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枭起青壤 > ①②
聂九罗走出卤味馆时, 特意抬头看了一眼高处的招牌。
卤小兵。
这名字挺好的,很讨她喜欢,小兵,透着勤恳做事的朴实味儿, 比什么“卤王之王”、“卤味之宗”平易近人多了。
她没有急着打车, 反正冷空气尚未南下, 温度很适合走马路——她也很需要走一会, 把自己从那个关于地枭的故事里走出来, 走回普通但又泛着热烫烟火气的生活里去。
如今, 她唯一的忧虑就是狗牙。
少则三月、迟则半年,狗牙一定会醒, 而狗牙一旦醒过来, 她就没法继续安然“真空”了。
再一转念, 反正中间还有个炎拓:狗牙讲出真相, 就等于直指炎拓也撒了谎, 炎拓一定会做点什么的。
不知道为什么,炎拓最后的样子, 以及最后问的那句话,让她觉得,他有点可怜, 表象背后, 也许另有款曲。
不过她的心肠很快重又冷硬,可怜什么啊,管他背后有没有隐情,伥鬼就是伥鬼。偷了东西就是贼,警察只负责抓,至于这贼值不值得同情、背后有没有什么悲情故事, 那是法官和记者要忙的事。
她扬手招了辆出租车。
***
回到家时,卢姐刚睡下,听到动静披上衣服出来,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
聂九罗摆摆手,示意卢姐安心睡觉,然后径直穿过院子,推门进厅,走了两步之后,觉得高跟鞋真是累,于是就地甩了,赤脚上了楼。
工作室真大,虽然东西不少,但有时候夜深人静、抬头四顾,总会有空旷的感觉。
现在也一样,觉得真是空旷。
聂九罗在工作台前坐下,抽了张淡金色的长纸条出来,写今天的事。
一,和炎拓见面,两清。
二,卤小兵,挺好吃的,可以再去。
三……
没有三,找不出了。
她扔下笔,把纸条折成星星,拈起了走到靠墙的一个旧式双开门大立柜前。
立柜左右门扇上分雕神荼郁垒,中国最古早的门神,两人嘴巴都微张,做成了孔洞。
聂九罗把星星送进郁垒嘴里,顿了顿,又半弯下身子,拉开了立柜门。
里头是两大箱纸折星星。
其实是两个定制的敞口玻璃缸,分左右,左边上的标签写“2002-2012”,右边是“2013-”;左边的差不多全满,右边的半满;左边的星星比较黯淡,纸张也杂旧,右边的就鲜亮多了。
聂九罗深吸一口气,探手伸进左边的那一个,奖池摸彩一样在里头来回搅了几次,摸出两个小星星来。
拆星最好有点仪式感,她关掉大灯,开落地灯,然后坐到灯下的沙发里,珍而重之打开一个。
——朱伟拽我小bian子,疼哭了,老师叫他道qian,为了给老师好印xiang,我说没关xi。朱伟,我不灭你满门,shi不为人。2002.3.20
聂九罗噗一声笑出来。
朱伟是谁?毫无印象了。
不过挺好的,她小时候即便遭人欺负,精神上也绝不凄楚。
聂九罗带着笑去拆第二颗,拆着拆着,笑意就慢慢消失了。
这一条是2003年5月6日的,说实在的,和上一条相差的日子并不算太多,但是,她记得太清楚了,甚至能回想起一些细节:写完这一条后,她掰断了塑料壳的自动铅笔,还喝了杯掺水的白酒,以显示自己破釜沉舟的决心。
——为了我这bei子的幸fu生活,我决定,去找jiang百川谈判。
……
蒋百川,也是时候跟蒋百川通个气了。
聂九罗点开“阅后即焚”,键入时却犹豫了:如果告诉蒋百川,自己任由炎拓走了却没拦,他一定会唧唧歪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反正自己和蒋百川也不是什么上下级或者亲密伙伴关系——欠债还钱,她做应该做的、尽告知义务就行了。
她斟酌了片刻,键入一行字:今天收到未知号码来电,炎拓打的。
几分钟后,那头回过来两个字:电联?
聂九罗键入:好。
电话立刻就过来了,蒋百川的声音有些激动:“他说什么了?有透露有价值的信息吗?”
聂九罗说:“要让你失望了,他没说什么有用的。他知道地枭的一些事,但不全。目前看来,他已经知道地枭的由来、缠头军,以及狗家人的存在,但他不知道刀家和鞭家,他还问我怎么杀死地枭,我说不知道。”
蒋百川恨恨:“他还说自己就是一普通人,无意中捡到狗牙的……我就知道这小子有鬼。”
聂九罗嗯了一声,反正她没撒谎:炎拓确实知道这些,她告诉他的。蒋百川只需要知道炎拓知道什么就可以了,至于是谁告诉炎拓的,她觉得不重要。
“还有,我问了一下孙周,炎拓说,孙周不在他们那儿。”
蒋百川冷笑:“这小子满嘴鬼话,谁知道真的假的。”
聂九罗:“我觉得他不像在撒谎。当时现场着火了,一切都很混乱。你以为孙周被他们带走了,他们以为孙周还留在你那儿,会不会有第三种可能,孙周趁乱,自己跑了?”
蒋百川顿了几秒:“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吧。”
聂九罗说:“孙周本来就已经扎根出芽了,现在不受控制,情况只会越来越危险,你最好派人去找一找,万一闹出事来就不好了。”
蒋百川答应得很爽快,又说:“那你呢?炎拓逃走之后,我们一直查不到他,这个电话可能是前奏,我怀疑他后续会有大动作。”
聂九罗的目光落在自己拎回来的那一大兜上:是有大动作,不过已经搞过了。
“聂二,还是小心点好。要么这样,我派几个人过去,你放心,不会让他们知道你,只让他们在那一带住下。给你留个号码,万一你需要人,就打他们的电话,一个好汉三个帮,紧急的时候有人帮忙,还是方便的。”
这提议合情合理,还体贴,再回绝就伤感情了,聂九罗笑笑,说:“好啊。”
***
蒋百川在阳台打的电话,挂断时,看了眼时间,11点半。
差不多快到孙周吃饭的时间了,他得去看看。
阳台连着卧室,他拉开隔断的玻璃门,雀茶已经半睡,听到声音,还以为他是要上床,睡眼惺忪间看到,他又开了卧室门往外走。
雀茶:“出去啊?”
蒋百川:“不出去,下去。”
雀茶哦了一声,翻了个身,很快又睡着了。
……
蒋百川一路下到地下室。
这片别墅区的设计,其实是没地下室的,但因为房子是自家的,爱怎么挖怎么挖,所以大多数人家都往下拓了,蒋百川也拓了一层,平时用不到,这段时间派了大用场。
地下室面积在一百平左右,隔了三室一厅,连厨卫都有,油污废水什么的另外加装提升器。
进到屋里,就听刀声笃笃,大头围着围裙对着砧板,正扬刀开剁:板上一摊肉红,有猪大排,也有肝。
蒋百川凑过去:“都新鲜的?”
大头:“那当然,我嘱咐过卖家,如果是化冻的肉,我要退货投诉的。”
说话间,已经剁好了,大头拿了个不锈钢盆过来,满满堆装进去,又在上头插了把叉子。
蒋百川接过盆子:“我拿进去,你玩儿你的吧。”
他端着盆,走到最靠里的那间卧房敲门,这间跟另外两间不同,门外头特意加装了一把挂锁,不过现在,锁是开着的。
门应声而开,山强探出头来:“呦,蒋叔啊。”
边说边让开道,露出身后床上坐着的孙周。
孙周正看电视,闻声看向蒋百川,目光下一秒落在盆里的红肉上,脸上现出嫌恶的神色。
相比之前,他的形容枯槁了好多,原先还算是个长相周正的精神小伙,而今怎么看怎么有点尖嘴猴腮的意味,尤其是眼睛周围,皮肉耷着,更显颓态。
蒋百川笑呵呵的:“孙周,今天感觉怎么样?”
孙周开口就是抱怨:“蒋叔,能不能别叫我吃……这东西了?”
他指蒋百川手里的盆肉,一脸要吐的表情:“怎么样都该煮熟了吧?生肉都有细菌,没准还有绦虫,我闻着都要吐,这是人吃的吗?”
蒋百川说得温和:“为了治病嘛,忍一忍。”
不说治病还好,一提治病,孙周更是一肚子怨言:“蒋叔,开始你们用火烤,虽然烤着难受,但烤完我真的觉得舒服点,为什么就中断了呢?”
蒋百川很耐心:“分阶段来的嘛,你还不信我们吗?这肉你以为只是生肉,其实我们加了东西的,有药效——你要不信,你就去医院治,你也不是没去过,结果怎么样,伤口长那么多毛,人还稀里糊涂的,不是我们,那毛能下去、你能清醒吗?”
孙周不吭声了。
这话是真的。
那天,他受好奇心的驱使,走进那片玉米地,其实没想走远,但冥冥中又在不住较劲:总想找到点证据,以证明前一晚没发生什么大事、自己也并不亏心。
他也看到了血迹、塌折的秸秆,心里有点怕,但天日朗朗给了他继续走的勇气,他越走越急、越走越快,最后,找到一个地洞。
那个时候,地洞的口不是敞开的,洞口堆了一堆土,很像蚁巢的巨型版。
孙周多了个心眼,他捡了根棍子,捅开那堆土。
里头黑漆漆的,毫无动静,他俯下身子,往里看了看:看到两粒莹莹的东西飘着,像两颗发光的青葡萄。
这要换了个山里人,马上就会猜是狼、进而警醒,然而孙周不是,长在城市让他欠缺对山林生物的警惕——他反应慢了一拍,里头突然伸出两条手臂,钢爪样攥住他的肩头,把他上半身拖进了洞里。
孙周的感觉是一下子进了地狱,里头墨黑、潮湿、腥臭,但更可怕的是,他在被不断地抓挠、撕咬。
他尽己所能地挣扎、抵抗,但仍然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吓得几乎失语,只看到那两颗鬼魅样的眼珠子在身周乱舞,再然后,很突然地,有人拽住他两条腿,把他连人、带那个东西,都拖出了洞,同时朝着那个东西怒喝了一声。
孙周压根就没看到是谁拖他出来的,他只看到了被连带着拖出来的那东西:说不清那是不是人,一张脸血红,扭曲得吓人,龇着白森森的牙。
不过,那东西似乎是怕光,又似乎更怕来的那个人,条件反射般往后瑟缩了一下。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跑!快跑!
他跑出了玉米地,上了车,然后一路风驰电掣,伤口一时麻,一时痒,脑子一时冰,一时胀,某一个瞬间,他忽然想起: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啊?
于是就去了。
到了医院,也觉得怪,医院的走廊为什么像虫子一样弯弯曲曲地扭呢,地面为什么坑坑洼洼呢,挂号柜台后头护士的脸,为什么一会方一会圆呢?
后来到了医生那儿,医生问:“狗咬的?”
他的脑海中居然真的晃出了一条凶狠的大黄狗,然后答:“是的。”
医生吩咐护士给他做了包扎,又打了针,完事之后,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出门上车,座位上,他的手机屏一闪一闪,仿佛即将起跳的青蛙,他赶紧伸手去扑,没扑着,自己反一头扎座位上,睡着了。
所以,他和聂九罗说的都是真话,或者说,他以为自己说的都是真话。
这一觉睡到了晚上,他坐正身子,不知道该往哪去,摸摸身上,有张房卡,想起来了,该去这儿过夜。
他顶着脑子里的一团浆糊发动车子,一路招骂数次,万幸没出车祸,车进酒店停车场的时候,有辆白色越野车也正好往里进,其实他在先,白色车在后,但他脑子里浆糊得厉害,停了车不说,还热情地朝那人招手,客气而又慢吞吞的,像喝了三斤老酒一样卷着舌头打招呼:“你先,你先。”
那人看了他一会,说:“你先吧。”
……
蒋叔说得没错,去医院治过,不是没治好吗。
自己能从浑浑噩噩飘一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不是多亏了蒋叔他们的“火疗”吗?
蒋叔不会害自己的吧,再说了,自己就一小司机,人害他图什么呢?
孙周摁住恶心,又看了一眼盆肉:“真是药啊?”
蒋百川说:“中医里,蝙蝠屎是药,鸡嗉囊也是药,别看它恶心,良药苦口……利于病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