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元尊开始的生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他先去找二明唠唠叨叨几句,说明自己即将离开后,惊得这个受了鸡瘟的大汉不管不顾虚弱,垂死病中惊坐起,他惊讶地道:

  “大佬,你要走了?能不能带俺一起去,老是在这里,强的打不过,弱的不想打,差不多的又不想和我打,我也瞧不上。我真感觉没啥意思,我可是真的想去见识见识大佬所在的世界啊,能不能回去的时候带我一个?”

  “没法子,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带人走,我也要靠别人才能回家。”

  李逍遥这个也是有些心累,这个小弟的想法真的没办法给肯定答复,毕竟张百川的实力恐怕也不是特别高,而且要跨界而行,需要的实力要求太高。

  同时,他也在想,就二明这要求,去那边干嘛,你当旅游还是去看母猴?

  “可以带不超过十个人!”

  有些不怀好意的声音悠悠落在李逍遥心神中,吓得他心里一个抖擞,差点一下子就蹦起来了。

  “张百川!”

  无人出现,可李逍遥却心神巨震,真的对张百川有点后怕了,生怕对方不舒服又来揍自己一顿。

  “是我是我,别大惊小怪的!”

  远在斗罗星外的张百川回应道,目光深邃地望向李逍遥所在的地域,有些无语李逍遥的反应,就这能成大事么?他在想是不是要换个投资人,不然这家伙总感觉不靠谱。

  “干大事的人不必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一般人才关注这些东西!”

  李逍遥强撑着脸面给自己脸上贴金,有些尴尬,神念和张百川交流“确定能够带十个人?你的实力怎么样?能行吗?”

  张百川听出了质疑的意味,淡然说道:“男人怎能说不行,我实力和那些人对比起来入不了眼,但当下办这点事还是可以的,当然,哪怕同阶还是能虐你的,打几个你不成问题。”

  李逍遥有些无语了,被戳中痛处,心里难受。

  “再来同阶一战,我就不信干不过你!”

  他喝道,随后又冲上云霄去,在星空中又做了一次法,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觉得张百川和他有约定不会让下死手就疯狂作死。

  李逍遥这次真的是前所未有地感觉自己强,自信即巅峰,刚飞上太空就直接放出五指铁山,莫名道则浮现,缠绕在两人身上,一股脑镇压两人修为至同阶。当然,李逍遥的只是不想让他突破到更高境界,相当于一个保险。

  这对于张百川来说,真的就是不平等的。

  “斗罗的最后一尊神?而且还无比强大!需要那个男人用卑鄙的手段强制同阶一战?”

  斗罗也有一些人以为张百川是人类的救星,有望打败李逍遥和银龙王,夺回曾经人类的领土。

  “大佬咋了?该不会离开了吧?”

  二明自言自语,拖着虚弱的身体,跑出来,而后就看到了天空那令人压迫的战斗,不由地咂舌!

  “看来想成为大佬的小弟,我还是有点不足啊!”

  斗罗星,全部人都被两人的作法惊动,惊恐地抬头望去。

  “另外一个人应该是我们斗罗体系的开创者吧!”

  众人和兽不知怎么面对张百川的存在,甚至将魂兽成为人类魂环的事全部怪罪在他身上,只是静静看着。

  “老子就不信了!”

  他说着就拎着逍遥剑冲过去,剑气纵横,所谓神界也在他的气息之下寸寸尽毁,摇摇欲坠,神界碎片散落出去。

  “你他妈真的是疯子!”

  张百川脸色铁青,此刻修为又被镇压,这种落差感让他极为不爽,暗骂了一句后,无奈且愤懑地对上李逍遥。

  星空绽放银光,一柄宛若银龙般的魂兵出场,魂兵,当真的是勾人魂魄,许多心智不坚定的怕不是都要成为傻子,气势简直可叫星辰破碎!

  叮

  两兵被各自主人神兵交错,清脆的声音刺破长空,响在斗罗界每个人耳边。剑气没有散去,很凝聚且凝练,附在兵器之上,威力几乎被发挥到极致。

  李逍遥和张百川两人此刻心神无比集中,各自的法和道被发挥到极致。

  李逍遥此刻化出雷圣体,浑身雷霆作响,通体雷光,雷弧附着在逍遥剑上,宛若执掌雷罚的雷主,夹杂着剑气,一剑剑挥出,纵横星空,简直要让一块巨型大陆毁灭,引来无数其他星系的强者围观。

  张百川也是认真了,身后十个神环浮现,如同十尊阴月般,皎洁而神圣,共鸣而震,莫名的威势发出来,神魂力宛若天河决堤一般,涌入自己的魂兵中,当真具有无可匹敌的威势。

  当

  两人交错在一起,李逍遥此刻啥也不管了,如同一个莽夫一般,就随心挥舞着手中的剑,哪怕身上不停被洞穿,有金黄的血液横飞,也不在意。

  一边观察张百川的攻击,一般心里默默推演自己的不足之处,想到奇思妙想之处,就直接不要命地去尝试,哪怕胸口被洞穿了也要在对方身上实验一下。

  张百川真的是觉得有点怕了,不怕强的猛的,就怕不怕死了,这家伙这跟疯了魔一般,哪怕自己能够稳压他,可这样下来,他也不得不用尽全力,哪怕李逍遥和他有约定也顾不上了,死就死吧,反正这家伙我看就是想玩死我,不要命地想玩死我。

  “妈的,你这疯子,今天老子弄死你得了。”

  他长喝一声,而后也是发狂,这种战斗也不是没经历过,比起起源之地的选拔,这还是要差许多。他疯狂出手,各种剑诀使用挥出,还不时给他灵魂上来切一刀,要镇压李逍遥这疯狗!

  那模样,凶光必现,杀气弥漫,似乎有尸山血海在他身后显现,吓得李逍遥都以为他真的要弄死自己,不由地将自己的疯狂劲缓了一会儿,可随即就迎来如同陨星冲撞般的攻击。

  噗

  一个心神不定就被击中,血液更加不要命地狂喷,看得围观之人都觉得李逍遥生命力顽强,星空中布满了血精,他们无不感慨李逍遥流了这么多血还不死!这怕是红十字看了都要流泪,你不去当个人形血液储存站都委屈你了。

  “杀!”

  他长啸一声,猛然出击,更加不要命地对上张百川,口中各种灵粹不要命地吃,延续他的生命,竭力恢复自己的伤势。

  几个小时后,奄奄一息的李逍遥漂浮在星空中,艰难吞吐着灵气恢复自身!

  远处是拿着一块五指形状的铁块山把玩的张百川,白衣上血迹,不知道是否有他的,头顶有些汗水,含着笑意,有些气喘地对李逍遥说道:“挺勇的你,我还以为你连和我对上的勇气都没了呢。”

  “知道你不会杀我也就放开了,打一场而已,只要不弄死我,每次过后我都只会更强,迟早有一天我会胜过你,然后在修为上超越你。”

  李逍遥很勉强很强硬地回应道,而后就没说话了,安心恢复伤势。

  “还要打我?我让你打,我让你打!”

  张百川听到他这话,心里有股气气过不去,过来又给李逍遥身上连踹两脚,将他身上的伤口又崩开,血液飙出来,整个人又成为了血人,嘴里噗嗤喷出一口,像个小喷泉似的。

  剧痛再次袭来,比真的打斗时的痛感来的更真切和强烈,简直像要肢解一般。

  李逍遥瞳孔剧烈收缩,然后不由地感慨修仙界的淳朴啊!心里默念他祖宗十八代,顺带还加了某种至高无上的植物。

  张百川看着星空中的五指铁山,眼中异彩浮现,思索片刻,实在有些怕李逍遥这个疯狗了,招招手,将其握在手中,怕以后李逍遥再遇到他就和他干上。

  “这块石头我借用了,待我突破仙境就还给你,就当你在我这里收获经验的筹码,以后如果想来和我继续切磋,也得带一件差不多的玩意来,不然没啥意思。”

  美名其曰是借,实则已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李逍遥心里跟个明镜似的,从一开始见你就感觉你不是啥好鸟,明明实力那么强,还给我设陷阱,生怕制服不了我,我他么愿称你为最狗。

  张百川很自然地收起了这东西,毫不含糊,送上门来的肉不吃白不吃,能碰到一个冤大头也不容易,他有背景,不能杀,不能强抢,不然以后可能被清算,那就多坑点,有正当理由坑,李逍遥身后的人也怕是有苦说不出,只能怪李逍遥无脑,而且反正看着这家伙也不缺这东西。

  抢了李逍遥这件东西的同时,他也有些心惊,距离上次和李逍遥同阶一战才没过多久,对方居然能让自己出汗出了点小血!不能再像第一次那样云淡风轻地虐他了。

  虽然同一个境界哪怕再强,也有极限,可越是高手之间的差距越小,到最后比的都是一些细节的处理,每个细节都是需要许多时间和精力去抚平完善的,真实实力真的差的不是太多。

  可上次李逍遥还破障百出,这次居然完善了不少,实力进步了一大截,恐怕要不了几百年,这家伙就能在同境界和他旗鼓相当了吧。

  这一点出发,张百川就不得不承认李逍遥确实天赋不错,至少能够在他计划中,能够看得过去。这也是修道几千年,为什么可以认为他能够在未来几百年后同阶可以和他真正一战的理由。

  李逍遥心痛,为失去神器感到痛心疾首,可是却不后悔,他不想面对一个人就无法心生战意,不然以后可能会一直在心中对他保持畏惧之心,他不能忍,必须干一场,不然张百川的阴影会萦绕在他心头,长此以往成为他修道路上的魔障。

  或许一般人觉得没什么,可他却觉得这无比重要,怕失去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决心。

  “没必要见我一次就打我一次,不说你见识不如我,就说你这年岁也太小了,和我真的比是感觉我欺负你,而且你这一身财富也不够用啊,我和你打一架可是需要很高报酬的。”

  张百川笑呵呵地说道,可明显笑里藏刀,谋划着李逍遥的资产,这样李逍遥真的斟酌以后是否得和他切磋了。

  身上没啥些好东西,已经快成一个穷光蛋了。

  “熊二,哦不,搞错了,是二明,二明小弟,快来扶我下去!”

  李逍遥身受重伤,脑袋迷糊,一时间叫错了名字。

  他无法动弹,艰难吞吐灵气,将自己散落出去的精血吸收回来后,才呼唤二明前来帮忙。

  二明:“谁是熊二?暗金恐爪熊王的弟弟?”

  虽然有疑问,但他还是迈开步子,一步一步走上天空,修为比以前强太多了,斗罗星修炼几年,又枷锁被解开,血脉返祖,此时如果连飞都不会,真的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东西都给你炼好了,记得你欠我的人情,不过介于你对我的态度,我决定这东西不免费给你了,多加一个人情。”

  张百川说完便满意地离去,李逍遥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去何方,心中又念了三千遍某名称和某祖宗。

  “走了?”

  武魂殿,七宝琉璃宗,星斗帝国,一个个搬迁的大势力掌舵人,看着张百川离去,心里无比失望,本来寄望他能够把李逍遥这个人族叛徒杀了,然后把那只银龙王也灭了,最后他们一举反攻,夺回自己的地盘呢,结果就这?

  他们一个个算盘落空,心里觉得人界未来无比昏暗。

  “不行,我要去找那位,希望能够拯救人族,毕竟他也是人族,我相信他不会对于当下人族情况置之不理的!”

  有几位残存的人类强者聚在一起密谋,可随后就被张百川传来的那句话绝望了!

  “人情?两人在谈人情?”

  合着这他妈两人都是一伙的!那我们找你干嘛,找你表演自杀?两个人族叛徒,我……几个没经历过素质教育的人这会就在这里秀素质五连了。

  习惯高高在上后,哪怕被打落凡尘,有些人也觉得自己自命不凡,接受不了如此落差,仍然觉得种族之间有高低贵贱之分,也忘记了曾经也曾是蒙昧族群,也曾被魂兽支配,躲在洞穴中,躲避百兽追逐。

  殊不知,历史轮转,没人能够久居高位,终究有一日,身份会互换,荣光不再!忘记自己族群曾经的弱小,只记得某一刻的辉煌,注定会滋生自大狂妄,目中无人,所有一切最后都将毁于一旦。

  无论人或者魂兽。

  古月娜冷眼望去斗罗大陆之外的那些人,冷哼一声后,一步跨越空间,来到幽深寂静的星空,走到奄奄一息的李逍遥身旁。

  “这银龙王的实力越来越强了!不过,体系完善,我人类也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

  “对,我族那些小家伙,天赋不错,好多人枷锁丧失后居然超越原来的天才之流,怕是大变几十年后会让斗罗人族和魂兽势力重新洗牌啊!”

  “神境早已突破,可当初神界被屠戮一空,银龙王和那人的实力远远不是我们可以对抗的,还是回去多修炼修炼吧,现在大家的实力上来了,虽然没有神界,可寿元那个不是几百,够用好多个时代了!”

  那几位人类仅存强者感慨几句后,就纷纷离去,不敢逗留太多时间,主要是古月娜的那目光中含着的威势很那冷冽的声音,实在让他们不敢心生反抗之意。

  远远不是对手,那是哪怕现在多几百年时光给他们修炼也没有把握超越的绝望力量,只能寄托后世的家伙了。

  许多人看似处于顶峰,但也是处于天赋瓶颈,当天花板被移走,舞台就不一定是他们的了。

  李逍遥眼光扫了一眼身边的乾坤袋,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它收到空间戒指中去。这是回家的希望,他很小心。

  “回去真的那么重要吗?”

  已经无力转头,只能瞥了一眼身旁的倩影,随后被赶过来的古月娜带走了,只是一脸不情愿,生怕这女人对自己有啥想法,或者又有啥暧昧关系在里面,那就难搞了。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自作孽,百因必有果。

  “上次就是这样被打的吗?还真的是个莽夫,人家说你是疯子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古月娜有些鄙夷地说道,带着李逍遥前去神界疗伤,那里灵气和魂力充裕,比下界好多了,而且若是在下界让李逍遥恢复伤势,恐怕又得灵气枯竭。

  李逍遥无言,虽然自己上次也差不多是这样,可还是想反驳,我这次其实比上次表现好多了,毕竟那是第一次,发挥失常也是常事,多来几次有经验了就好了。

  二明看着被带走的李逍遥,楞在半空中,伸出去的脚丫顿住,随后被古月娜冷冷扫了一眼后很自觉地去床上躺尸了,口里哀怨着:

  “诶,看来我这鸡瘟是没个几十天好不了喽,也不知道熊王怎么样,他应该好了吧。这天鸡族,怎么就爆发了这个鸡瘟呢,真的是苦了我们俩难兄难弟啊!”

  “老妈,你看这家伙被打得好惨啊,那魔鬼也有受报应的时候!”

  地上,许多人看到太空中的情况,千仞雪在一旁没心没肺地说道,叫你上次不给我讲清楚,这就是报应。

  比比东还沉浸在李逍遥和张百川的精彩交战中没有回过神来,听到这话,也不由地感叹这妮子关心的东西咋就那么奇葩呢。

  她忍不住为李逍遥打抱不平,反问道:

  “就你一天话多,说话说不到点上。没心没肺地跟个白眼狼似的,怕不是哪天你老妈被人欺负了你也要鼓掌说干的漂亮?”

  千仞雪汗颜,随后又笑嘻嘻地拉着比比东的手说道:“怎么会呢,老妈!我可是你唯一的女儿,唯一的亲人,我不帮你,谁帮你啊,我自然会帮你揍扁那个欺负你的坏蛋。”

  “就你一天歪念头多!”

  两女站在一起,别样风情,居然有时候难以认为这是两母女,连同样在一旁观看的几个魂兽,比如帝天和暗金恐爪熊王还有大明啊之类的,都忍不住侧目,多看几眼。

  文化不分国界,好色不分种族!

  ……

  “你且在这里安心养伤,我为你护法。”

  斗罗神界,最中心的神界枢纽,古月娜调动整个神界的力量助李逍遥疗伤,虽然神界已然在李逍遥和张百川之间的争斗中破碎,可还是有比斗罗界好许多。

  李逍遥道了声谢谢后,就盘膝而坐,不再关心外界,安心养伤。

  “以后别跟个傻子似的,不然可不是每次运气都这么好,人家放过你,还有人救你保你!”

  古月娜站在一旁,没好气地教训道,让李逍遥心中微暖,看了一眼那人间绝色,心中微叹,缓缓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我看你根本没听进去,语气都这么敷衍!”

  古月娜气不打一处来,看了一眼已经入定的李逍遥,有些摔瓶子般轻斥道:“随你吧,你死活爱谁管谁管!”

  她见李逍遥还没有反应,一甩衣袖,就气呼呼地离开了,在神界枢纽外随意找了间房子守着他,不曾真的离去,只是嘴上逞凶。

  本来以往是维持整个神界运转和控制其他星球的神界枢纽,今日却被用来给李逍遥作疗伤宝地。

  神界枢纽勾连灵气,荟萃在这里,让这里的灵气浓度增长不知多少,还有不知多少神祇陨落后的灵魂力被淬炼,化作灵魂力洪流,全部注入在这里。

  李逍遥坐在神界枢纽最中心,被灵魂力和灵气环绕,伤势迅速恢复,嘴中喃喃自语道:“最难消受美人恩,于心有愧,于心有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