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元尊开始的生活 > 第八十二章 苍玄一统
  自那天以后,事情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周元当天和苍渊离去了,没有和任何人告别。

  古麒为了媳妇,抛下了兄弟,嘴里说着什么要出去见识见识这个世界,可谁不知道你是见色忘义,小聚了几天,古麒就和李逍遥分别了,跟着武神一起去混元天玩去了。

  至于苍玄宗,因为苍玄老祖的复活,倒是一派百废俱兴,圣源峰也重新开山,由苍玄老祖坐镇,一扫之前的落败。

  虽然许多弟子没有见过老祖,但有一则信息极为让他们信服,就是凡是遇到一个少年背后跟着一个老仆的,必须的下跪以示尊敬,否则就是不懂规矩。

  为了这个苍玄老祖还多次微服私访,想要揪出是谁放出的消息,只是每次都恰好撞上风口浪尖,让他和玄老一阵无语。后来也只能作罢。

  倒是始作俑者却是在和某剑来峰峰主感情如胶似漆,恩爱得不得了,每天成双成对出入苍玄宗,让许多弟子长老单身汉老泪纵横,巴不得自己也有个对象,秀死你们,搞得他们被秀得修炼都不得安稳。

  这他们刚这样想,苍玄宗突然有大动作了,不仅是扩大了山门好几倍,甚至还开辟了许多洞府修炼场所,甚至苍玄老祖也亲自出手,开辟了十几个足以支持法域修行的洞府。

  正当他们疑惑的时候,几座百花仙宫的源气飞舟,来到苍玄宗外。

  而后,他们就见到自家的掌门笑脸相迎,牵着百花仙宫宫主单清子的手步入苍玄宗,身后跟着一群莺莺燕燕,看着她们叽叽喳喳谈个不停,虽然有些吵闹,但却美不胜收。

  看着那飞舟上的满满的行李,若是还不知道百花仙宫是来干啥的,他们就白活了。

  一个个兴奋得跟发了情的公牛一样,想着去给他们拿拿行李,送点饮料,一个个原来只注重修行的老男人,此刻却开始整理起仪容仪表,和一群姑娘谈笑风生,简直让人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雪莲峰的弟子大多是女弟子,看到这种情况,简直要吃了那些臭男人!吃里扒外的男人,简直就是在另类说我们雪莲峰的女生不如百花仙宫。

  怎么,我们雪莲峰的弟子长得是差么?怎么在我们这里啥也不是,到别人那里就成了舔狗?

  女人的胜负欲一下子就起来了,在李婵卿的带领下,几乎要和百花仙宫的女人对抗起来。居然还有好事者在苍玄宗内部编写了一个美女排行榜,虽然夭夭居于第一,但后面的位置可是很有争论价值。

  百花仙宫和雪莲峰的弟子谁也不服谁,一心想着找出那个好事者,将自家的排名往上排排。

  单清子和柳涟漪看了这情况也只是笑笑,其他男性长老和弟子则是一脸幸福,觉得都是为自己争风吃醋,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只是后来好像没几个女生愿意理他们了,让他们觉得有些奇怪,难道是欲擒故纵?

  许多人都是这样想着的,可后来百花仙宫和雪莲峰大多数女生都没和他们联系的时候,他们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一个个送花送礼,送资源,跪舔得不得了,这才收获一点女人缘,个别不错的好才脱了单,让人觉得贵族的名号真难摆脱。

  至于楚青这种人,许多人希望他找个女朋友的时候,他都会说女人太麻烦了,甚至还冒出一句:“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剑谱第一页,忘掉心上人。。。。。。。”

  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豪言壮语从一个天赋极好的大师兄口中说出来,让许多苦于脱单的男同胞感觉找到了榜样,觉得脱单也不是非脱不可,一个人也能一日三餐,女人?什么玩意?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此言一出,自然成为经典,只是女生那边不知道什么感受,好像后来信奉楚青的男性弟子十个里面有九个最后都还是单身狗,让苍玄宗单身率一路飙升,直至几千年最高峰。

  这种歪风邪气被青阳得知,将他叫来打个半死,强言让他收回那句话,不然每天揍他一顿。

  可惜,话已发出,哪怕是当事人出来澄清,可无人更改自己的理念,这让青阳痛心疾首,为苍玄宗的未来感到迷茫,而后,他也没食言,每天打一顿楚青。

  单清子都觉得楚青挺可怜的,后来为他求情了,这才摆脱青阳的魔爪,只是楚青过了好久才明白他这位师娘最后给他那个欣赏的眼光是怎么回事,她还鼓励他要以这种状态继续坚持下去。

  “诶,年少不知软饭香,错把青春插稻秧!”过了很多年后,楚青才悟出了另外一句话,被人记录下来,让女生界里的渣男语录又多出一条。

  ……

  话不多说,除了百花仙宫,其他几宗也陆续前来报道,携带家产融入苍玄宗。这是最好的情况,战时苍玄老祖也不想消耗苍玄宗的有生力量,只求在最后关头聚集一下,尽自己的努力提升一下他们的实力,好让苍玄天在未来能够强上一分,多一份自保之力。

  几宗被打散混入苍玄宗,当然天赋最好的被圣源峰都吸走了,让其他几宗的长老略有说辞,可后来见了圣者的手段后便不敢再说什么了。

  左丘青鱼,绿萝,甄虚,宁战,李纯均几人自然也是被分到圣源峰,见到每天纯手功建房子的李逍遥有说不完的话,感不完的慨。

  男人是有胜负欲的,甄虚,宁战,还有李纯均三人本来在圣战结束后突然感觉自己实力大增,虽然还是太初圆满,但却觉得自己又行了。

  结果后来被李逍遥以气势就压制住后,便再也不敢提啥单挑了,三挑一都差的远。

  几人聚过后,看着李逍遥和夭夭,也是一阵感慨,周元离去,少了些年少稚嫩,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生活了。

  宁战有点羡慕,看了看绿萝和左丘青鱼,想着是不是要熟人下手。

  可惜他这想法刚刚出来,就被绿萝和左丘青鱼私下好好沟通了一顿,吓得他赶紧投入紧张有序的修炼生活去。

  “臭男人,谁还不知道你那眼神怎么回事。”

  “呵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这是当天他在某个胡同被教育的最后听到的话,她们离开后是在半夜,他心里觉得没啥,只是那晚的地很凉,月亮很圆,他当晚很自然地去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默默地走回了自己分配的洞府中去。

  只是离开的路上左丘青鱼还是觉得有些过分,带着极不情愿的绿萝上门道歉,他笑了笑,说觉没啥,只是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绿萝道完歉就跑了,倒是左丘青鱼坐下来,好好跟他聊聊,平时古灵精怪的她难得照顾别人的情绪,倒是让宁战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竟然吐露心声,和左丘青鱼谈了很久,让左丘青鱼也有些吃惊,这个大大咧咧的男人居然还有这么多意想不到的经历。

  宁战觉得和他耐心聊了半夜左丘青鱼,犹如邻家大姐姐般美丽知性,怦然心动,最后竟然忍不住趁着夜色和冲动劲告白了。

  左丘青鱼犹豫了片刻,然后略有些惊讶地问道:“你认真的?”

  宁战点点头,眼神灼热带着期待地看着左丘青鱼,让左丘青鱼精致的脸上有些慌乱之色。

  认真思索了片刻,终究她还是点了点头:“那就试试。”

  宁战高兴得不得了,手足无措。刚兴奋雀跃,又坐下来,手指放在桌子上动个不停,似乎想着牵牵她,只是有些不敢,光是告白就花光了他所有的勇气了。

  左丘青鱼看着桌子对面的他有些扭捏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玉手抓住了他那有些粗糙却温暖的大手,温润如玉地说道:“别紧张,我们才刚刚开始,慢慢来。”

  宁战看着左丘青鱼,仿佛上天赐给他的天使,忍不住热泪盈眶,正欲开口结果洞府一下子粗暴地打开了。

  “哈,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不老实。”

  一声清脆的话语传来,正是绿萝,扎个萝莉专属马尾,不足一米七的小个子却挺饱满的,虽然差了左丘青鱼许多,但加上那张精致的小脸,却也登上了苍玄宗美女排行榜前十。

  宁战这呆了,怎么绿萝突然出现在这煽情的画面了,他有些埋怨,不然说不定……

  左丘青鱼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宁战,随后立马起身,告别后就扯着绿萝赶紧离开这里。

  唯留宁战有些遗憾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左丘青鱼啊,怎么你安慰着安慰着就把自己送出去了呢?”

  “死开点,我们才刚刚开始,怎么就送出去了呢。”

  “那不迟早的事嘛,两个人在一起最后都要做那事,你……”

  “你闭嘴!死绿萝。”

  “啊啊,你打我……”

  黑暗中圣源峰,传来两位美女令小孩羞红,大人闭口不谈的交流。

  ……

  后来,过了一天,宁战就和左丘青鱼高调在一起了,搞得甄虚有点羡慕,只是自己的阴森森的,似乎没几个看得上他,虽然他在自己宗门里面挺吃香的,许多小姐妹嚷嚷着要给他生猴子,可他更喜欢那种正常点的,而不是像他这种感觉营养不良的。

  看着左丘青鱼和宁战两个老熟人在一起了,他不自觉地看了一眼绿萝那小可爱,熟人下手是不是他也可以。

  只是后来他也遭受了绿萝的疼爱,带着她的灵宠,追着他打了很久,搞得整个苍玄宗上蹿下跳,让他不敢再想这方面的事。

  倒是李纯均专修修行,对于女人没有太多兴趣,哪怕是有人跟他说他在苍玄宗女性弟子中排名挺不错的,他也没在意,一心修行,又是修剑,只能是验证了那句话:“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让楚青每次碰到他都忍不住有些尴尬,心里有点小愧疚,想着以后如果李纯均真的打一辈子光棍了,自己是不是得负责。

  所以每次都不敢往圣源峰走,李婵卿自始至终都对楚青在玄源洞天调戏他和周元记恨在心,本来就对楚青之前在风口浪尖说的那句话有点不舒服,于是就谣传楚青跟圣源峰的某位女子有恋情,负了人家,结果就不管了,现在都不敢去圣源峰了。

  这话说出来,搞得苍玄宗沸沸扬扬,连单清子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楚青,原来这家伙是有故事的人啊。

  楚某人只觉得天昏地暗,前途无望,倒是许多因为被自己那段励志句子感动的人替他站出来解释,这才让他好受些。

  可是那些人居然解释说他在感情受挫后明悟了世间真理,一心向道。一切都是这么合理,让李婵卿都觉得自己低估了楚青,是不是被自己猜中了?

  日常建房子的李逍遥这段时间倒也乐得逍遥,在来回苍玄峰和圣源峰的路上,时不时会碰到楚青,忍不住也会打趣叫他一声偶像,吓得他撒腿就跑,再也不敢听到这个词。

  偶尔也会被一些姑娘围着告白,没办法,李逍遥在苍玄宗内部的呼声一直很高,光是原苍玄宗就有好多粉丝。

  例如李婵卿啊,顾红衣啊,灵纹峰的那个清纯可爱的夏雨啊,雪莲峰更是十个有三个都觉得李逍遥简直在苍玄宗没有男人可以比,这回苍玄天一统更是让李逍遥的呼声达到了顶峰。

  优秀得让许多男人都生不起一丝妒忌,只能感慨。

  不过一些实在是见不得李逍遥和夭夭在一起的人也会从中作梗,有一个人只是说了句李逍遥的不是,结果被李逍遥和夭夭的铁粉一同一阵口诛笔伐,都给喷得抑郁了。

  这也祭奠了李逍遥在苍玄宗的声望,都快比苍玄老祖高了!

  可每次都被拒绝,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人家名花有主了啊。许多女性同胞最后也只能是让李逍遥成为自己一生的遗憾。

  见过如此优秀的人后,女人对另一半都挑剔起来,每次都忍不住拿他们和李逍遥比,李逍遥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是让苍玄宗单身率持续增高的因素之一。

  绿萝有好几次想和李逍遥亲近,都被夭夭看在眼底,漠视李逍遥。

  李逍遥知道夭夭为了他做了很多,最后狠下心来拒绝了绿萝,当天绿萝哭的撕心裂肺,后来好几天没有再见过李逍遥了,左丘青鱼陪了她好久,但也没让她从李逍遥的感情中走出来。左丘青鱼看着日渐消瘦的绿萝也只是一叹。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你可以再选她。”

  李逍遥和夭夭并肩站着,听闻后有些心疼地转过身来抱着她说道:“你为我放下了许多,我不能让你失望。”

  作为堂堂的先天神灵,能在李逍遥有了女朋友,还敢倒贴的情况,不得不说,这是放下了作为先天神灵的尊严。作为女人,敢这么做确实很不容易。

  夭夭心中微暖,双手环着他的腰,抬起头看着他低语道:“你可不能负我,要一辈子对我好。”

  李逍遥揉揉她的秀发,认真地看了一眼:“嗯,那当然,谁都负你,唯独我不会。”

  夭夭眼眶微红,含着笑意,略带有撒娇的意味说道:“你说的。”

  “嗯,我说的,大道因果缠身,我李逍遥永不违背,对你好一辈子。”

  话音刚落,他就感受到嘴上的温润,夭夭猝不及防地踮起脚,吻住了他,还有些许生涩。

  李逍遥忍不住抱紧了她,恨不得将她融为一体。热情似火地回应她,两人都有些意乱情迷,一时连时间都禁止了,两人眼里都只有对方,忘掉周围所有的东西。

  过了好久,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夭夭有些羞红,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不用你下什么誓言,傻瓜。”

  李逍遥嘿嘿一笑,似乎有些回味。

  夭夭想了片刻,又问道:“你和幼微应该接吻过吧,我们怎么样?”

  唉呀妈呀,这他妈不是老师眼中的送分题,学生口中的夺命题么?

  答得好就送,答得差就是送命!

  李逍遥认真想了想,最后回答了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再让我试一次,我多感受一下。”

  夭夭看着他那厚颜无耻的样子,突然就没了正形,忍不住心里揣着一句色胚。

  李逍遥倒是没啥,认认真真地想着去亲吻她。

  “干你的活!”

  李逍遥悻悻逃离现场,让夭夭送了口气,拍了拍高耸的胸脯,有些后怕:“果然,和李婵卿说的一样,一入恋爱,女人就忍不住想将自己送出去。我得吊着李逍遥。”

  想着这几个月来,才让李逍遥亲到夭夭的罪魁祸首李婵卿,此刻正在雪莲峰修行,闭关之时想到了李逍遥,也忍不住睁开眼笑了笑

  “李逍遥小师弟,不对,小师叔啊,你可是我们峰主一辈的。不过你这可得慢慢来啊,不然如此年少就有了孩子啥的可就是让苍玄天的女性同胞绝望啊。”

  李逍遥正在建房子,一天花两个小时,其余大多数时间都在修炼和陪夭夭,虽然不知道是谁让他和夭夭进展如此慢的,但他也有些猜测。

  苍玄宗就李婵卿最闲,又和夭夭稍微走得比较近,不是她是谁,肯定是她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

  “我和李婵卿是不是有仇?”

  他有时也会跟夭夭说让她离李婵卿远点,那女人好像不太正经,可夭夭还是三番五次地去找那女人,每次回来对自己都没啥好脸色,让他抑郁不平。

  “啊切啊切啊切……”

  李婵卿盘坐在自己的洞府内,连打了三个喷嚏,随后美目微眯,嘴角含着笑意和丝丝幽怨:“我这小师叔对我怨气非常啊!”

  至于此刻正在搞建设的李逍遥,早已忘了她的事。正在想着怎么和小幼微交代自己和夭夭的事呢,说不准交代不好,理不好关系,自己可能会遗憾终身。

  “走一步看一步,希望幼微能够原谅我的花心。”

  有了两个绝色女朋友后,李逍遥再也不想其他了,不然就是对不起她们两人,最为对不起陪着自己长大的小幼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