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直播:艾泽拉斯 > 第786章 窃听风云
  瓦莉拉潜入山洞后,萨雷安特意与奥妮克希亚讨论过,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惯于当墙头草两边倒的祭仪侯爵辛达妮应该不会亲自出面。

  这只老巫妖非常狡猾,任何时候都不会冲锋在前,即便已经下定决心要篡位,她也会先给自己叠上十七八层甲。

  总之就是不粘锅,不管这场内斗最后的结局如何,她都能安全的攫取到足够的利益,不至于让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

  既然辛达妮侯爵不可能亲自入场,这处秘密基地能逮到的最大的鱼,就是祭仪密院的两名男爵了。

  寒冬女王提供的情报中,祭仪密院的两位男爵都是巫妖,分别叫德拉玛和贤者之石。

  没有错,他的名字意译过来就叫贤者之石,如果按照读音来翻译,应该叫菲洛舍费尔·斯通。

  由于这个名字念起来太拗口,萨雷安干脆直接简称此人为贤者……虽然还不知道他是否有资格承担起这个称呼。

  祭仪密院的两名男爵是寒冬女王的情报中唯二没有过时的,他们从千年以前就是辛达妮侯爵的左膀右臂,一直延续到今天。

  有趣的是,这两人明面上表现出来的立场完全相反。

  绝大多数情况下,辛达妮侯爵不会亲自出面站队,祭仪密院上蹿下跳最多的就是这两位男爵。

  德拉玛女男爵是非常坚定的兵主派,至少她明面上表现出来的立场是这样,至于她心里到底怎么想……恐怕只有她本人和辛达妮侯爵知晓了。

  与之相对,被萨雷安称为贤者之石的斯通男爵就是彻头彻尾的篡位派。

  正是在他的串联下,祭仪密院与造物密院达成了合作协议,为在前方冲锋陷阵的造物密院提供各方面的强力辅助,有且不限于后勤物质。

  如果躲在这座秘密山洞里向信使发号施令的是德拉玛男爵,那祭仪密院的乐子可就大了,这足以说明两位男爵只是在虚情假意的唱双簧,背地里都与造物密院和德纳修斯有着密切联系。

  有一说一,萨雷安还真希望德拉玛男爵出现在这里。

  这样才能彻底撕破祭仪密院表面上维持着的伪装,将包括辛达妮本人在内的两面派彻底拖下水,一直按兵不动的锐眼密院就能以此为借口光明正大的入场站队。

  不是萨雷安瞧不起造物密院和祭仪密院的联军。

  造物密院专门负责打造战争兵器,凭借囤积多年的武器,他们能在大规模的战场上发挥出不俗的战斗能力。

  祭仪密院就更别说了,密院内的大量巫妖就能保证他们的战斗力不会低,仅次于无人能敌的魂选密院。

  然而亲自体会过魂选密院的究极内卷氛围后,萨雷安可以拍着胸口保证,如果凯克苏斯侯爵动真格,祭仪密院这个老二和老三造物密院绑在一起也只能勉强挡住魂选密院。

  如果再加上凋零密院和锐眼密院的协助,篡位派一方如果得不到更多的支援,几乎可以说是必败无疑。

  辛达妮侯爵对局势看得一清二楚。

  她知道赌篡位派赢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如果暗中谋划得够好,她有很大的概率能一脚踢掉伽马尔那个蠢货,亲自夺取玛卓克萨斯主宰者之位。

  但在德纳修斯亲自派大部队介入之前,辛达妮侯爵看不到篡位派稳拿胜利的希望,一直不敢明目张胆的跳出来站队。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好战的凯克苏斯始终保持着克制,但从结果来说,有所保留的魂选密院反而对篡位派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因为他们不知道这只靴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真正落地。

  萨雷安从锐眼密院出发后没多久,凯克苏斯就回到了魂选密院,召集留守的魂选勇士立刻备战,明天一早他就会亲率大军赶往前线增援。

  一旦由凯克苏斯侯爵亲自统帅的魂选精锐大军入场,如今伤逝剧场勉强维持的平衡立刻就会被打破。

  如果造物密院和祭仪密院拿不出新的底牌,这场战斗的走向很快就会变得明朗起来。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贤者才紧急将情况告知给了远在雷文德斯的德纳修斯,并且得到了他的正面回应。

  瓦莉拉所在的位置已经非常接近实验室的核心区域,隐约能听到从主实验室中传来的谈话声。

  到了这里,瓦莉拉再度提高了戒备等级,熟练的将呼吸节奏变得更加缓慢,无声的继续向交谈的两人进一步靠近。

  其中一个较为沉稳的嘶哑声音凝重的说道:“阿卡莱克侯爵可没有好对付,那家伙掌握着整个暗影界的情报,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他的注意。”

  “如果想要彻底干掉他,必须有伽马尔侯爵和辛达妮侯爵的其中一位亲自出手,而且必须赶在情报送达他手中之前发动闪电战斩首,否则……终究只是在做无用功。”

  另一个相对比较尖锐的声音对对方的保守态度非常不满:“哼!何必说得这么艰难,如果确定能干掉表里不一的阿卡莱克,伽马尔侯爵一定会愿意提供帮助。”

  沉稳的声音没有被对方的夸口骗到:“确定?你……或者说,德纳修斯能拿出确定的方案来吗?他承诺会派出援军了?”

  “这……”尖锐的声音沉默了片刻才支支吾吾的说道:“德纳修斯大帝向我们承诺,会给予我们除了兵力以外的一切援助。”

  “呵~”

  沉稳的声音冷笑着讥讽道:“也就是说,他什么实际的东西也没给?想空手套白狼?”

  “抱歉,恕不奉陪,我和男爵会劝说侯爵重新考虑,是否还要继续支持造物密院。”

  “你!我特么%@&!”

  在这之后,双方污言秽语的对骂了起来,暂时没有透露出其他有用的情报。

  躲在山洞外的萨雷安和奥妮克希亚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有些闪烁。

  奥妮克希亚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鼻梁:“这么看来,祭仪密院内确实有着两个立场不同……或者说不完全相同的派系,两位男爵的不合并非是辛达妮授意的自导自演。”

  “嗯。”萨雷安也沉思着说道:“德拉玛男爵这一派比较稳重,更看重实际利益,不见兔子不撒鹰。”

  “而贤者那一派的态度更加激进,与德纳修斯的联系非常紧密,甚至愿意相信他抛出的空头承诺。”

  斯黛拉苟萨突然不安的插言道:“我更关心的是之前听到的那点只言片语,晋升堡垒恐怕遇到麻烦了,而且很有可能与德纳修斯的阴谋有关。”

  “晋升堡垒啊……”

  萨雷安苦笑着用手指点了点额头:“那鬼地方看起来光明正大,其实台面下埋藏的隐患着实不少,只需要一点导火索就能引燃,甚至都不需要德纳修斯亲自动手。”

  长女格里斯蒂娅的个人实力姑且不论,萨雷安可不敢真的把她当成菜鸡。

  从执政能力方面来评价,萨雷安给格里斯蒂娅打的分数是……40分,不及格。

  如果不是格里斯蒂娅凭借自己身为永恒者的强大威慑力强行压制,晋升堡垒那漏洞百出又极其不人性化……甚至可以说是不人道的规则早就闹出大乱子来了。

  洗掉格里恩的记忆?我呸!亏你特么的想得出来!

  忠于职守?不感情用事?

  没有记忆就一定会抛弃私人感情忠于职守了?谁告诉你记忆和情感是一码子事?初诞者吗?

  要不是得罪不起格里斯蒂娅,之前在奥利波斯与她见面时,萨雷安就想把这口槽吐在她脸上。

  ……当然,也就只能想想而已。

  事有轻重缓急,与执政官失踪的玛卓克萨斯相比,晋升堡垒的问题还不算太紧迫。

  萨雷安原本估摸着,没有乌瑟尔这个催化剂,晋升堡垒的内部危机应该不会那么快爆发。

  但事实证明,萨雷安还是高估了格里斯蒂娅的能力,低估了她在执政方面的离谱程度。

  “嗯……”

  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萨雷安无奈的说道:“继续听下去吧,等他们骂完再说,应该会提到晋升堡垒的问题。”

  ‘格里斯蒂娅,你可别在这时候给我搞出花活来,这是妥妥的给敌人送炮弹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