短衣鬼吴大鹏、白发鬼白如意、黄发鬼黄丧天、长脚鬼公孙长足、长手鬼马大手。
第二日,西京擂台,擂台背后,又有一个高台,上面,摆放龙椅。
龙椅前面,就是御书案。
高台上面,早有武士护卫。
擂台下面,人山人海,都来看看谁能够登坛拜将的。
“皇上驾到!”宦官长声幺幺大叫一声。
王大中由众将保着,从天而降,坐在龙椅上头。
擂台下面,各色人等山呼万岁万万岁。
王大中阴沉沉道:“平身!列位请起!”
诸位神仙,个个站起。
“诸位!”王大中慢条斯理地冷冷说道:“今国家有累卵之急,人民有倒悬之危。朕为了国家大计,特设此擂台,望各位英雄,在擂台之上,一展身手,凡是武功高强者,一律授予军校之职,待杀敌立功之后,再行封赏!”
诸神仙高叫:“陛下圣明!”
“嗯!”王大中点点头,一挥手:“比武开始!”
话音刚落,一个红衣人,飞掠上来。
他对王大中拱手:“草民欧阳大郎先拜见陛下!”
然后,他对擂台下面的众人,一拱手:“何人与我一战?”
台下,一声狂笑:“哈哈哈哈……久仰欧阳大郎高名,我就是司马雄飞,愿意领教你的武功!”
又一白衣人飞掠上台。
这两个恶魔,怎敢在此自报家门?
须知东莱飞鹰卫属于大莱帝国的谍报组织,组织极为严密,只有皇帝方有整个飞鹰卫妖魔名单。
就是大莱帝国皇帝手下的丞相、大将军、司徒等朝廷巨擘,皆不知飞鹰卫爪牙的真实名字,甚至这些王公大臣根本就不知道有飞鹰卫这个组织存在。
故而,欧阳大郎、司马雄飞等敢如此不拘。
欧阳大郎,装作勃然大怒的样子。
钢叉起处——龙旋于天。
钢叉直取司马雄飞头顶。
司马雄飞闪身躲过,跳起身形。
钢叉起处——飞鹰展翅。
钢叉直袭欧阳大郎腰部……
“好高的武功!”余廷蛟一看,暗忖:“不过,这二人武功如此诡异,好像在哪里见过。”
猛然,他想起吉野等四个妖魔。
他轻声对公孙苍海、罗西道:“二位哥哥,这二人的武功是大莱国妖魔武功模样,看来,这二人非为善类!”
“妖魔出现了?”罗西勃然大怒,低声喝道:“待我上去,杀了他!”
余廷蛟、公孙苍海一把拉住罗西:“休要着急,见机行事!”
欧阳大郎与司马雄飞略斗几个回合。
司马雄飞好似堪堪要败。
司马雄飞大叫:“兄弟们救我!”
一时间,鬼影绰绰。
黑衣鬼诸葛多头、花衣鬼花大脚、长衣鬼冷三刀、短衣鬼吴大鹏、白发鬼白如意、黄发鬼黄丧天、长脚鬼公孙长足、长手鬼马大手飞掠而上。
他们各使钢叉,直奔欧阳大郎。
欧阳大郎大叫:“要群殴吗?”
诸鬼齐呼:“群殴!”
十魔合力,直扑高台,要给大夏帝国皇帝王大中致命一击。
说时迟,那时快。
余廷蛟早已飞身上了高台,截住飞鹰卫十大高手。
动作之快,武功之高,无人能及。
当真无人能及!
欧阳大郎,大惊失色。
钢叉起处——毒蛇来袭。
钢叉直奔余廷蛟点来。
余廷蛟闪身,金刀起处——龙行于天。
大刀直袭欧阳大郎肩膀。
欧阳大郎急闪躲过。
也不愧欧阳大郎,能够躲过这一刀。
他大叫一声:“好厉害!我去了!”
他化白光而去,明显是调虎离山之计。
余廷蛟知公孙苍海、罗西武功足以战败其余恶鬼,也不多想,就追了下去。
云端当中,余廷蛟正在行进。
猛听身后一阵冷笑,余廷蛟回头,见那个红衣鬼欧阳大郎正歪着脑袋看他。

余廷蛟断喝:“妖怪!拿命来!”
“你真是不错啊!”欧阳大郎冷道:“小子竟敢破了老子的‘毒蛇来袭’,要知此等武功,乃是老夫的上乘邪门武学!”
余廷蛟道:“破了又待怎的?”
“破得好哇!”欧阳大郎缓和语气:“贤弟休要错怪,只要你归顺我大莱帝国,我保你为飞鹰卫护法,飞鹰卫护法可是将军的职位,待遇非常之高!”
“飞鹰卫?”余廷蛟问:“什么是飞鹰卫?”
“飞鹰卫嘛,就是我大莱帝国的一个帮会!”欧阳大郎诓骗道:“不错!我们大莱帝国飞鹰卫的弟兄遍布宇宙!只要你肯归顺,那么整个宇宙,都让你来去自如!”
不过,后半句倒是一点不假。
飞鹰卫本是间谍组织,欧阳大郎把它说成是帮会。
余廷蛟冷笑一声:“大夏国民,唯有断头之人,没有投降鼠辈!来来来,你我大战三百回合再说!”
“痴心妄想!”欧阳大郎桀桀笑道:“只怕你和我战不到三百合了!”
欧阳大郎化为黑烟——烟鬼,飘飘忽忽,龇牙咧嘴,直奔余廷蛟而来。
余廷蛟冷笑一声,也化为一道青烟,融入黑烟当中。
黑烟当中出现台阶,无数台阶。
余廷蛟拾阶而上。
门,前面,一道拱门。
余廷蛟刚要进门,绊马索起。
余廷蛟腾起身形,从门上飘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