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元尊开始的生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神界托孤
  诺丁初级魂师学院遗址,这里早已没人,几年的时间过来,外围多了些荒芜,草木茂盛,有的已经齐腰,但是学院本身却被保存地很完整,有阵法守护着,嬉戏追逐的魂兽不得入内。

  “你们确定放下这个地方,都要前往我的那个世界?”

  李逍遥站在一众人和一众兽面前,看着这些面孔,进行最后的通牒。

  比比东,千仞雪,小舞,帝天,古月娜,二明,大明,紫姬,碧姬。九个,倒是没有满。

  大家早已做好准备,想要去见识见识那个大世界,了解了解李逍遥在那边的地位。想来也应该不低,毕竟如此年岁就有此修为。

  他们点点头,早就下定了决心。

  “我们早已决定,不必再多说了。”古月娜很平淡,对更高层次的世界很向往,毕竟在这个世界除了李逍遥和那个体系创始人以外,无敌好久了。

  “俺早就在这里呆腻了,想出去看看真正的大势了!”

  二明和熊王勾肩搭背,使眼色“熊哥,你说是不是啊。”

  “……”

  李逍遥深深看了一眼他们,拿出一块符箓,其身带有血渍,想来是张百川用自己的精血炼制而成,花了不小的代价才制成的吧,这欠他一个人情也差不多。

  李逍遥将自己力量涌入其中,符箓上的符文开始发光,一根根金黄的丝线朝四周探去,开始慢慢引动这里曾经存在的空间隧道桥梁。

  “等会儿。”

  一道声音制止了他,让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那些金黄丝线已经刺入空间中,构建出一道空间门户,可以看到里面无边的黑暗,还有一些保存的光点延伸至远方,那是曾经的空间隧道留下的痕迹。

  “李逍遥,你来神界一趟。”

  张百川的声音传入李逍遥耳边,他思索一下,然后朝众人众兽道了句“你们先等会儿,我马上回来。”

  慌忙收好那块符箓,李逍遥一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只身来到神界的神界中枢。

  张百川就站在那里,有些犹豫地看着他,怀中还抱着一个看着不足一个月的婴儿,被他的力量保护着,此刻正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围。

  李逍遥走过去,看着这个丰神如玉的男人,觉得肯定没啥好事,没好气地说道:“有事快说!”

  张百川楞楞地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声音缓和地说道:“你要回你那个世界,能不能帮我把这孩子带走?我要远行,一路太过危险,带着这孩子不安全。”

  果然,又是麻烦事。

  “这是你的孩子?”李逍遥没有一口答应,而是先问这问题,若是涉及的东西太多,他可是不愿意,他可是向往逍遥和自由的男人。



  “他只不过是我的孩子,你不用担心牵扯到其他恩怨。”张百川看穿他的担忧,挑明了这件事,心底却是深深的无奈。

  “那你为什么会想到让我带他离去?”

  “本来你若不来,我准备将他继续封印下去,待时机成熟,我真的离去时再下放到下界去,让他在这个小地方平凡过一生的。”

  张百川有些无奈,伸出一只手指,让那小家伙伸出的小手抓住,手中满是宠溺,但是却有着无奈:“修行界太多无奈了,我不准备让他踏上这条路,或是让他少接触更高层次的事。可是遇到你后,我觉得让他一辈子停留在这地方太过自私了。”

  小家伙咿咿呀呀抓着张百川的手指乱语,一副没心没肺,肉嘟嘟的,天真可爱极了。

  李逍遥漠然,修真界本来就充满危险和挑战,自己哪怕是在已知大概事情走向的情况下,都差点几次被杀,若是前去一个未知的地方,真的难以想象能不能活着回来。

  而且,有时候他也在想,起源之地这样真的能够达到试炼的要求吗?或者说,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他舍弃心中的各种猜想,一步步看,若是真的有什么谋划,过度忧虑也无用,绝对实力面前,阴谋诡计无用,哪怕阳谋摆在你面前,人家也有绝对的自信和实力让你按他们的想法走下去。

  张百川走到他面前将孩子轻轻交与他,小家伙还是呆呆地牵着他的手,但一跑到李逍遥怀中后就开始啼哭,紧紧抓着不放,依恋张百川,让人心疼。

  张百川静静享受着最后的时光,看着被李逍遥抱着的小家伙的那清澈的眼睛,满是不舍“这孩子叫霍雨浩吧,跟他母亲姓的,以前他母亲就这样一直跟我要求,倒是她离去了,来不及取名,也不知道到底她能否感受到我们的孩子当今的情况。”

  他深吸一口气,狠着心将手指从小家伙的小手中慢慢抽出,眼中泪光浮现,最后摸了一下小家伙的粉嘟嘟的小脸,随后转头看向李逍遥,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帮我照顾好这孩子,我们之间的所谓人情,都扯平。”

  李逍遥撑出一些护罩,将周身环境改变一下,免得小家伙在这里受了点伤害。

  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家伙,施了个小法术让他昏昏沉沉睡过去,只是肥嘟嘟的小脸上还有未干涸的泪痕,让人心疼。

  “你不能陪他几年吗?”

  张百川顿了一下,脸上有些心痛之色,和他对视,目光深邃且挣扎,含着悲意说道:“若是陪他几年,他就会记得我这不负责任的爸爸!

  时间拖了太久了,我不能继续拖下去了,不然那些人真的就要消散在时空中,无法找回了,我在这里一个人等了几万年了,孩子都快无法继续封印,生人尚且如此,那些已经死去的就不用说了,再晚点,恐怕真的一点希望都没了,我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说到这里,他有些无助且焦急,事情真的像她说得那样,拖一分钟就少一份希望。

  李逍遥感慨生离死别,若是在地球上,3一般人死去就死去,或许就痛苦一段时间,就被时间抚平伤痛。

  可这是修真世界,给了每个人复活亲人的机会,只要实力足够。

  复活一些人,就如同重病的亲人躺在床上,却无力付出医疗费,当下只要实力足够便能够做到,但他却实力差太多。

  痛苦是有机会,但却我不能,实力不足以支撑自己想要做的事,痛苦的本质和缘故是一样的,大多来源于对于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他看着张百川反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会帮你带好你的孩子?”

  “我观察了你很久,若是只论人品,我还是相信你。”张百川沉默了片刻,随后目光如炬地盯着李逍遥,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道:“但若是我看错了人,那哪天我回来,哪怕是你背后有人,我也要给你打死!我就算回不来,也要诅咒你几百万年!”

  “看你这是在求人办事还是强制人办事呢?”李逍遥悠悠地吐槽一句,随后正色问道:“有几成把握?”

  “不多。”张百川看着他,摇摇头“若是原来,不足三成,现在有你给的那两部功法,应该有五成把握摆脱起源之地,但复活这件事,我也不确定,只能去搏一搏,纵然身消道死,希望再渺小也要去看看,只是苦了我这孩子。”

  李逍遥站在原地,神界枢纽这里冷冷清清,太空也是一望无垠的空旷和死寂,唯有太空中的那轮大日让这地方看起来不是太清冷,看着转身离去的张百川,轻叹一声:“祝你好运!”

  “一百万后,如果我还没有消息,那你就当我已经死了,也不用告诉这孩子我的存在,那只能徒增他的痛苦。”

  这是张百川最后和李逍遥说的话,白衣猎猎,而后消失在李逍遥视野中。也不知道这次一别,何时能够再见。

  “希望你成功归来,我还没真正意义地好好打一场呢。”

  李逍遥楞楞目送他远行,像是送一个即将上战场的士兵般,有些悲壮无力。这一刻居然有些惺惺相惜这个把他打了两次半死的老家伙,又觉得修真太过残酷。

  “呜呜”

  直到小家伙不知怎么又苏醒过来,张开嘴巴开始啜泣才把他心思拉回来。

  “小家伙,你老爹把你交给我,你以后可就是得喊我干爹了!”

  李逍遥轻轻拍着小霍雨浩,轻轻安慰他心中的不安。还将一些曾经封印他的细小源块,从他小胳膊和脖子的“褶褶”中捡出来,这才让这小家伙渐渐安静下来,没心没肺地享受着李逍遥的照顾,丝毫不知道自己父亲远行离去,懵懂的样子让李逍遥更加心疼,忍不住自己眼含泪光。

  突然,他似乎感觉到小霍雨浩的包被中有一些东西,翻出来一看,居然是一个个乾坤袋,被放在小家伙肉乎乎嫩嫩的小肚子上,贴着肚脐眼。

  李逍遥叹了口气,一扫乾坤袋便知道里面的东西到底有多少财富,各种灵石堆积如山,魂力源液一瓶又一瓶,还有各种灵草宝药,天材地宝数不胜数,保命令牌也有不少,攻击符箓也成百上千,想来张百川把自己的全部老底都留下来吧,生怕自己的孩子活得不好了。

  他的五指铁山也在这里,张百川在这里面留下神魂印记交代了一些事,将这个东西返还给李逍遥,不过其他的却是留给小霍雨浩的。

  “看你你爹对你还真是无私啊,怕现在他是身无分文了吧!果然,决定让你走上修真路,就不会让你平凡,至少在给你的家产上,就比我当初的我好多了。”

  李逍遥酸酸地说了句,想起了自己在天源界悲催地开始,身受重伤,而后连吐纳法都只能买个一阶的……

  他抱着有些不适应他的小家伙朝斗罗星球走去,心里还有些小埋怨,咋自己好好一个年轻小伙就开始带孩子呢?这回去还怎么和夭夭和幼微解释啊?而且他感觉自己还没有自由可言了,这真的让他感觉痛苦万分,不过回到天源界就找别人帮他带好了,带孩子这种失去人生自由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他来办呢,顶多一天看个几个小时!

  “这……”

  众人众兽都有些奇怪地看着李逍遥,咋一回来还带个孩子回来了?

  “要去准备点兽奶吗?”

  古月娜心细,看了周围几女后,对轻轻问道,随后就消失一会儿,不等他回应。

  回来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地将一大瓶某些不知名魂兽的奶装成几大瓶,奶香十足,递给李逍遥。

  李逍遥深深看了她一眼,一句话没说,倒是古月娜心神有些慌乱了。

  其他人都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只是不敢言说点破。

  “有心了!”

  接过兽奶后,他静静拿出张百川炼制的符箓,勾勒出空间隧道,隔绝了那些或小或大的空间洪流,看了一行人“走吧!”

  “等会儿,要不这小家伙给我抱着吧!”

  千仞雪走出来,实在对于小霍雨浩感兴趣得很,小舞也是一样,同样请求。

  李逍遥严词拒绝,一脸不放心地看着这两家伙:“这给你们如果出啥事了,你们能保护好这小家伙?”

  随后刚好带着其他人和兽步入空间隧道中,不再吊她们。

  “哼!”千仞雪狠狠跺脚,嘴里碎碎念着:“就你实力高,你厉害,你全天下无敌,迟早有一天我要超过你,把你狠狠揍一顿。”

  那幽怨之气宛若化作实质,让比比东感受到后差点忍不住给她一顿,这家伙越来越不会说话了,想来也是自己没有教育好她的缘故,看来是要让她去体验一下人情世故。

  小舞有些失望,倒是没有多少说话,这也是实情,毕竟这也不是特别安全,李逍遥实力高一点,自然更能保护那孩子的安危。

  “走了,别再看了!”

  李逍遥最后朝外界说了句,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孩子,原谅我!”

  张百川仍未离去,躲在斗罗星空中看着李逍遥等人离去,眼神深邃,随后微微一凝,朝远方奔去!

  “狗杂种些,老子要你们血债血偿!”

  他的气势全力放开,不再压抑和掩饰,真的威压诸界,让一片片星空都沉寂,各种大星普通泡沫般粉碎,虚空也是炸裂,比之前和李逍遥的境界,真的是天上地下。

  而他手持着自己的魂兵,气势无匹,黑发狂舞,白衣飘动,眼神摄人,带着无边恨意和杀意,不再平和出尘,如同盖世魔主般,朝某个大界杀去。

  “张百川,你当真是活腻了,今日就送你往生!”

  那边有人怒喝传来,如同天雷炸响,让许多星辰破碎。随后爆发无量神光,一尊气机极为强大,屹立在星海中的巨人法身怒目看着张百川。

  “他日因果,终究要偿还,今日就是你们殒命之日!”

  张百川无惧,持剑挥出,瞬间无数剑气朝那尊法身淹没而去,道和理在交织,异相纷呈,两者随后爆发剧烈战斗,波及不知多少地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