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高手下山:我不当赘婿 > 第1080章 阴阳镜
向晚晴看着自己的前世泪流满面。

她看见了苦难的人群,他们忍受饥渴,却依旧虔诚地向神明祈祷,甚至愿意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献祭给山神。

她的生命在走向那座大山后戛然而止,就像刚刚冒出嫩蕊的花朵,在寒冷的夜晚从枝头坠落,跌进了黑暗的深谷。

在她短暂的一生中,她经历的看见的只有贫穷和苦难,她从没见过也没有意识过在大山的外面还有更广阔的世界,那里的人们锦衣玉食,那里的孩子可以唱着歌儿、吃着糖葫芦串儿在大街上嬉戏玩闹。

但即使这样,她依然拥有爱和幸福,直到那座可怕的大山的出现。

那两个硬得像石头一样的红薯,和那一壶冰冷的水,成了留给她这一世最后的美好记忆。

“妈妈,我走了。”她看着母亲说。

“囡囡乖……”母亲的声音颤抖着,干涸的眼里流不出泪水,只剩下如蛛网一般血红的丝。

“妈妈,我会让神带来雨水的。”

带着童稚的坚定,她转身离去,把脸上布满与年龄不相符的皱纹的母亲留在贫瘠的大地上。

她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在那一世,这是母亲留在她心中的最后印象。

而在三生石前的向晚晴,看见母亲跪在那里,再也没有起来,就像泥塑的雕像,随土地一起永恒地干涸在那里。

向晚晴收回心神,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已经很久没有流泪了。

这一世的她出身名门,从小过着最优渥的生活,有最优秀的老师指导,很早就踏入修行之门,更幸运的是被云阳子选中,成为天都弟子。

她从没尝过泪水的滋味,而随着修行的精进,她以为永远不会尝到了。

向晚晴决定走向第三面镜子,看看自己的下一世。

在走过去的时候,她整理好了心绪,把强烈的好奇心按压住,以免影响镜像中的自己,虽然她也清楚,既然来世已注定,那么此刻的心绪恐怕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然而,当她刚刚跨过三生石上第二面与第三面相交的棱线,还没看到镜面时,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李沐尘呢?

他刚才明明就在她的身后,那么在第一面镜子时,镜子里看见的就应该是两个人的样子。

向晚晴猛然回头,发现四周空空如也,除了那块规则到可怕的三生石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沐尘?!”她叫喊着。

没有回音。

作为早已入了先天的修行人,向晚晴立刻就明白,自己陷入了虚无幻境。

也就是说,她的身体应该在那个世界的三生石旁,而意识却随着刚才对前世的观察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向晚晴立刻盘腿而坐,收摄心神,企图将意识和元神拉回到一起。

毕竟她是修仙之人,且早已入先天,精气混元合一,元神凝练,不存在意不随体,灵魂出窍的事情。

可是这一打坐,她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和外在的真实取得任何联系。

这就意味着,要么她现在只是一团意识,而她的身体在外面;要么整个空间已经发生了变化,而她的意识还停留在刚才的时空里。

这就相当于她的元神被封印进了某个空间,元神和身体剥离,用不了多久,身体就会死亡。

向晚晴着急起来。

她必须尽快突破这种封印,至少要和身体取得感应。

她决定走回到三棱锥的第一个三角形镜面前,因为那里是现实的印照,或许从那里可以实现突破。

可是当她走到那一面时,从里面看到的还是她的前世——那个揣着两颗红薯和一壶水孤独地走向大山的小女孩。

她知道三棱锥已经发生了转动和变化,于是走向旁边的另一个镜面。

可是在那里,她看到的画面依然没有变,还是那座大山,和那个孤独无依的女孩。

走到第三面镜面,看到的东西也是一样的。

向晚晴慌了,这个空间一定是在一直变化,或者现在的三棱锥只是一个假象了,自己只是困进了其中的一个面。

就在向晚晴无法可施的时候,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仿佛整个天塌了,大地也开始翻卷而上,她感觉无法呼吸,无穷的压抑感扑面而来,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唯一的亮光就是那个三棱锥,而三棱锥竟似在不断变小,这唯一的光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暗,最后变成了一个星点,消失在黑暗里……

当光明再次出现的时候,向晚晴看见远处一座高大的城楼耸立在大地上,城楼之后是成片成片的林立的建筑。

这些建筑看上去十分宏伟,但长得奇形怪状,一点儿也不像人间的大楼。它们都是扭曲的,就像是哈哈镜里的镜像。

“我死了吗?”向晚晴喃喃道。

她觉得这里看上去像是真正的地狱,宏伟而扭曲的建筑,到处都透着阴森诡异。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她身后响起:“你没死,不过我们确实到了地狱门口。”

向晚晴回头,惊喜地看着李沐尘。

李沐尘的手里托着一个小小的玩具一样的三棱锥,三条棱线笔直得如果光刻,三个完全一样大小的三角面光滑如镜,但又仿佛蒙着一层星云,里面幽深如海。

“这是……刚才的三生石?”向晚晴惊讶道,“它怎么会在你手里,刚才发生了什么?”

“师姐你还记得天都《仙器谱》中有一件法器叫阴阳镜吗?”李沐尘问道。

“阴阳镜……”向晚晴想了想说,“是有这么一件,好像排在一百多的位置,并不显眼,你说这就是阴阳镜?”

李沐尘点了点头。

“可是阴阳镜相传是太华山镇山之宝,为上古仙人赤精子所有,怎么会成了这里的三生石呢?而且三生石另有记载啊,这不是矛盾了吗?”向晚晴不解道。

“没错,三生石的确另有记载。但在天都古书中,都记之为石,好像没有哪一条记载说三生石的形状是这样的吧?”李沐尘说。

向晚晴略作思索,点头道:“好像没有。”

李沐尘道:“阴阳镜虽然排在一百多,但在关于它的记载中有一句话:域外之物,来历未明,圣人仿之,以成至宝。所以我《仙器谱》中的阴阳镜明显是仿造之物,而仿造之物都能排在一百多名,可想原物有多强大。”

“师姐你刚才被此物所困,我一时也没有办法,但突然想起了关于阴阳镜的记载,以阴阳镜的御器法诀,发现竟真能御动此物,只是稍作调整,便将它收了起来。所以我才想,阴阳镜所仿造的,就是此物,或者说,此物才是真正的阴阳镜,而《仙器谱》中的那面只是赝品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