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一三四章 圣堂之战·烈日の骑士


  同时也让优吉欧意外的是,法那提欧哪怕无法开大,却依旧展现的实力。

  两把剑高速接连交锋爆出火花,速度快得优吉欧根本看出清楚,可那两人展开那样的剑战居然能完全做到一点后退的动作都没有,恐怕必须不断防御对方剑击同时抓住所有空隙进行反攻吧。

  经过不知多少回合的交锋,也许他们都没注意到,哪怕依旧招招要取对手的天命,两人各自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武器交击的声音,仿佛就像某种壮丽的打击乐。

  就连另一边六人的战斗都渐渐停了下来,双方都把剑尖朝向地面,看着两人战斗。

  难道,这种生死战中还存在着凄绝般的喜悦吗?

  “嘿啊啊啊啊啊啊啊!”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叮叮叮叮叮!”

  桐人以他未知的秘奥义弹开了法那提欧高达五连击如同闪光般的连续突刺,最后一击两人的剑擦着更加耀眼的光芒带着让人牙酸的声音交错而过,双方的位置交换过来,迅疾转身重新对峙。

  这样一来,法那提欧的背后就对着这边了,优吉欧想堵门的障壁就算自己撤销心意加持还能维持一会儿,这时候偷袭一下如何,毕竟这可不是有余裕顾及公平的战斗,但他们说的话,让优吉欧差点屏住呼吸,不得不放弃了。

  桐人:“你是人类,和我一样是普通的人类。我之所以要战斗,就是为了打倒教会和最高司祭,让像你这样的人能够谈恋爱和过着一般人的生活啊!你隐藏了面容,可你又是为了谁保养头发,并且涂上唇蜜呢?最在意自己性别并希望为了那个我不认识的人展现容貌的,是你自己啊,不是吗!”

  优吉欧没想到平日总漫不经心的桐人会有那种想法,似乎还伴随着某种痛苦和矛盾。

  而法那提欧只有一瞬动摇后,就像是告别犹豫般庄严宣告:“嗯……我承认你的确很强。也确实不是什么如黑暗领域爪牙般邪恶的犯罪者,但你依然是相当危险的存在。不只是你的剑,连你说的话都足以动摇教会与骑士的心……在我们整合骑士守护人界与民众的大义前,我的感情……根本不值一哂。所以——就算舍弃骑士的尊严,我也一定要打倒你。尽管嘲笑用卑鄙手段取胜的我吧。因为你的确有这样的权力。”

  她主动发起突进技,那流光般的速度明显超过了桐人擅长的突进技【音速冲击】,闪光的剑尖直指桐人的左胸,让优吉欧心中一紧。幸好桐人以不动应对,向后倾斜剑身偏移了法那提欧的突进角度,以最小动作化解了这一击。

  那看见后再作反应明显来不及才对,也就是,桐人事先了解过这招,他竟然连在位一两百年的副骑士长开发的秘奥义都知道吗?说起来,艾恩葛朗特流的秘奥义不仅包含兵器多,种类也巨多,有不少秘奥义是和其他流派的秘奥义几乎一模一样的。

  与其说艾恩葛朗特流海纳百川,不如说是反过来——若这是一切剑术的发源呢?桐人,你到底是什么人?最近,优吉欧有种感觉,桐人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了,是因为这趟旅途就要到尽头了吗,这让他心中如同被揪住一般作痛。

  可战局接下来的发展,让优吉欧比起这件事,对桐人担忧的想法占据了上风。

  法那提欧与桐人交击再度换位,迅疾转身,剑尖对准这边:“秘藏在天穿剑里的光芒啊,现在就从枷锁里解放出来吧!Release-recollection!”

  宛如太阳神索鲁斯降临到这座大回廊般的纯白光辉,让尤吉欧眯起湿濡的双眼,他一瞬以为那是闪瞎眼用的障眼法,然后才发现——那个越来越巨大的光球似乎每一寸都带有足以贯穿人体、损坏这炽焰弓的火焰都烧不出一丝焦黑的建筑的威力!

  好像还瞄准了自己!

  策略上是正确的选择,只要击破他并破坏封堵门的结晶,整合骑士援军就会进来,也许还能逼其他人帮他抵挡而不得不硬吃那一招。

  心中紧绷的同时,却让他也松了口气——他们确实是活生生人,也不是绝对的正义。可刚刚随便捡了把武器的桐人应该无法使出同等的【武装完全支配术】应对,要怎么办?躲开吗?

  “Enhance-armament!”出乎意料的是,桐人举起剑,带着坚定不移的语气说出了这句咒语。

  这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出现了!

  高举如同长刀的单刃长剑的搭档,被炫目的光芒笼罩起来,随后身姿也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进入教会后穿的,应该是莉娜学姐托人订做送的黑色骑士服和半身裙及同材料的紧身裤,然而光波掠过他全身后,衣服瞬间就变成了高领的皮质风衣,靴子式样也变成了更复杂了,微微扬起衣摆露出的小腿上再也看不见裤子,可能已经变短了。

  而他手中的剑也变成了通体漆黑。

  连他的外表都发生了微妙变化,首先,被艾薇拉大小姐下令精心打理泛着黑珍珠般光泽的左右对称的双马尾,变成了一边长一边短的样式,身姿似乎小了半圈,退回了他们刚刚在恶魔之树附近相遇的大小,却愈发犀利,仿佛他自己就是兵器本身。

  他身后还若隐若现地出现了一个似乎只有几岁大小、只穿着白连衣裙的黑长直发女孩,她从后面抱住桐人,说:“爸爸,千万不要失去自己的心——”

  “呜哦哦哦哦哦!”桐人发出了狰狞而沙哑的吼叫,以仅能看清残影的速度把剑挥了出去。

  漆黑的剑芒化作月牙形的黑色浪潮与狂暴的光线奔流接触的瞬间,炸裂的冲击波仿佛让整座圣堂都震动起来。

  双方都毫不退让,光与暗在回廊中超乎常理地相互撞击。

  很快,看起来收束得更加锐利的黑色刺入了白光之中,当然白光也不会放弃,很快膨胀了一圈,结果是它当即炸裂开始在回廊中散射。

  (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